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食色,性也 09-10

老实港,非洲人看到上一篇早餐的热度,吓得差点就删号了(不

赶紧去吃了一锅麻辣鸭头压压惊。

谢谢大家喜欢!谢谢!!QvQ

于是因为之前爆肝过度,本周更新格外……水……【。

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努力不坑!


09 鲍参翅肚羹

后来黄少天换完衣服就走了。

站在玄关口,黄少天微微抬头看着周泽楷,歪着头有点无奈地说:“裤子我穿过了,估计是不合适再还你啦。不如下次去S市比赛的时候送你条新的吧。”

周泽楷不知该如何回答。

黄少天已经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朝他挥挥手:“比赛加油。再见啦。”

周泽楷看着房门缓缓关闭,然后跌坐在床上,发了一个长长的呆。

房间的空调发出轰隆隆的响声,整个房间都寂静而空旷。

有点像他此刻的心情。

恍如千军万马呼啸而过,最终却只剩废墟般的寂静。

他起身去洗了个澡,回来的时候,放在电脑边的手机恰好嗡地响了一下。

他走过去拿起来,来自一个还未来得及存储的号码。

“我已经到啦。如果实在睡不着的话洗个热水澡试试看。晚安。”

周泽楷叹气。

这究竟……算是什么呢?

他莫名有点烦躁。

手边是之前黄少天喝剩的半罐饮料。他鬼使神差地,拿起来喝了一口。

——果然还是像刚刚一样的,隔夜可乐兑中药的味道。

却不知道为什么,前面强烈的味蕾冲击过后,回味却带着点甘甜。

他拿着手机皱着眉头,一口一口,慢慢喝光了。

然后沉沉地睡了一觉。

——居然一夜无梦。

第二天前辈来敲他门喊他集合的时候,他依然昏迷一样地埋在枕头里。

睁开眼睛,明亮的落地窗正透进灿烂的阳光。

远处的整个城市都笼罩着淡淡的雾气。

仿佛昨夜的银河,都随着光明的到来,蒸发在阳光里。

坐在去机场的巴士上,他看着窗外闪过的骑楼,最终还是掏出手机,给对方回复了一句。

“谢谢。下次比赛见。”

但两人再次见面其实并没有想象的久。

两个月后,G市主办的全明星周末,作为本赛季新人的周泽楷以高票首次当选全明星选手。

周五晚上的比赛,职业选手们周四下午人都到得七七八八,蓝雨这边安排的住宿是一家五星酒店,入住完毕之后组织大家一起去酒店楼下吃自助。

大家在酒店大堂集合,基本都是老熟人,不过平日忙于各自战队比赛,很少这么多人同时聚在一起,互相打过招呼之后都三三两两相谈甚欢。

周泽楷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原本就不善言辞的他略微有些不适应。只是自己一个人站在角落里,看着跟在喻文州旁边跟大家打成一片的黄少天。

两个月不见,对方的样子完全没变。

“黄少天黄少天!你们G市还有什么好吃的!明天中午再带我去吃啊!”

“张佳乐,你能不能不要光惦记着吃?上次你来比赛还没吃够?你们孙哲平是不给你饭吃是吧?”

“反了你了黄少天!居然敢直接叫前辈的名字?不想混了是吧?”张佳乐冲上去用胳膊勒住黄少天脖子。

“嗷嗷嗷!队长!队长救命!张佳乐杀人啦!孙哲平!孙哲平!你也不管管!”

喻文州无奈地叹气:“少天,别闹了。”

孙哲平直接白了他们一眼:“掐得好,继续掐,掐死了算我的。”

一向不对外露面的叶秋此时正叼着一根烟,在旁边唯恐天下不乱地插嘴:“对,正好为民除害。”

王杰希一脸淡定地补刀:“要绳子吗?”

一边的苏沐橙跟楚云秀笑成一团。

“滚滚滚滚滚滚!你们这群混蛋不要以为仗着人多就能围攻我!这可是我们蓝雨的地盘!有本事单挑啊!别以为上次比赛……”

“黄少天,你能不能闭嘴。”一直在旁边冷着脸一言不发的韩文清终于说话,“吵死了。”

“就是。”张新杰说,“大家走快点吧?晚饭时间都要过了。”

“快走快走。”林敬言无奈地笑,转身招呼周泽楷,“哎,小周跟小肖一起?”

