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向哨】放弃治疗-9

本章有明确的韩张。

 

9
第二天继续上路的时候黄少天格外沉默。
一反常态一路安静地坐在副驾座上,手里握着昨晚那瓶没派上用场的向导素,歪着头看着外面的漫漫黄沙,偶尔闭目养神,连吃饭都没提起多大兴致。
周泽楷边开着车边不时瞄他一眼,生怕他又忽然出现精神波动。
所幸昨晚的治疗应该有点成效,对方除了一言不发这点颇有些诡异之外,其他都还算正常。而一直到傍晚他们顺利跟韩文清一组会合的时候,对方也终于恢复了平日里聒噪的本质。
“周泽楷,虽然你昨天帮了我我很感激,但是你他妈要是再继续跟我提让我穿裙子的事,我还是会对你照揍不误的。”
黄少天瞪着面前的女装,表情好似恶霸。
“而且张新杰你他妈居然也跟着起哄?你不是个正经人吗?”他骂完了周泽楷又转头骂张新杰。
张新杰淡定地点头:“我是。”
然后伸手拉了一下那条裙子的裙摆:“所以我买的是朴素的茶色系,长袖,大裙摆,不露,不显眼。假发也是褐色的,很低调。”
一旁的韩文清也点头:“挺合适。”
“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黄少天愤怒地拍桌,“你们他妈的都给我滚!”
张新杰叹气:“为了任务,你忍忍吧。总不能直接暴露了吧?”
黄少天不服气:“暴露又怎样?直接砍死他不就完了吗?费这么多功夫干嘛?”
韩文清摇头:“朗锐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目的,和背后的人。”
张新杰推过来几张纸:“这是我们今天一天掌握的材料。”
黄少天嫌弃地瞥了一眼桌上的纸。
“他在这一代出没已经有半个月,半个月里,共有七个人失踪。”
张新杰抬头看大家。
“也就是说,差不多每两天就有一个。这个比例,比我们之前掌握的要高得多。所以背后一定有什么原因。”
周泽楷认真地看着手上的材料。
张新杰继续:“三个本地人,四名旅客,二男五女。年龄都不满24岁。”
韩文清补充:“看上去没什么规律。”
周泽楷点头。
张新杰看他一眼:“而且,想必你们应该也感觉到了,这边很明显有……”
“黑魔法。”周泽楷抬头。
“对。”张新杰点点头,“三年前,他到底是怎么从死亡线上爬回来的,以及这些失踪的人,到底跟他背后的人有什么关系。这些都是我们这次要查清楚的。而最快的办法,就是活捉。”
张新杰拍拍黄少天的肩膀:“黄少,我们都知道你着急。但是这次只是阶段性的任务,我们只能按部就班。大不了等捉到人,严刑拷打都由你们来。还有……”
张新杰又环顾了一下,表情有些不自然:“还有就是,这次失踪的人里面,年轻貌美的女性比例明显更高一些,所以……”
黄少天挑眉:“所以,顺便拿我当诱饵试试?”
张新杰咳了一下,没否认。
黄少天哼了一声。
“啧,就看不上你们这些有话不直说遇事拐弯抹角的做法,你,叶修,还有喻文州,都一个德行。”他面带嫌弃地拎了一下面前的裙子,“就这破打扮你确定他能上钩?我说你这品味也太差了吧?老韩你也受得了?”
韩文清不耐烦地瞪他一眼:“少废话,快换。”
“换可以,我有条件。”
黄少天把裙子扔回远处,眼神挑衅地在众人脸上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周泽楷身上。
“下次任务,你穿短裙,配高跟。”

 

