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向哨】放弃治疗-10

10
“好久不见啊,刀锋剑客。还记得我吗?这两年过得好不好?我可找你找得好苦啊!你说这算不算皇天不负有心人?”
黄少天一把拽掉假发,原本张扬的金发在月光下泛出明亮的光泽。
郎锐的脸上透着明显的恨意,几乎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黄,少,天!”
“是我。哎哟你居然没忘了我我可真荣幸。”
黄少天膝盖狠狠地压在对方胸口,郎锐痛苦地嚎叫了一声。
“看来当年那一刀挺管用的?现在还疼?疼吧?看来是挺疼的啊。疼也是应该的。我们老魏可不比你疼得少。”
周泽楷捂着脖子费力地咳了几下,正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猛地感受到黄少天的精神震动了一下。
“黄少?”
他看向黄少天。
黄少天却依然盯着郎锐,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原本我是想,等见到你,也给你来这么一下。”他的手从对方的肩膀到大腿比划了一下,“也算扯平。”
郎锐冷笑:“那你也要有这个本事才行。”
黄少天不屑地哼了一声:“放心吧,你爷爷我别的没有,对付你的本事还是在的。不过嘛……”
他瞥了一眼郎锐,忽然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
“不过我现在改主意了。至于是什么,你要不要猜猜看?”
周泽楷下意识地伸手:“黄……”
黄少天却出手快如闪电,还未及郎锐有所反应,就一把拽过对方的右臂,干脆利索地折断了对方右手手腕。
郎锐痛苦的叫声在暗夜中格外凄厉。
黄少天开心地笑起来:“还没完哦。好不容易抓到你,不好好跟你玩玩怎么行。”
他俯下身,伸手慢慢掐住了对方的脖子。郎锐挣扎了一下,口中发出嗬嗬的声音。
黄少天越掐越紧,几乎要把对方脖子掐断。
……不对劲。
周泽楷皱眉。
对方的精神波动,完全不对劲。
他冲上去一把抱住黄少天:“黄少?”
黄少天松开手,转过头来看着他,眼底却没有任何焦距。
他拍了拍黄少天的脸:“黄少天?”
……没反应。
黄少天身下的郎锐动了一下,周泽楷刚要开枪,旁边一个黑影猛地扑了过来。
“喵嗷嗷嗷嗷!!!”
周泽楷颈侧一热,抱着黄少天一个受身动作,迅速在地上翻滚了几下。
等再站起身,通体乌黑的黑猫已经跳上郎锐的肩膀,一双绿眸宛如鬼火。暗夜中,死气沉沉的剑客正撑着刀站起,跟黑猫一起瞪大眼睛看着他们。
“看来真是不巧。”郎锐露出森白的牙,完全不顾还在汩汩流血的伤口,一步一步朝他们走过来,“你的搭档看起来似乎不太妙哦。”
……伤到这种地步,行动居然丝毫不受影响。简直像痛过第一下之后,就再也感受不到疼痛一样。
周泽楷低头看了一眼怀中陷入神游的黄少天。
“你是他什么人?恋人?向导?反应挺快,战斗力不错,体力也可以,但说到底,也只是向导而已。”
对方步法奇诡,几乎是瞬间就移到了他面前,一把揪住他的领子。
领口擦到刚刚被猫抓破的伤口,周泽楷皱了一下眉。
他看着对方的眼睛,试着动用了一下精神攻击,却被茫茫黑气挡了回来。
郎锐桀桀怪笑起来,肮脏的指甲在他脸上划过:“看来这次,胜利女神站在我这边。”
周泽楷扯了一下嘴角。
“不见得。”
伴随着一声低沉的虎啸,一只黄黑相间的巨虎忽然从身侧猛扑上来,一把把郎锐扑翻在地。
“两次偷袭,两次居然都能成功。”
张新杰冷静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看来喻文州给的资料说得没错啊,目标人物战斗力强闪避速度快,就是智力值真的不太高。”
周泽楷看向不远处慢慢走过来的两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韩文清跟张新杰一直埋伏在附近,周泽楷一路边打边退,两人早就做好出手的准备,待周泽楷带着黄少天退到安全区域,立刻强攻而上。
周泽楷把黄少天拉到街边,靠着路灯坐好。
“黄少?”
他捧着对方的脸又叫了一声。
路灯下,对方的脸色异常苍白,眼神完全迷离。
周泽楷握住他的手,几乎立刻穿越对方的精神屏障进入图景。
精神风暴如刀般刮过,企鹅刚踏上去就被吹得向前滚了两步。
……比之前还糟。或者说,跟之前的感知过载情况完全不同。
风暴之中夹杂着冰粒和雪花,视线之内一片白茫茫,几乎看不到地图的全景,脚下并非彻底的冰原,但在大地剧烈的晃动中,植被正在迅速枯萎,一片焦黄之中,甚至还窜起零星的火苗。
远处传来狮子撕心裂肺的吼叫,企鹅茫然地跟着叫了几声,声音却完全淹没在风中。
周泽楷操纵着它艰难前行,试图尽快跟对方的精神体会合。
声音来自密林深处,企鹅连滚带爬地穿越丛林刚刚接近,就险些被迎面倒下的树砸个正着。
……抓痕。
断裂的树干上密密麻麻都是兽爪的痕迹,有的甚至带了血,应该是被兽爪硬生生刨断。
周泽楷调转了一下精神体的视角,视线终于捕捉到对方的狮子。
正在暴走中的狮子。
金黄色的大型猛兽正不安地原地打转,眼底全是嗜血的鲜红,口中还在不断嘶吼。
周泽楷的心忍不住揪了起来。
不是感知过载,是狂化的先兆。
一般哨兵很少出现如此剧烈的精神波动,正常的安抚可能都不起作用。
周泽楷操纵着企鹅退了两步,正在思考如何接近,对面的狮子又低吼了一声,鼻翼翕动,朝着这边看过来。
周泽楷一惊,还未及反应,企鹅就被一把扑翻在地。
带血的狮爪按上它洁白的肚皮,留下一条触目惊心的血迹。
企鹅被扑了个天翻地覆头晕目眩,待睁开眼,狮子的脸猛地出现在咫尺之内,尖锐的牙齿似乎随时都要咬下来。
企鹅多年没跟其他精神体这么近距离地面对面,惊慌地叫了一声。
原本暴动中的狮子听到声音,动作忽然停了一下。
企鹅又颤巍巍地叫了一声。
狮子歪了一下头,仔细地看着爪下的东西,像是在思考,眼中的血色褪去一些。
企鹅小心翼翼地伸出前鳍,轻轻蹭了一下对方前爪的伤口。
狮子低吼了一声,却没动。
企鹅又壮着胆子蹭了一下。
前鳍拂过的地方,伤口慢慢愈合。
狮子发出一声长长的低吟,前爪轻轻松开。
企鹅张皇失措地挥舞着前鳍从对方爪底爬了出来,几乎立刻又要甩开短腿落荒而逃。
狮子却低头,鬃毛在它的脸上蹭了一下,然后伸出另一只受伤的前爪。
企鹅动作暂停了一下。
狮子又叫了一声,抬着爪子甩着尾巴,有点委屈地看着它。
企鹅愣了半天,环视了一圈正在燃烧着的丛林,又看了看面前瘦骨嶙峋的狮子,终于还是慢慢地,犹豫地,试探性地爬回去,轻轻碰了一下那只爪子。
狮子摇摇脑袋,轻轻舔了它一下。
企鹅摇晃两下,终于放弃似地低下头,钻到对方怀里。
赤色的天空中,雨点慢慢落了下来。

