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向哨】放弃治疗-12

12
静音室。
白噪音不断地环绕着整个房间,白的墙壁,白的床铺,连角落的监控器都被涂成跟环境一致的白色。
金发的青年闭着眼睛,安静地躺在床上,面色竟要跟床单一样苍白。
镇定剂的药效应该还没过去,对方正发出绵长的呼吸。
周泽楷坐在床边,轻轻拉起对方的手腕。
又瘦了。
他想。
这几年里,每一次见到对方,对方都在消瘦。不管是精神还是肉体,都在遭受着折磨。
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呢。
周泽楷双手握住对方冰凉的手,闭上眼睛,慢慢集中起了精神。
依然是荒无人烟的冰川。
企鹅艰难地在冰上滑行。
没有阳光,没有声音。连风都如此安静。
一片死寂。
企鹅茫然四顾了一下,最后还是在一座冰山的角落里发现了打盹中的狮子。
狮子瘦得几乎只剩一副骨架,原本金黄的皮毛也快变成深褐色,鬃毛无精打采地耷拉在脑袋上。
或许他们说得对。黄少天的身体情况,已经不可能再等了。
企鹅摇摇晃晃地走过去,走到狮子身边,趁着对方没醒,熟练地钻到了对方怀里。
狮子原本冰凉的胸口终于逐渐热了起来。
它闭着眼睛低头蹭了蹭,又把企鹅搂紧了一点。

 

周泽楷慢慢睁开眼睛。
黄少天还在沉睡中,脸色看上去倒是比刚才好了一些。
……所以,这就是向导对他的影响。也是高层会选择他的原因。
对于自己跟对方的精神契合这件事,周泽楷依然没什么实感。
事实上,因为专业技能的缺失,他几乎已经快忘记自己是向导这件事情。
而且这种后天情况造成的精神创伤,也可以作为匹配程度的评判标准吗?
还是说,只是为了用最快最有效的手段解决对方的精神问题,以及预先防止出现不可控制的结合热呢?
可能就像黄少天说的,不管官方说法多么天花乱坠,归根结底,他们所谓的命运的结合,其实也只是在一个相对合适的范围内进行选择吧。
就像这些年也见过的很多配合默契出生入死的搭档。即使一开始情感上有着短暂的磨合,久而久之,也会因为精神和身体不断地结合变成密不可分的伙伴。
毕竟,这就是属于他们的生存法则。
大多数的人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除非,你曾经真的遇到过一个,让你失去理智的人。
周泽楷握住黄少天的手。
他知道,这一生他还会遇到很多很好的人。
他们可能精神契合,可能趣味相投,可能会很默契地执行任务,平淡地度过这一生。他们也可能会不和,可能会争吵,可能会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最终适应彼此。
但却始终不会再遇到那样一个从天而降的少年,在他还是个菜鸟的时候,陪着他,安慰他,逗他开心,替他着急,热心为他出主意,偷偷替他作弊。
不会再有那么一个人,在他最低落最迷茫的时光里,那么笃定地告诉他,上帝关上了门,始终会再为他打开一扇窗,不要着急。在那之前,要做的只是努力地,不依赖于任何人地活下去。
那样张扬跳脱,有着夸张笑容的少年,那么横冲直撞地闯进他的世界。
让他在等到那扇窗打开之前,就先看到了外面的阳光。
“我会帮你。”
他的手指轻轻拂过对方苍白的脸颊。
不管你的选择是什么,我都会,拼劲全力地帮你实现。
所以……
“醒醒吧,罗密欧。”
醒过来,告诉我,你的选择。
“但是朱丽叶应该是通过亲吻把罗密欧唤醒的啊。我在这都等半天了,你都不亲我我醒个屁啊。”
床上躺着的人忽然开口。
周泽楷吓了一跳。
黄少天忽然睁开了眼睛看着他,眼底满满的都是笑意。
周泽楷:“……”
“哎?你真的不亲我一下?不是亲一下才会醒?”
周泽楷敲了一下他的额头:“那是睡美人。”
然后低头瞄了一眼对方不服气的表情。
“文盲。”
“哼。”黄少天哼哼唧唧地翻了个身,侧过身来看他,“先让你嚣张两天,等我体力恢复了再跟你算账。”
周泽楷替他掖了一下被子:“还不舒服?”
“腰膝酸软四肢无力头晕脑胀神志不清。”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要不然也不用天天自己呆在这个破地方。一个人都没有,每天就在这听这些白噪音,闷都闷死了。”
静音室是专门为了哨兵设立的。一般只用于哨兵受伤后隔离静养的场合,以及……
强制结合。
黄少天也像是忽然反应过来:“哎?不对啊?你为什么会在这?不是隔离静养吗?他们为什么会放你进来?”
周泽楷无奈地叹了口气,幽怨地看着他。
黄少天惊讶地瞪大眼睛:“不是吧?不会吧?该不是真是我想的那样?他们让你来是……啊?!”
“嗯。”周泽楷点头。
黄少天怔忪之后,苦笑一下,闭上眼睛。
“他们居然……选了你。”
周围白噪音的声音轻微地响动着,有种特殊的安静。
半天之后,黄少天终于又动了一下。
“哼,过分。”黄少天小声呢喃,“像我这种身价,居然直接就扔个人过来,都不肯给我搞个选妃仪式。”
周泽楷白他一眼:“别做梦了你。”
“他们选你的原因是啥?看脸?虽然这个确实是我的死穴没错……”
周泽楷无语。
黄少天忽然抓住他的手指:“你怎么样?他们是不是特别凶?有没有伤到你?”
周泽楷摇摇头:“喻老师送我。”
黄少天挑眉:“喻文州?他居然亲自送你过来?不像他一贯作风啊?你老实说他是不是又趁机偷偷说我坏话了?有没有给你什么奇怪的指示?”
周泽楷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
黄少天掐他手腕:“到底是还不是啊?你这又摇头又点头的到底什么意思啊?说话!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周泽楷沉默了一下,最后还是挪了一下,半遮住监视器,把藏在袖子里的东西塞在黄少天枕下。
一把装了静音器的左轮手枪。
在门口的时候,喻文州塞给他的。
从他问对方反抗会有什么下场,对方给他的答案是黄少天会面对的情况开始,他就已经知道,对方的立场。
黄少天伸手摸了一下,怔忪几秒,然后苦笑:“这个喻文州。”
周泽楷反手握住黄少天的手指:“所以,你怎么选?”
黄少天惊讶:“什么我怎么选?”
周泽楷看着他的眼睛:“我说过,我会帮你。”
白噪音的声音逐渐从涓涓流水,变成了森林沙沙的低吟。
“不管选什么,我都帮你。”
黄少天眨眨眼。
“如果你不愿意,”周泽楷顿了顿,伸手拂开对方额前的碎发,“我会带你出去。”
黄少天笑了一下:“不是因为你不愿意?”
周泽楷的脸蓦地红了。
他咬着下唇,有些窘迫地别开眼神,看向床头。
最终还是缓缓摇头,小声诚实地回答:“不是。”
之所以会拒绝,从来都不是因为他不愿意。
黄少天抬眼看着他,漆黑的眼瞳中看不出任何情绪。
仿佛盯了他一个世纪之久,盯得他耳朵都要烧起来了,对方终于轻轻点头。
“好啊。”
青年扯出一个苍白的笑容。
“我们去哪?”