“我靠,张新杰这他妈什么破品味啊?这他妈这么难看的裙子腰上怎么还有鱼骨啊?”
黄少天走在街道中间,边别扭地整着裙腰边小声碎碎念。
“还有这什么破颜色啊?跟擦锅台的女仆一样,这幅德行确定会有人贩子上钩?闹呢吧?人贩子绝对连多看一眼都不会吧?等下次轮到你的时候我绝对挑个比这个好看的……哎我擦张新杰这到底什么破品味?他跟老韩这对审美奇葩到底谁拖累了谁啊?”
周泽楷走在一旁,忍不住抬手整了一下对方摇摇欲坠的假发。
“挺好。”
至少面目全非掩人耳目这一点还是做到了。
“挺好个屁!你是说他品味挺好还是说他跟韩文清破锅烂盖挺好?”黄少天不耐烦地吹着额前的假发。
周泽楷想了一下:“都挺好。”
至少相处融洽配合默契,一个战斗一个治疗,一个强攻一个战术,也算是哨兵和向导标准相处模式的范本。
“切,包办婚姻。”黄少天揪了一下裙角,“纯粹是因为精神契合度高,加上老韩战斗力强有利用价值,为了任务被高层强行绑定的。就算是事实证明老韩人好,张新杰头脑清醒,两人后来真的又有了感情,又有什么意思啊?”
周泽楷歪了一下头,不置可否。
韩文清跟张新杰的相处方式在他看来也没什么不好。
毕竟作为哨兵和向导,他们本来能有的选择就不多。能刚好碰上精神力匹配的人,也算是一种幸运。
或者,像是高层经常给他们洗脑的时候说的,是“命运”。
命中注定的伴侣,命中注定的搭档。
比起普通人寻寻觅觅终其一生都未必能遇到自己真正的soulmate,哨兵和向导在这方面就简单得多,精神契合度测试一下就能知道,合适的人,自然可以发展成伴侣。
这些年他也见过很多这样配合默契出生入死的搭档。即使一开始情感上有着短暂的磨合,久而久之,也会因为精神和身体不断地结合变成密不可分的伙伴。
毕竟,这就是属于他们的生存法则。
大多数的人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但是显然黄少天并不属于大多数。
“之前我跟你说过,早晚会等到那个跟自己契合的人。但是我后来发现,遇到百分百合适的人,这样的概率太低了。大家更多的时候,也都只是在一个大致合适的范围内进行选择而已。”
黄少天甩着裙摆,慢悠悠地向前走着,街灯昏黄的色彩照在他白皙的脸上。
两人此时正装作年轻情侣,沿着茂山城的街道漫无目的地转悠,暗中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夜色中,整个城镇上方都笼罩着一股不详的黑气,安静得有些诡异。
黄少天边自言自语边兀自笑起来:“就跟普通人没什么不同。只不过普通人看重的是外貌,性格,出身,背景,经济能力,门当户对。我们看重的是契合度而已。”
黄少天停下来,转过头看着周泽楷。
“挺讽刺的,不是吗?”
周泽楷也看着他,微微皱眉。
“所以啊,重要的其实从来都不是这里。”
黄少天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然后笑了一下,又指了指胸口。
“而是这里。”
他笑着看向周泽楷:“如果不曾为了某个人失去理智,就算一辈子都保持五感正常,也没什么意思。”
月光透过云层朦朦胧胧地透下来,泛着诡异的红色。
街道上只有偶尔经过的行色匆匆的路人,远处的酒馆隐隐约约传来欢笑的声音。
周泽楷穿着普通的制服,手上握着黄少天的军刀,手心稍微有些出汗。
这算是他们第一次正式作为搭档出行,平时即使是遇到同一个任务也往往是不同的分组。究竟能配合到什么程度,他心里并没有底。
按照任务的惯例,两人已经建立了暂时的精神连接,他此时能够清楚感受到对方每一个细微的精神波动。
比如提到“失去理智”的时候情绪明显的跳跃。
他转头看着对方假发下苍白的脸,忍不住张了张嘴:“你……”
你遇到过吗?
一个让你失去理智的人?
是为了那个人,才放弃健康,放弃被其他人治愈的机会?
黄少天却忽然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嘘……”
两人的距离忽然拉近,周泽楷能清楚地看到对方长长的睫毛,和睫毛下的阴影。
黄少天轻轻皱眉使了个眼神,周泽楷立刻明白。
他的五感不像黄少天一样敏锐,但此刻也能感受到原本死水般的空气中轻微的气息波动。
有人来。
而且,应该不是普通人。
周泽楷握紧手上的军刀,下意识地想确认一下别在腰间的枪。
黄少天脸上忽然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他松开捂住周泽楷的手,改为两手环住他的脖子。
周泽楷皱眉:“?”
“我忽然在想……”
黄少天挑衅地笑了一下,仰着脸忽然凑近,低哑的声音几乎刚刚出口就消失在晚风中。
“做戏做全套啊,要不你干脆就亲我一下?不是要假装情侣吗?接着假装啊?既然观众都来了,别让他们失望啊。”
周泽楷:“……”
这时候还有心思逗他,看来对方今天精神真是好得很。
周泽楷低头看着对方戏谑的表情,眨了眨眼。
黄少天像是在挑战他忍耐的极限,手指轻轻绕着周泽楷后脑的发梢,一脸无辜地又往前凑了一下,呼出的气息喷在他的嘴角,然后趁着他还在发呆,忽然尖着嗓子问了一句:“亲爱的,你刚刚不是说要吻我吗?”
眼里满满都是恶作剧得逞的笑意。
如同几年前,那个大声呼唤着朱丽叶,吃光他所有零食的少年。
周泽楷看着对方嘴角熟悉的弧度,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
“是。”
他说。
然后一手搂住对方的腰,低头亲了下去。

 

