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向哨】放弃治疗-8

8
理论上来说,向导除了治疗之外,还可以开发其他方面的精神力,比如攻击,比如催眠。
周泽楷认真研究了很久毕业考试的事情,感觉到自己总有一天能用到,于是练习得格外用心,在这两项技能上的分数一直遥遥领先。
“所以你是预备万一不成功就直接催眠控制在场的哨兵给你通过?”
向导的精神控制力足够强大的话,可以暂时控制哨兵的思维,虽然不能安抚对方情绪,但也可以暂时造成哨兵精神恢复正常的错觉。对于一般向导来说,这种操作比单纯治疗难得多,一般只应用于哨兵狂化难以控制的时候,或者战斗中攻击对方哨兵。
“胆子够肥的啊你?这种行为是被禁止的吧?万一被发现不怕直接被抓起来?考官可都不是吃素的。”
黄少天躺在副驾驶座上,瞪着眼睛看着他。
夜色之中,车内一片昏暗,对方的面部轮廓模糊不清,只有眼睛闪闪发亮。

周泽楷摇摇头:“会多一项筹码。”
能混过去当然好,即使混不过去被发现,也可以多一条跟塔内高层的谈判筹码,说服对方把自己留下来。
“筹码?你是准备谈判?”对方仿佛在黑暗中笑了一下,“就你这样的,怎么跟人谈啊?话都说不明白。”
周泽楷躺在驾驶座上看着车顶:“练好了。”
黄少天沉默了几秒,然后像是忽然反应过来。
“哎?哎哎哎哎?练??”他好奇地撑起身体,兴奋地看着周泽楷,“练什么?谈判?我靠我靠别告诉我你还特地准备好了谈判演讲稿?背下来的那种?”
周泽楷:“……”
他一时有些庆幸,车里现在足够暗,对方应该看不到他窘迫发红的脸色。
黄少天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隔着手挡趴过来欢快地摇晃他的胳膊:“我靠我靠快快快快快背一段我听听!赶紧的!快背一段!我靠我简直太好奇了!我从来就没听你一口气说超过十个字儿!我靠早知道就不帮你了直接让你背演讲稿!”
周泽楷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把对方推回副驾座:“睡觉。”
黄少天还要再翻身而起,结果被周泽楷一把用毛毯捂住:“快睡!”
“我不!我靠靠靠靠除非你背一段我听听!要不我就不睡!”
周泽楷黑线:“早忘了。”
“啊呸呸呸呸你骗鬼呢!你脸上就写着你还记得呢!记得多少给我背多少!”
黄少天蹬着毯子又扑腾了半天,最后应该是闹够了,裹着毯子头一偏,嘴里还哼哼唧唧。
“哼,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想办法让你背出来……”
周泽楷哭笑不得。
对方又轻轻叹了口气,继续哼唧:“切,千方百计留下来,也不知道图什么……好多人跑都来不及……直接走了不是更好……”
周泽楷愣了一下,转头看向对方。
对方正闭着眼睛靠着车窗,一缕月光正从窗口照在他白皙的脸上,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层阴影。
周泽楷苦笑了一下。
……千方百计留下来,究竟是图什么?
最终也只是无声地叹息。
“睡吧。”

 

