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向哨】放弃治疗-11

冯主席我对不起你!

 

 

11
被高层领导召见的时候,周泽楷完全没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
黄少天从回到塔的当天就被带到静音室隔离,而周泽楷也回到他的档案室,每天守着满屋的档案袋发呆。
已经七天过去。七天里,他没得到黄少天任何消息,也没再见过任何人。任务已经顺利告一段落,日子也仿佛又回到了正轨。
所以当第七天傍晚,方锐特地来“请”他去会议室会见高层的时候,他几乎没有任何准备。
召见的场面非常正式,进门之前甚至没收了他所有的武器。
而周泽楷除了在毕业后正式加入塔的仪式上,从来没同时见到过这么多高层。
除了苏沐橙喻文州张新杰这几名他的直属上司和前辈,连首席哨兵叶修都在席。
甚至还有荣耀塔的最高首领,主席冯宪君。
周泽楷僵了一下,最终还是一脸平静地行礼问好:“长官。”
坐在会议室首席的冯宪君和蔼地点点头:“哎呀,小周你来啦,来来来,不用紧张,坐坐坐。”
“是。”
他依言乖乖坐到了指定的位置上,眼神迅速掠过在座几位表情迥异的上司,心念电转,隐隐感觉到,这次召见应该会跟黄少天有关。
果然喻文州率先微笑着开口:“小周你不用紧张,我们今天找你,主要是想问你几个关于上次任务的问题,关于少天。”
“是。”周泽楷颔首。
喻文州摊开面前的笔记本,轻轻转着手里的笔。
“请问上次任务的时候,黄少天是否遇到了感知过载的问题?”
“是。”周泽楷点头。
然后想了想又补充,“两次。”
喻文州的表情有些惊讶:“看来比想象得严重。”
他低头稍微记录了一下。
旁边的苏沐橙接上:“第二次的唤醒是由你进行的,这件事我们已经从张新杰这里得到了确认。方便说一下第一次的情况吗?”
周泽楷:“……”
苏沐橙微笑:“不如这么问吧。第一次的时候,是由你唤醒的,还是向导素?”
周泽楷回答:“我。”
“对方当时的精神图景状况怎样?”
周泽楷皱眉:“很糟。”
“里面的生命情况呢?”
周泽楷仔细回想了一下:“第二次还好。第一次的时候,基本没有生命。除了……”
“除了什么?”叶修忽然插嘴。
“除了精神向导。”
喻文州停下转笔的手。
苏沐橙看了叶修一眼。
叶修微笑:“小周,能不能麻烦你说清楚一点,是你的精神向导,还是他的?”
周泽楷:“他的。”
会议室内的气氛诡异地凝固了一下。
周泽楷眨眨眼。
……有哪里……不对吗……
几名向导互相对看了一眼。
冯宪君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
周泽楷手心微微地出了汗。
……有哪里,不太对。
最后还是苏沐橙率先打破了沉默:“所以,小周你的意思是,你是在进入精神图景之后,直接接触到对方的精神体,通过唤醒精神体来唤醒对方?”
周泽楷认真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慢慢点头:“对。”
“第二次也是?直接接触到了对方的精神体?”
这一次提问的,是冯宪君。
周泽楷缓缓点头:“是。”
对方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几乎要大笑起来。周泽楷这次终于确定,确实是哪里不太对。
他求助地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合上面前的笔记本,脸上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小周,我们在座的几个人,包括叶长官在内,都没法感知接触到少天的精神体。”
周泽楷的眼睛微微瞪大。
“这才是他必须选择向导素的原因。”

 