黄少天显然没料到他的反应,一开始像是被吓到,稍微挣扎了一下。
但也只是一下。
对方很快反客为主地搂住他的脖子,进一步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双唇跟他紧紧贴在一起。
周泽楷握着他腰的手收紧。
原本点到为止的接吻逐渐失控。
对方的唇舌炽热,灵活地撬开他的牙齿,跟他的舌尖交缠在一起,仿佛要把彼此吞下去。
两个人的呼吸都逐渐沉重起来。
失去理智。
周泽楷想。
在明知敌人正在靠近的情况下还在做着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这算不算,失去理智。
周围的气息波动逐渐明显,连周泽楷都能明显感觉到身后投射过来的目光。
但两人却丝毫没有分开的意思。
像是在赌气,在较劲,在比试究竟是谁会先放弃。
对方的大腿不规矩地蹭着他的身体,他也不甘示弱,伸手就往对方腰后按去,引得对方轻轻哼了一声。
最后率先放弃的,是黑暗中一直等着的人。
“哎呀呀呀,看来这里有一对可爱的小情侣啊。”
尖锐的声音突兀地在身后响起,声线刺耳,声调却平得没有任何起伏。
仿如机械。
周泽楷松开黄少天的嘴,两人迅速对视一眼。
伴随着这种僵尸般的声音,一只小型手雷忽然落在他们脚边。
周泽楷把黄少天的头压在怀里,迅速向后退了两步。
原本站着的地方轰地一声,被手雷轰出一个小坑。
杀伤力不强,看来只是为了快速剥削对手的战斗力。
身后风声一动,周泽楷手伸向腰间,摸出荒火头也没回就是两枪。
“喵嗷嗷嗷嗷!”
一只黑猫翻滚着跑向前方,消失在黑影里。
周泽楷皱眉。
精神体。
看来对方不光是剑客,还是个……哨兵?
周泽楷枪口指向黑猫消失的方向,面无表情。
“出来。”
对面暗巷中的人影晃了一下。
“哎呀呀,我还以为你也是剑客。”没有任何起伏的声线再次响起,伴随着一下一下,毫无生气的脚步声,“结果居然是用枪。”
黑暗中的剑客终于走出阴影,现出原形。
周泽楷看清对方的样子,稍微惊讶了一下。
对方身形不高,眼窝深邃,穿着打扮也跟资料图片没有任何不同。
只除了那张仿佛僵尸一般的脸。
朦胧的月光下,那张表情平板的脸呈现出诡异的青灰色,两眼之中,是沉沉的死气。
对方抬手又扔了一枚手雷,被周泽楷一枪轰飞。
炸起的火光之中,对方拔剑扑了上来:“为什么不拔刀?”
周泽楷护着黄少天节节后退,子弹砰砰地敲在对方的剑锋上。
对方却毫无退意。
“我最讨厌用这种军刀的人。”
对方又扔了几次小型的炸弹,被周泽楷一一避开。
对战中荒火的子弹很快耗尽,周泽楷飞起一脚踹向对方手腕,把怀里的黄少天换了只手,接着掏出碎霜。
对方手上的剑被踢飞了出去,但进攻丝毫未减退。
“既然你带着,为什么不拔出来?”
破空而来的拳风从脸颊掠过,周泽楷一枪轰中对方的肩膀。温热的血瞬间喷了出来,飞溅在他的脸上。
周泽楷皱眉。
是活人。
但是……活人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受了伤的剑客野兽般嚎叫了一声,脸上死气更甚。
“为什么不拔刀?”
他身体晃了一下,一拳砸向周泽楷的后背。
周泽楷闪避不及,牢牢护住黄少天,背心被砸个正着,感觉心肝脾肾都差点被砸错位。周泽楷闷哼一声,向前踉跄了几步。
郎锐强攻而上,一拳打飞了周泽楷手上的碎霜,右手顺势掐住他的脖子。
周泽楷几乎能闻到对方身上腐朽的气息。
对方的五指逐渐收紧,周泽楷呼吸困难脸色涨红,能感到肺里的空气迅速减少。
郎锐凑到他面前,裂开嘴角怪笑了起来:“怎么了?小白脸,拔刀啊?这样我就有理由杀死你了。为什么不拔?”
“呵。”
一直乖乖安静趴在周泽楷怀里的黄少天忽然冷笑了一声。
“你问他,为什么不拔刀?”
郎锐闻声神色一变,迅速一拳砸向黄少天的方向,却被周泽楷硬生生挡了一下,一击不成,立刻警惕地后退。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黄少天的出手像是比他的声音还快,几乎是在郎锐退出的第一步,就一刀扎进了他的大腿。
锋利的刀刃几乎穿骨而过,将他狠狠地钉在了地上。
黄少天握住刀柄压住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痛苦的表情,脸上露出嗜血的快意。
“当然是因为,刀是我的呀。”

 

-TBC

06 May 2016
 
评论(21)
 
热度(362)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