周泽楷一向对自己的适应能力跟睡眠质量很有信心。哪怕不怎么经常经历这种野外的环境,他也不觉得自己会在入睡方面有什么问题。
但显然这一次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半天之后,他依然躺在驾驶座上,盯着黑黝黝的车顶发呆。
可能是因为旁边还躺着个黄少天。
也可能,是因为黄少天睡得并不安稳。
对方像是陷入了噩梦,一直翻来覆去地动着,毯子掉了好几次,人却一直没清醒,周泽楷伸手替他拉了几次之后终于感觉出不对劲。
即使是他,此刻也能感受到明显的精神波动气息。
周泽楷皱了一下眉,翻身坐起。
“黄少?”
他摇了摇黄少天的肩膀。
“黄少天?”
月光下,对方的眉紧紧皱起,却并没有丝毫醒来的意思。
周泽楷的心凉了半截。
神游。
对方居然在这种情况下毫无征兆地陷入神游的状态。
周泽楷迅速掏出口袋中备用的向导素,翻到副驾座,干脆利索地挽起对方的袖子。
月光下露出手臂大片的皮肤,白得几近透明。凸出的血管狰狞地盘踞在上面,几乎随时要破裂而出。
……太瘦了。
周泽楷皱眉。
向导素的副作用会随着使用次数的增加逐渐严重,不断侵蚀着哨兵的身体。
对方的身体,现在明显不在健康的范围。
周泽楷握着对方的手腕,手指有着轻微的颤抖。
……不行,即使只有一线希望,他也要试试。
试试其他的可能。
周泽楷把向导素放到仪表盘上,调整了一下座椅的角度,然后双手紧握住黄少天冰凉的手,抵住对方的额头。
……再怎么说他也是个向导,他必须试试。
周泽楷集中精力,努力地感受着对方的精神图景,并召唤着精神体。
一切的流程对他来说并不陌生。毕竟这世界上如果只有一个人的精神图景是他熟悉的,那个人就是黄少天。
企鹅顺利地沿着熟悉的缺口通过了对方的屏障。
然后踏上图景的一瞬间就险些因为没有准备摔一跤。
……冰原。
周泽楷皱眉。
对方的精神图景,此刻居然是一片冰原。
他操纵着精神体环视了一下,比起上次来说,对方的精神无疑进一步恶化了。连森林都不复存在,眼目所及之处,全部都是茫茫的冰原,与不断拔地而起,又迅速崩塌的冰川。整片大地都在剧烈地晃动,脚下的冰随时都要断裂。
头顶的阴云咄咄逼人,似乎随时都要压下来。除了风声,整个图景死寂般再无任何声息,像是随时会堕入永夜。
“因为没用。”
他忽然想起对方说过的话。
“一般能力的向导对我来说没有任何作用,厉害一点的也就那么回事,又不能一劳永逸。”
损坏到这种程度,普通能力的向导根本无法对图景进行复原。即便是暂时稳定图景唤回对方的神智,也很快会再次恶化。
周泽楷试着让企鹅活动了一下,收效甚微。脚下的冰稍微融化了一下,接着又恢复原状。
周泽楷发狠地催动着精神体活动,图景终于稍微稳定了下来,冰裂逐渐停止,冰川也慢慢安静了下来。
但是依然不够。
至少要恢复出大片的绿地,才能唤回对方的神智。
哨兵的神游大部分的是由于精神图景恶化,生命力减退,导致整个精神世界不稳定。向导的精神体介入可以暂时维护对方精神世界的生命气息,而一旦整个图景失去生命气息,哨兵的精神就会陷入永夜,地图也会彻底变成荒废的“井”,再无清醒的可能。
……不,还有办法。
周泽楷操纵着企鹅在冰原上滑行。
只要找到了对方的精神体,就还有恢复的可能。
精神体是整个精神世界最活跃的生命。哨兵的精神体更是整个精神世界的投射,跟对方的精神直接相连。只要能安抚唤醒对方的精神体,就有可能恢复精神图景。
向导素的原理,就是强行刺激催醒对方的精神体。
企鹅飞快地掠过脚下的冰面,脚步的声音几乎淹没在呼啸的风中。几下转角之后,终于在一座坍塌了半边的冰山背后看到了熟悉的金黄色。
是对方的狮子。
周泽楷刚刚松了一口气,就忍不住又揪心起来。
……太弱了。
像对方的身体一样,对方的精神体仿佛也在这些年迅速地衰弱了下去。
骨瘦如柴,神情委顿,闭着眼睛颤抖着趴在冰川中间,毫无原本的威风,甚至都要看不出狮子的样子。
企鹅摇摇晃晃悄无声息地走过去,轻轻地偎依在狮子身边。
狮子像是没发现企鹅的存在,无精打采地甩了一下尾巴。
企鹅往狮子身上靠了靠,伸出鳍轻轻碰了一下对方的皮毛。
狮子闭着眼晃了一下脑袋,依然没反应。
企鹅胆子大了起来,一下一下抚摸起对方的背脊。
摩擦之下,对方原本冰凉的皮毛慢慢开始有了热气,原本断断续续微弱的呼吸开始变得绵长而均匀。
有用。
企鹅又把身体贴上对方的肚子,打着滚蹭了起来。
打盹中的狮子大概被顺了毛心情不错,尾巴一下一下地甩着,轻轻打起了呼噜。
随着狮子的身体逐渐温暖,脚下的地也逐渐泛出绿色。
然后如同燎原的星火,绿意沿着狮子的身下缓慢地扩散开,先是草地,之后是草本,灌木,矮树,郁郁葱葱,连成一片。
身后的冰川轰然倒塌,变作潺潺溪流,沿着绿意盎然的草坪流过。
周泽楷终于松了一口气。
一向没什么用的企鹅此刻也受到了鼓励,又壮着胆子挪了一下,刚要去摸对方的鬃毛,狮子却忽然动了动鼻子,眼皮稍微抬了一下。
企鹅愣了一下,然后再一次,条件反射地,转身跑了。

 

“唔……”
昏睡中的黄少天皱了一下眉,然后慢慢地睁开眼睛。
月光下,对方的眼神逐渐从迷茫变得清明。
“……周泽楷?”
对方躺在他的身下,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眨了眨眼,仿佛有些惊讶。
周泽楷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彻底放下,慢慢松开了对方的手。
黄少天却像是还没搞清楚情况,抬起手抚上他的脸:“怎么了?”
周泽楷又伸手握住对方放在脸颊的手。
温的。
这一次,终于是温的。
“周泽楷?”黄少天皱眉,双手捧住他的脸,“你没事吧?刚怎么了?你怎么这个表情?我刚才是不是又……”
周泽楷摇摇头。
“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别装哑巴!”
周泽楷听着对方中气十足的声音,一瞬间像是失去了全身的力气,慢慢俯下身去,轻轻趴在对方肩头,继续摇头。
“没事。”
他无法告诉对方,自己此刻的庆幸。
正如他无法说出,自己刚刚的恐慌。
如同要淹没他五感的恐慌。
如果……如果对方不能醒来……
周泽楷闭上眼睛。
黄少天像是僵了一下,手放在他的肩膀,不确定地叫了一声:“周泽楷?”
周泽楷感受着对方清晰的呼吸,缓缓松了口气。
“没事。”
声音带着颤抖,像是说给对方,也像是说给自己。
“没事了。”

 

-TBC

06 May 2016
 
评论(26)
 
热度(368)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