“嗯。”

周泽楷点头,快步跟上身边的肖时钦。

自助餐厅在酒店顶层,基本被职业队员包场。银色的餐具中,各色中餐西点摆得整整齐齐。

周泽楷拿完饮料后就站在选餐台前对着五花八门的菜式发呆。背景音依然是黄少天滔滔不绝的说话声。

“艾玛这家酒店这什么水平?我去这羊排烤的也太焦了吧!这是汉堡肉?看着不大对啊,为什么颜色这么深?这香肠里面有淀粉吧?看着不像纯肉的啊。苏美人你鉴定鉴定。”

喻文州走过来招呼:“小周?不拿点吃的吗?”

周泽楷点头:“嗯。”

黄少天:“凭什么没有冰镇芥兰啊?清炒的有什么可吃的。芥兰不冰镇怎么吃啊?老王你还记不记得那次……”

喻文州推荐:“这家酒店的烧腊不错的,试试看?”

周泽楷继续点头:“嗯。”

黄少天:“三文鱼不行,跟肥肉一样,到底有什么好吃的?你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内地人对海鲜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喻文州:“海鲜也尝尝?这个龙虾很新鲜的。”

周泽楷皱眉:“嗯。”

黄少天:“哎这牛肉丸好像不错,不过应该没有咱们上次去吃那家好。对就是上次你吃多了消化不良那家。”

“哎呀,小周还真是不怎么说话啊。”喻文州看着沉默的周泽楷微笑,继续给他介绍食物,“要不试试生蚝?”

“咳咳咳!!!”

对面一直在边拿边吃边眉飞色舞跟张佳乐说话的黄少天忽然就被嘴里的牛肉丸呛了一口。

周泽楷抬头,刚好看到对方涨红了的脸。

原本略带焦躁的心情,忽然就有些轻松了起来。

原来,他不是唯一仍在在意的人。

一边的叶秋已经毫不客气地开起了嘲讽:“黄少天,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怎么样?呛着了吧?呛着了就好。继续。”

黄少天眼神迅速从周泽楷身上滑过,然后就跳脚跟叶秋对骂了起来:“啊呸呸呸!那还不是因为你这个没公德心的老烟枪在这制造二手烟污染环境!完全不为大家的健康着想!咳咳!”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隔着餐台把手里的饮料递给还在咳嗽的黄少天:“前辈?”

黄少天看着他,有点尴尬地愣了一下。

旁边张佳乐已经在插嘴:“哎呀你看看!同样是后辈!你看看人家的觉悟!再看看你黄少天!你好意思?”

黄少天一把夺过周泽楷手里的杯子,对着张佳乐呲牙咧嘴:“我怎么了?我哪里对你不好?你上次来比赛我还不是好吃好喝陪着?吃多了还不是我给你买的健胃消食片?话说回来你上次去机场打车的钱是不是还没还我?”

然后就又是没完没了的垃圾话对喷。

周泽楷沿着餐台默默地转了半圈,对着汤品又发起了呆。

然后就在自暴自弃想随便拿一碗就走的时候,旁边忽然伸过来一只手。

“别拿这个。”

周泽楷看着旁边人栗色的头发,心忽然跳了一下。

黄少天低着头,并没有看他,却轻声笑了起来:“这个是牛鞭汤啊……”他肩膀一抖一抖,左手圈成拳捂住嘴上的笑容,“你这是什么手气啊到底……”

周泽楷的脸刷地红了,连忙把手缩回来。

就算他再不懂食补,牛鞭的作用也还是知道的。

“喝这个吧。”旁边黄少天已经帮他端了一碗放到他手中的托盘上。洁白的瓷碗中,深褐色的汤底浮着黄白的鱼肚,热腾腾地冒着气。

“鲍参翅肚羹。几个材料都不太腻也不太燥,温补。”不同于刚刚跟职业选手的玩闹,此时的黄少天声音低沉,语调平缓,“我查过,鲍鱼应该是能调整肾上腺素分泌的,不一定准啦,但是……总归没坏处。”

他说完就转身走了,全程都没有看周泽楷的脸,像是什么也没发生。

周泽楷独自端着汤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拿起调羹喝了一口。

浓稠顺滑,鲜香四溢。

他忍不住安静地笑起来。

自助餐厅里不断回荡着大家热闹的说笑声。

窗外是万家灯火,宛如烟花。

 

