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向哨】放弃治疗-14

14
周泽楷是一名十项全能的向导。
体格出众,颜值拔群,胆大心细,温和知礼,出任务的时候能靠枪法掀翻一个加强排,再用强大的精神力摧毁对方一个营。会搞偷袭,能正面刚,上得战场,出得厅堂。
现在,他还终于成功解锁了冻结已久的治疗技能。
并且学会了偷车。
黄少天坐在副驾上,朝阳中,看着他的表情有那么点不信任。
“周泽楷,你真的不准备跟我解释一下我被隔离的这几天你到底都干了什么?你这画风不大对啊?”他恶声恶气地敲着仪表盘,“坑蒙拐骗偷居然都学会了?啊?还敢表现得这么淡定?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我以前认识的那个考试作弊都紧张的少年呢?跑哪去了?”
周泽楷看着窗外茫茫的沙漠,踩了一脚油门,面不改色:“没有拐。”
严格说来,分明是对方拐了他。
连蒙带骗的那种。
但是他迅速瞄了一眼对方即将炸毛的表情,还是换了个说法,义正言辞:“我们是私奔。”
黄少天:“……”
周泽楷补充:“自愿的。”
黄少天扑上来拧他耳朵:“我说你还出息了是吧?还学会顶嘴了你?是不是想我现在立刻马上教训你?!”
周泽楷稳定地抓着方向盘,瞄了一眼对方纤瘦的手腕,小声哼哼:“教训?”
还是等你先养好了再说吧。
现在这瘦胳膊瘦腿的,教训谁啊?
“我靠周泽楷你那什么表情?别以为我没看到啊?你不相信是吧?还真的反了你了是吧?!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黄少天拍椅而起,周泽楷下意识地抬起胳膊挡了一下。
……却完全挡错了方向。
黄少天的手直接向下一把握住了他要命的地方。
周泽楷猛地踩了一脚刹车。
车子整个跟着剧烈地晃了一下。
“我靠靠靠靠靠靠周泽楷你谋杀亲夫啊你!这要撞死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黄少天夸张地大喊大叫,手却丝毫没动地方,还捏了两下。
周泽楷索性熄了火,哀怨地看他。
谁谋杀谁啊现在这是?
黄少天下巴一扬,挑衅地看着他:“怎么了?继续开车啊?你不是不相信我马上教训你吗?现在服不服?”
说着手指还恶劣地收了一下。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沉默了一会,然后松了安全带,干脆利索地翻到副驾座上,压上去一把把座椅后背推倒。
黄少天惊呼了一声,但很快被他堵住,尾音彻底消失在两人的亲吻里。
黄少天搂着他的脖子,舌尖积极地勾住他的舌头,下身不断地蹭着他,车里的温度仿佛骤然升高。
周泽楷细细舔舐着他口腔里的敏感带,直到感到身下的人轻轻颤栗。
周泽楷松开他,吻着他的嘴角。
“你身体没好。”
“嗯?”黄少天有点迷蒙地看着他,一脸无辜,手却还在不安分地解着他的腰带。
周泽楷只能认命地补充:“在车上不舒服。”
黄少天嗤笑:“没事,我觉得挺好。上次就应该直接在车上把你办了,也就没后面这么多事了。”
周泽楷抓住他的手:“我们在逃跑。”
“那又怎样?被抓回去大不了再加一条流氓罪,关也关一起。”黄少天双手被制,改成抬起大腿,一下下撩着他。
“刚做过。”周泽楷咬牙,“你身体受不了。”
“你他妈身体才受不了呢,老子现在好得很,一夜七次你信不信?你是不是一次就不行了?不行了是吧?不行了就下去,我在上面也一样。”黄少天半躺在座椅上,表情异常挑衅。
周泽楷对待此等挑衅的回应,是直接一言不发一把扒掉了他的裤子。
他想,也许对方说得对。
反正塔里掌握着他的向导素,找到他们,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索性末日狂欢,大不了被抓回去,关也关在一起。
还要什么理智这种东西。

 

车座之所以能放倒,当然是为了方便睡♂觉啊

【很短啦,不看不影响剧情】

 