 

黄少天的情况并不算乐观。
虽然周泽楷成功拉回了他的神智,他的精神状态也并不稳定。
“滥用向导素的副作用。”
坐在前排副驾的张新杰面无表情。
“估计以后塔里会限制他的用量了。”
此刻他们正在回塔的路上,郎锐已经被韩文清成功制服,此刻正被施了催眠锁在后备箱里。
任务进行得算是顺利,但几人回去的路上还是难免有些忧心忡忡。
一方面是由于他们在制服对方之后拿对方作为诱饵等了很久,却也并没有等到对方向导的出现,而茂山城上方的黑气也在第二天一早莫名散去,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先把人带回塔里从长计议。
而另一方面,就是黄少天的情况。
由于之前对向导素的过度依赖,对方的精神和身体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而这次直面旧敌,精神波动之下,更是让这些累积的隐患全面爆发。
被成功唤醒之后黄少天的精神就一直低迷,一路睡睡醒醒地发着低烧,再没了往常的活力。
周泽楷坐在后排座位上,低头看着枕在自己膝盖上的那张毫无血色的脸。
苍白,瘦削,仿佛随时都会碎掉。随着车子的晃动,紧闭的双眼也跟着轻轻颤抖。
周泽楷伸手,想拂开对方额前的碎发,黄少天却忽然开口。
“喂,周泽楷。”
周泽楷的手停在半空。
“周泽楷,你说我是不是快死了?”
周泽楷拍了一下他的额头:“别胡说。”
黄少天闭着眼睛,稍微调整了一下动作,小声哼哼:“要是回去为了救命被迫跟个不熟的向导办理结合仪式,我还不如直接死了呢。”
“……”
周泽楷无语。
简直想当场啊呸呸呸百无禁忌。
黄少天像是低声笑了一下。
“不过想想我这么重要身价这么高,你说他们会不会直接把高等级的向导都放在我面前排成一排让我挑啊?就跟后宫选妃一样。如果那样,我倒勉强可以屈尊参与一下。”
周泽楷哼了一声:“想得美。”
能直接安排你一个能受得了你的就不错了。还选妃?做梦去吧。
黄少天又不安分地动了一下,改为仰躺在他的腿上,微微睁开眼看着他。
“喂,说真的,我要是真的准备奋起反抗偷跑私奔,你帮不帮我啊?”
周泽楷:“……”
黄少天伸手捏他下巴:“帮我呗?我平时对你这么好。比起别人,你肯定帮我的对不对?”
周泽楷无奈地看着他。
都说了,两个人跑那才叫私奔。
这个文盲。
周泽楷伸出手,捏了捏对方几乎没什么肉的脸颊,轻轻叹了口气。
“好。”
他说。
“我帮你。”

-TBC

07 May 2016
 
评论(19)
 
热度(351)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