自从两年前跟郎锐交锋之后,黄少天的精神就一直不太稳定。后来加上魏琛的不告而别,他的精神图景也开始不断陷入恶化。更糟的是,他的精神体不知受到了什么刺激,从此之后就开始对向导避而不见。
“正常的治疗可以维持他短暂的清醒,但是并不能一劳永逸。”喻文州叹气,“而且麻烦的是,少天不是精神世界封闭。事实上,他的屏障很弱,随便哪个受过训练的向导都可以进去。但是没用。因为一旦他感知到有向导进入他的精神领域,他的精神体就会迅速消失,不知道躲去哪里。”
周泽楷看着对方,觉得对方说的事情匪夷所思。
喻文州苦笑:“精神屏障封闭的防御是主动的,我们还能想办法打开。但是精神体的躲避是潜意识的,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了。我们试过了,所有人,都没法探知他精神体的位置。”
周泽楷张了张嘴:“但是……”
“但是你可以。”
叶修双手交握,认真地分析。
“可能是因为你的精神体存在感本身就薄弱,进入之后不容易被发现。也可能是因为一些我们也不知道的原因。总之,他的精神体并没有在你进入图景的时候开启防御躲避,所以你可以顺利展开治疗。”
周泽楷还在发愣:“所以……”
冯宪君哈哈大笑起来:“所以,小周,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周泽楷呆滞地看向这位长官。
“匹配!契合!精神百分百合拍!”冯宪君几乎口沫横飞,“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命运!这就是我们说的命运啊小周!”
“命运”。
周泽楷感觉脑袋仿佛被炸弹炸过,一片空白。
冯宪君还在滔滔不绝:“所以组织上已经决定,安排你跟黄少天结合。”
周泽楷看着对方喜气洋洋的脸,第一个反应居然是,荒谬。
不。
这太荒谬了。
不管是他的精神跟黄少天匹配这件事,还是他们预备让他跟黄少天结合这件事,甚至是黄少天精神体封闭这件事。
都太荒谬了。
他觉得自己仿佛走进了一场荒诞剧里。
可怕的是,剧里的演员他居然都如此熟悉。
“不。”
他说。
“这不公平。”
不是对他。
而是对黄少天来说,这样违背他个人意愿的行为并不公平。
苏沐橙叹气:“我知道这样忽然通知你这么重要的决定会一时难以接受,但是黄少天的情况真的不能等了。目前他正在进行向导素的初步戒断,精神跟身体都在迅速衰弱,如果戒断继续进行下去的话,他的结合热也会很快发作,到时候只会更痛苦。”
一直沉默的张新杰补充,眼神却并没有看向他:“除非,他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向导,建立永久的,稳定的连接。而身为向导,随时准备为塔和哨兵牺牲,本身就是必须要有的自觉。”
一旁的叶修看着他的表情格外诚恳:“小周,少天对我们很重要,不管是于公,于私,我们都希望他能继续健康地活着。我想你也一样。我们已经没得选了。”
不。
周泽楷摇头。
不,这是属于黄少天的人生,他们并没有代替他选择的权利。
不论是生,是死,是继续为塔效力,还是奋而进行反抗,选择权,都在于他自己。
“我不同意。”周泽楷干脆利落地回绝。
冯宪君依然笑着:“哎呀,年轻人,做决定不要冲动嘛。你如果觉得委屈,我们也可以事后补偿你一下的呀。”
周泽楷觉得有些好笑,还想再拒绝,却没能发出声。
因为已经有冰凉的刀刃贴住了他的后颈。
不知何时出现的两名士兵从后面扑上,牢牢抓住了他的胳膊。
……险些忘了,这位主席只是个普通人,无论何时,都会带着只听命于他的凡人保镖。
冯宪君摆摆手:“轻点轻点,别伤到人,我们可还是要指望周向导帮我们救人呢。”
周泽楷双手被制,转头看了一眼张新杰。对方垂下眼睛,似乎没有任何情绪。
周泽楷冷笑了一下。
所以,这就是黄少天所说的“强行绑定”的真正流程。
从头到尾,他们都没有任何选择。
为了维护有价值的哨兵,符合要求的向导,都必须服从命令。
“好了好了,别耽误时间,快带我们周向导到静音室去。现在黄少天身体情况不允许,正式的仪式等你们结合成功了再给你们补,保证风风光光!”
周泽楷看向冯宪君。
就是这个人,在每年向导集训开始的时候,都会一脸和善地告诉他们,每一名向导将来都会遇到属于自己的,精神契合的哨兵,他们将并肩作战,配合默契,成为最好的搭档和伴侣。
这是他们的光荣,也是他们的命运。
原来命运的意思,就是没有选择的余地。
周泽楷被身后的人一把拽起来,压制着走向门口。
路过叶修的时候,对方抬头看了他一眼。
“叶修长官。”
周泽楷平静地看着对面的人,眼神从对方无名指掠过。
“当初活下来,是您自己的选择吗?”
对方一向如面具般完美的表情上,终于出现一丝裂缝。
冯宪君挥挥手:“快带他走。”