 

10 海鲜砂锅粥

第二天白天基本被各种忙碌的发布会排满。

第一次参加全明星的周泽楷算是媒体采访的热门人物,奈何他实在是跟大部分人交流不到一个频道,搞得记者尴尬异常。而另一边的黄少天则是走上了另一个极端,滔滔不绝说得记者完全没有插嘴的余地。

一天下来,简直人仰马翻。

当天晚上是开幕和新秀挑战赛。

周泽楷作为本届话题新人,果断被官方选为攻擂选手。

而他挑的对手,是张佳乐。

同样的枪系选手,又都是从甫一出道就出尽风头备受关注的经历,整场对战话题十足。

最后张佳乐凭借经验优势胜出,但作为新人的周泽楷在比赛中的稳定发挥也让人刮目相看。

张佳乐回到选手席,兴高采烈跟旁边坐着的孙哲平交头接耳:“哎呀这个新人挺好玩的。要是能继续往前走,以后也会是个狠角色。职业联盟,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孙哲平转头看着张佳乐,从黄少天的角度刚好能看到他脸上略带无奈的笑容,以及不经意般轻轻抚过手腕的手指。

比赛结束之后又是马不停蹄的记者会。黄少天应对这种场面简直如鱼得水。

等一切忙完,回到宿舍的黄少天刚准备洗澡睡觉,手机却忽然震了一下。

周泽楷。

黄少天愣了一下。

短信的内容像本人的说话风格一样简短,又不着边际。

“喝砂锅粥?”

黄少天的脑子还没转过来,手已经下意识地在回复:“这么晚了还吃宵夜?对消化不好吧?你晚上没吃饱?”

那边回了两个字:“饿了。”

黄少天还没想好怎么回,对面又来了一条:“你答应的。”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啊?我答应什么了我?

黄少天纠结。

结果迅速又来一条:“还有PK让我三把。”

黄少天当时就想摔手机了。

这家伙居然这么小心眼?自己随口说的话他居然记到现在?

“你已经选择摸回来了好吗!!!”

黄少天迅速在手机里打下这行字,然后又光速地删除了。

要命。

他捂住脸。

为什么还是会想起这个尴尬的问题。

最后犹豫了一下,他还是给对方发了店名和地址,说:“你先打车过去,跟司机说就在立交桥底。我随后就到。”

黄少天赶到的时候,周泽楷正站在店门口看着远处的圣索菲特酒店的灯光。

整座城市的流光溢彩仿佛都倒映在了那双眼睛里。

看到他过来,周泽楷仿佛松了一口气,腼腆地笑起来。

周泽楷在等待的时候,是真的做好对方不会过来的准备的。

毕竟这么晚了,自己的要求有点无理取闹。

但是,还是想见他。

即使是刚刚才在记者会上分开。即使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在见面。

还是不够。

想见对方。

想要再次单独地,好好地跟对方相处。

周泽楷想见黄少天。

比两个月来的任何一天都要强烈。

所以明知道是任性的要求,还是忍不住发给对方。

算计着对方曾经流露出的温柔与包容。

而对方果然出现,带着熟悉的微笑的表情,走过来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到很久了?想吃什么?这家的砂锅粥最有名啦,不过烧烤也不错,锡纸金针菇吃过没?干炒牛河还能吃得下吗?感觉好多外地人不怎么喜欢吃啊,说是太油腻,但是我觉得还好啊。”

“嗯。”周泽楷跟在对方身后,不可抑制地弯起嘴角。

“就知道你最识货啦。不过晚上比赛前不是刚吃过饭吗?你这么快又饿啦?”

周泽楷老实回答:“饿。”

“哦不过也对,你晚上消耗应该特别大。怎么样?张佳乐是不是特别难对付?你别看他人好像没什么脾气,比起赛来可难缠了。”

周泽楷想了一下:“嗯。很厉害。”

叶秋,韩文清,张佳乐,孙哲平。包括他面前的黄少天。都是实力让他敬畏的选手。

正是因为有着这么多厉害的对手,职业联赛才会如此神圣,冠军才会如此可贵吧。

还是新人的周泽楷默默想着。

总有一天,自己也可以像他们一样强,登上荣耀的巅峰吗?