 

对于周泽楷来说,只要枪在手,去哪里都不是什么问题。
他一枪轰开静音室的锁,推开门撞翻了门口一侧的守卫,然后一脚踹在另一名守卫的胸口,冲上去枪托猛地敲在对方太阳穴,生生把人砸晕了过去。
起先被撞翻的守卫爬起身,还未及呼喊,就被他一把掐住脖子施了催眠,乖乖地回到原地站岗。
“啧啧啧,这么一气呵成流畅连贯,看来你是早有准备啊。”
黄少天好整以暇地斜倚在床上,拉紧了敞开的领口,又指了指被被单盖住的监控器。
“连假装亲热盖住摄像头这么龌龊的主意都能想出来,我不在的这几天你是跟谁呆在一起啊?感觉没学什么好啊?喻文州真没指点你点别的什么?”
黄少天又指了指自己脖子上明显的吻痕。
刚才盖住监控器前做戏的时候留下的。
身为罪魁祸首的周泽楷收拾完转回来,红着脸一言不发,弯身将他抱起。
对方身体依然虚弱,抱在怀里,几乎没有什么重量。
“其实我自己也能走,没准跑起来比你还快呢你信不信?”黄少天搂着他的脖子,有点不满。
周泽楷哼了一声:“不信。”
“嘿周泽楷你还真来劲了是吧?有本事等我恢复了你别跑啊?我跟你说哥哥我……”
“嘘。”
虽然静音室一般戒备没那么森严,但是他们毕竟是准备要偷跑,一不小心还是能把警卫都招来。
黄少天也察觉到利害关系,悻悻地闭了嘴。
哨兵即使身体虚弱五感也一样强大,周泽楷抱着他,在对方的小声指点下成功绕开了警备,顺利溜出主塔逃入树林。
进了树林之后黄少天就更是熟门熟路,指挥着周泽楷月色中一路沿着坑坑洼洼的小道前行,七拐八绕之后,前面忽然出现一片熟悉的空地。
踏上空地,波光粼粼的湖面近在眼前。
如同山穷水复,柳暗花明。
周泽楷看着面前熟悉的景色,眨了眨眼,一时有些惊讶。
怀中的黄少天像是轻笑了一声:“放我下来。”
周泽楷乖乖照做,小心翼翼地放下他,帮他站稳。
黄少天抬起头,看向头顶参天的树丛。
青翠的松柏之间,高耸的油桐张牙舞爪地伸展着自己怪异的枝桠,枝头绽放着丛丛雪白的桐花,夜风中正随着湖中的月光微微晃动,如同月下起舞的精灵。
“我就知道,这个季节,这里一定还是这个样子。看来我们的运气一直都挺好。”
黄少天转过脸来笑着看着他,指挥:“站到那边去。”
周泽楷觉得,自己应该提醒对方,他们现在正在逃命中,不是该怀旧或者开玩笑的时候。
尤其是,对方刚刚拒绝了跟他的强制绑定,实在是不适合一起做这种抒情的事情。
但是看到对方的笑脸,他还是下意识地跟着笑了一下,然后乖乖照做。
如同这些年来习惯的一样。
黄少天走到树下,奋起全力,猛地朝树干踹了一脚,然后迅速跳了几步,一下跳到他怀里。
漫天的桐花哗啦哗啦地落下来,如同一场突如其来的花雨。
金发的青年在他面前仰起头,露出灿烂的笑脸。
对方的眼神亮如繁星,漫天的花瓣都倒映在那双笑意流转的眼睛里。
周泽楷笑着伸手拨开对方刘海上的花瓣:“破坏环境,暴殄天物。”
黄少天抖着身子笑了起来。
就在周泽楷以为他要接着说出那句“鲜花配美人”的时候,对方却忽然凑上来,轻轻吻了他。
周泽楷瞪大眼睛。
“周泽楷,你知道吗?”
黄少天的气息轻轻扑在他的嘴角,宛如叹息。
“上次在这里,我就想这么吻你。”

 

-TBC

 

【下章肉,晚上到家发= =可能会晚一点= =

08 May 2016
 
评论(28)
 
热度(394)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