等到两个人收拾完毕,打开车窗挥散尴尬气味的时候,太阳都已经爬到正中了。
周泽楷重新发动了汽车,扔了一瓶水给黄少天:“饿不饿?”
黄少天接过来喝了两口,表情诚恳:“你问上面还是下面?”
周泽楷:“……”
黄少天只要诚心,就有一万种办法让正常人没法跟他好好说话。
周泽楷只能无视他的作妖,看了一眼导航:“傍晚到列屏群山。”
黄少天拿着水的手停了一下,然后又慢慢喝了一口,没说话。
周泽楷瞄了他一眼,忍不住有点紧张。
两人一时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黄少天转头看着外面茫茫的黄沙,半天之后终于开口:“所以你还是不打算跟我老实交代这几天你到底都在研究什么?”
周泽楷:“……”
……就知道瞒不过。
周泽楷咳了一声。
反正他也没想瞒。
“黑魔法。”
他说。
“起死回生的。”
黄少天身体僵了一下,有点呆愣地看着他。
周泽楷叹口气,有点后悔没在走前把查好的档案带上。毕竟长篇的解释他并不在行。
“还有郎锐。”
黄少天被隔离的几天里,周泽楷哪也没去,每天就蹲在他的档案室里研究那些快发霉的陈年档案袋。一边研究一边回忆着当初和对方对打时候的情况。
除去对方诡异的身体状态不谈,郎锐应该是一名有着精神体,已经彻底觉醒的哨兵。
也就意味着,他应该会有一名生死不离的向导。
甚至,他会属于,或者曾经属于一个塔组织。
周泽楷把那些旧档案翻了个遍,终于在荣耀塔早年通缉的哨兵名录里发现了对方的资料。
“他是荣耀塔的人?为什么会被通缉?还派我们去追杀?”黄少天惊讶。
“因为叛逃。”
叛逃的具体原因并没有写,但是对方在叛逃前并没有结合记录,再加上同时被通缉的还有一名叫做卡修的女性向导,故事的过程仿佛不难推测。
“哇塞,看来跟我们一样是私奔的亡命鸳鸯啊!我是不是应该因为同病相怜而手下留情?”
周泽楷摇头:“也未必。”
卡修被通缉的原因更多的是盗走了大量的向导素和军火,而郎锐却并没有写叛逃细节。
“啧,麻烦。”黄少天撇撇嘴,“上次对阵的时候他的同伙一直到最后抢夺尸体的时候才出现,动作太快,又穿着术士袍,根本没看清脸。光知道名字也没用啊。”
“不是尸体。”
周泽楷纠正。
当时的郎锐应该还不是尸体。
至少,不完全是。
查到郎锐的身份用了差不多三天的时间,剩下几天,他都在研究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已经死了的人起死回生。
答案是,死透了的人并不行。
但是刚刚死亡,尸体还未彻底冷却的,却可以想办法设阵招魂。
“黑魔法。”黄少天呢喃。
“对。”周泽楷点头。
基础的暗系魔法在荣耀大陆至今仍旧存在,并且不乏优秀的使用者——比如喻文州,但是黑魔法却是整个大陆的禁忌,尤其是回生术。周泽楷翻了很久,才在四十多年前的档案里发现了蛛丝马迹。
“死亡之门。”
这是他查到的名字。
黄少天冷笑了一下:“一个起死回生的玩意居然起了个这么丧气的名字。”
周泽楷摇头:“字面意思。”
因为这确实就是这么一个丧气的东西。
所谓的死亡之门,能够将死人从死亡拉出来,当然也能把活人拉进去。
毕竟,这个处处讲究等价交换的世界,哪有平白无故起死回生这么便宜的东西。
黄少天叹气:“所以,当年大陆禁掉它,其实是怕为了一个人的命,造成更多的人死亡。那些失踪的年轻人,其实也就是……”
“对。”
复生的活尸想要维持生气,必须不断地用活人献祭,从死亡之门换回自己不断被吸走的灵魂。而且时间越久,需要的活人越多,越鲜活的越好。
这也是年轻人被盯上的原因。
周泽楷微微皱眉:“但郎锐,很奇怪。”
正常被死亡之手招回的活尸应该会与常人无异,但郎锐明显并没有达到正常的标准。就算是施法太晚,也不至于是那种浑身死气的状态。
黄少天挑眉:“哎?难道是填进去的活人数量不够?不应该啊,最近都失踪那么多人了……”
周泽楷摇头:“不知道。”
因为是禁忌,档案里也并没有写得特别仔细。
黄少天问:“那你怎么知道要去列屏群山的?跟郎锐当初被砍死的地点有关?”
周泽楷点头:“对。”
为了保证法术成功,施法当然是越快越好。并且死亡之门开启的地点不能跟随着活尸的移动而移动。也就是说,对方的向导在八天前跟郎锐失散之后,如果没有去塔里营救,大概率的情况下还是会退守回当初施法的地方。
“有证据能证明郎锐是通过这种办法活过来的吗?”
“黑猫。”
唯有复生的哨兵或向导,精神体才会是那种通体乌黑,能够通灵的猫。
黄少天又沉默了下来。
窗外的狂风还在肆无忌惮地吹着,视野并不太好,周泽楷只能放慢了车速。
就在他以为黄少天要一直发呆下去的时候,对方却忽然开了口。
“你查这么仔细,是已经想好了我会想知道,并且用得到?”
周泽楷沉默了一下,没否认。
他只是觉得,如果这件事情仅仅以郎锐被捕作为结局,对方应该不会甘心。
黄少天看向他,扯了一下嘴角:“如果他们不找你,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找我?”
周泽楷咬了一下嘴唇。
……关键问题上一针见血的风格,确实是他熟悉的黄少天。
“昨天。”
他老实回答。
“被叫走前。”
方锐来的时候他正准备出门,结果却在会议室门口就被收缴了武器,还未及反应就被押送了过去。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殊途同归。
“所以私自劫走哨兵逃逸的下场你是不是也查过了?”黄少天问,声音有着轻微的颤抖。
周泽楷点头。
根据情节轻重,逃逸被抓后的惩罚形式从监禁到强制服役到精神摧毁不等。
他瞄了一眼黄少天:“其实还行。”
跟他们现在的情况也差不了多少。
“还行个屁!”黄少天扑上来揉他的头发,“我他妈怎么以前不知道你是这种傻逼!”
周泽楷转过头,刚好看到对方眼角滑落的水光,一闪而逝。

 

-TBC

09 May 2016
 
评论(17)
 
热度(358)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