“嗯,差不多就这些,你还要点啥?”

旁边黄少天已经跟服务员把餐点得七七八八。

“嗯?”

“海鲜砂锅粥,锡纸金针菇,烤扇贝,烤羊肉,干炒牛河,你还有什么想吃的?这家煎黄花鱼和掌中宝都挺有名的。”

“嗯……”

周泽楷对着菜牌看了半天,然后小声试探:“冰镇芥兰?”

黄少天愣了一下,然后笑:“啊,对,都忘了点青菜。那就再来盘冰镇芥兰吧。”

黄少天把菜牌交还给服务员,然后拆开餐具又开始洗起来。

“最近怎样?我看了你们上次比赛了,发挥不错啊。下次咱们比赛几月?四月了吧?”洗完了自己的又顺手帮周泽楷洗了。

周泽楷答:“嗯。”

“诶那到时候你们S市应该也不冷了吧?有什么好玩的没有?是不是有樱花看?”

“嗯。”

“哇那正好,下次去的时候正好可以去看。之前肖时钦还嘲笑我分不清樱花和桃花。开玩笑啊,老子种过的花比他看过的还多好吧?樱花了不起啊!”

周泽楷笑。

然后想了想说:“很漂亮的。”

犹豫了一下,刚想说:“一起去?”服务员已经把粥端上来了。

半旧的砂锅里,软糯的米粒热气腾腾还在翻滚,中间是泛红的蟹壳和虾肉。

“吃吃吃,我跟你说这个可好吃啦,”黄少天拿勺子在锅里捞来捞去,给周泽楷盛了满满一碗,“诶?虾呢?今天这虾不是很多啊感觉。是不是偷工减料了?嗯这个蟹肉给你,应该还蛮肥的。”

周泽楷道谢着接过碗,斯文地喝了一口。

软糯鲜滑,唇齿留香。

已经煮烂的米粒吸收了海鲜的鲜味,入口即化,还带着轻微的甘甜。

“怎么样怎么样?好不好喝?”

周泽楷点头:“好喝。”

黄少天得意地笑起来:“那当然!这家店可有名啦!其实地方很奇怪啊,既没公交又没地铁,好多人都是开车特地来的!你看到那边那排车没?经常会有豪车出现,一整排停在那里,特别拉风。”

周泽楷转头,看着窗外已经停得满满当当的车位,有点惊讶。

“人多的时候别说车了,人都坐不下都要在外面加座呢!楼上楼下全满!上次魏老大带我们最后……”

说到这里,黄少天反常地停顿了一下。

“?”

周泽楷转回头,疑惑地看他。

“没什么啦!就是人很多。”黄少天又端起周泽楷的碗给他盛粥,“所以今天能抢到位也挺走运的,好好吃,吃回本。”

之后的整顿饭,黄少天的话都特别多。

从G市的海鲜聊到去B市比赛吃的铜锅涮肉,又聊到T市的包子,再聊到X市的米皮,之后是K市的火腿,然后聊N市的粉丝汤。

“辣!太辣!他们N市的人舌头是坏掉的吧啊?那么辣的东西也能吃?鼻涕都流出来了好吗!鸭脖也不行,一口就跪。不过稍微放一点点还行,比如上次去Q市……”

口若悬河,侃侃而谈,喋喋不休,滔滔不绝。

周泽楷默默戳着面前已经有些凉了的干炒牛河。

“算啦,吃不完就别勉强啦。晚上积了食也不好,明天后天都还有活动呢。”

周泽楷乖乖放下筷子。

黄少天看着他温顺听话的样子,不由有些感慨。

这是多么标准的模范生的范本啊,安静,听话,有教养,就像每次升旗仪式戴着红领巾戴着大家宣誓的少年先锋队队长。

这样一个看上去理应一路平顺地升学保送念优质专业找到好工作每天西装革履朝九晚五的人,居然做起了职业电竞选手这种看上去很非主流的工作。

有种迷之违和。

但是他的感慨也就持续到走出店门走到街口准备打车回去为止。

他身后一直跟着的那个安静听话的乖宝宝周泽楷,忽然一把抱住了他。


18 Dec 2015
 
评论(27)
 
热度(459)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