 

周泽楷感觉自己的心里正烧着一把怒火。
如同难以控制的猛兽,随时叫嚣着要冲出胸口。
他挣扎了几下,却被身后两名孔武有力的士兵轻易制服。
周泽楷暗自咬牙。
“你们轻点,回头伤了人,冯主席可是要不高兴的。”
喻文州不知什么时候跟了上来,皱着眉呵斥了一下。
“行了行了松开吧,胳膊都要让你们捏断了,反正他也跑不了,你们跟在后面看好了就行了。”
负责押送的两人只是普通士兵,军衔比哨兵和向导都要低得多,此时听到长官的训斥,只能松开手乖乖地应了声是。
“怎么了?不开心?”
喻文州走到周泽楷的身边,笑着问他。
周泽楷低头,并没有跟对方对视。
对于这位前导师的脾气,他一直不怎么能摸得透。
喻文州仿佛也不介意,并肩跟他走在一起。
“不开心也是应该的,毕竟谁也不想被迫接受这么重要的决定。”
周泽楷沉默了一下,最后还是问:“不同意,会怎样?”
如果抵死不从,不肯接受这个安排,他们又将怎样?
“明天,他们会再安排一个新的向导,可能是我,也可能是苏沐橙,方锐,江波涛,或者,任何一个肯听话的人。毕竟先绑定再磨合匹配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
周泽楷转头,惊讶地看着喻文州。
对方说的,是对黄少天会怎样。
而不是他。
喻文州看他一眼,像是没注意到他的情绪,又低头继续自顾自地跟他聊了起来。
“说起来,少天跟我,都是被魏老师发现带回塔里的。”
周泽楷手指动了一下。
“刚来的时候,我们都不怎么会控制自己的能力。也没少被欺负。但是魏老师一直都很关照我们。好像是觉得,既然是他把我们带来,就要对我们负责到底。”
喻文州脸上露出怀念的情绪。
“比起老师,他其实感觉更像是哥哥,或者是父亲。要求特别严,却又护短得很。我们犯了错,他骂得比谁都难听。但是别人要是敢骂我们,他能跟人拼命。后来,他还真的为了我们差点把命搭上。”
走廊的灯光苍白而明亮,他们的脚步声跟喻文州的叙述混合在一起,有着奇特的回声。
“我们也都觉得,自己也是能为了他拼上这条命的。但是他居然连个机会都没给我们留。”
喻文州叹了口气。
“我想少天,也一定是遗憾的吧。”
他们停下脚步。
静音室到了。
喻文州转过来看着他微笑。
“这么多年,他封闭自己的精神向导,其实也算是在下意识地自我惩罚。但是其实,我才是应该自我惩罚的那个。我不想再看他继续下去了。”
喻文州挡在身后的士兵面前,忽然握住周泽楷的手:“所以小周,我们只能拜托你了。”
周泽楷挑眉。
喻文州脸上露出一贯的微笑。

 

喻文州回到会议室的时候,冯宪君已经离开,叶修正坐在桌子边抽烟。
圆桌的烟灰缸里满满都是烟蒂。
喻文州走过去,打开了会议室的窗:“吸烟有害健康。”
叶修问:“搞定了?”
“嗯。”
“辛苦了。”
“你没事吧?”
叶修夹着烟的手指轻轻抚上太阳穴:“还好。”
然后苦笑了一声:“这个周泽楷,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喻文州挑眉:“你是指他的能力,还是他的嘴炮?”
叶修笑了一下:“都有吧。”
他轻轻捻熄手中的烟,吐了个眼圈:“希望一切顺利。”
喻文州看向窗外。
“嗯。”
初夏的阳光正明晃晃地照着远处的湖面,塔下的松柏沙沙作响。
“希望一切顺利。”

 

-TBC

07 May 2016
 
评论(21)
 
热度(345)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