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向哨】放弃治疗-7

7
“啧,这什么先乔装接近再攻击的馊主意肯定是喻文州跟叶修一块儿出的。虽然我对自己的演技有着充分的信心,也还是要鄙视他们这种鬼鬼祟祟的风格。”黄少天走出会议室就撇嘴,“一根肠子三百道弯,跟他们说话简直心累。”
身后的张新杰扶了一下眼镜:“也没什么不好。战术还是很重要的。毕竟还是要查出幕后帮助他改造身体的人。”
“哼。”
黄少天难得地没做评价,但是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些不服气,眼底的阴郁一闪而过。
周泽楷感受到他明显的精神波动,皱了皱眉。
还没等他开口,旁边的韩文清已经看过来,干脆地指示:“注射向导素。”
张新杰闻言毫不犹豫,走上前拉过黄少天的胳膊,挽起袖子,找准血管,掏出向导素,手起针落。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一个训练有素的,专业的向导。
黄少天没有丝毫反抗,只在针刺入皮肤的瞬间皱了一下眉。
周泽楷的手动了动,最终还是放回了原处。
向导素迅速被推进血液,走廊苍白的灯光的照射下,针管下的皮肤白得近乎透明,交错的青色血管几乎随时要迸裂而出。
张新杰拔出针管后又熟练地替他止血。
“谢了。”黄少天脸色稍微正常了些,抬手拍了一下张新杰的肩膀,“这好像是第三次麻烦你了。”
一旁的韩文清皱眉:“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黄少天笑了一下:“我知道。不过总会有办法的。”然后抓了抓头发,“咱们是明天出发?分组行动的话要塔下集合吗?是不是要好好收拾一下东西?你们要带的东西多吗?”
韩文清大概看穿他岔开话题的意图,摇了摇头:“随便你。到时别影响任务就好。”
然后带着张新杰先行离开。
黄少天一直紧绷着的肩膀轻微地垮了一下,他转过头来看着周泽楷,扯起嘴角:“怎么?吓到了?”
周泽楷摇头。
黄少天低头把袖子放回手腕处:“没事,习惯就好啦。我劝你这次多带点向导素,我看叶修今天的意思是喻文州他们还留了后手,估计一时半会不会跟我们会合,张新杰到时候忙着看着老韩估计也顾不上我。这次只能靠你啦。只要看见我不正常,不用客气,上来摁着我先来一针就行。保证事后不揍你。”
周泽楷皱眉:“为什么……”
为什么不选择治疗?
向导素这种东西一般只是救急用的,适用于哨兵忽然出现精神波动而周围又没有合适向导的时候,能够迅速把哨兵从神游中拉回,见效快,但往往时效短,副作用也大,对身体损耗严重,跟饮鸩止渴没什么两样。出于健康的考虑,一般情况下哨兵还是会优先选择向导的精神治疗,除非格外注重个人隐私,从不肯对外开放精神屏障。
而黄少天显然不属于这种人。
“因为没用。”
对方仔细地扣着袖口的扣子,并没有抬头看他。
“一般能力的向导对我来说没有任何作用,厉害一点的也就那么回事,又不能一劳永逸,接触多了还要防着上面那些大佬们忽然脑子抽风硬要把我跟其中一个绑定。还不如像这样直接来一针,干脆利索一了百了。”
对方神色舒缓语气平静,像是在陈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周泽楷看着对方睫毛下淡淡的阴影和稍微凹陷下去的脸颊,不由有些烦躁。
“结合才一了百了。”
唯有找到精神契合的人正式结合,才能稳定地维持他的精神状态,恢复他的健康,顺便断了高层的念想。
“切,那我岂不还是顺了他们的意。”黄少天撇嘴,“我才不呢。精神契合又不见得别的地方契合。我的命是我自己的,偏不想跟别人绑在一起。”
周泽楷叹气。
“他们不会答应。”
如果找不到足够契合的对象,高层应该会退而求其次,直接指派现有向导中跟对方相对契合的人。
因为他们太清楚黄少天作为一名哨兵的价值。
“那我想办法变成跟叶修一样的黑暗哨兵总行了吧?”黄少天扬起头看他,眼角微微上挑,“再说了,不答应就不答应呗,我做事什么时候管过别人了?答不答应关我屁事?大不了我就私奔呗。”
周泽楷看着对方漫不经心的表情,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黄少天笑嘻嘻地凑上来:“哎哎哎哎说实话,就咱俩的交情,要真有那一天,你会不会帮我?会的吧?会帮我吧?”
周泽楷摇头。
黄少天扑过来捏他脸:“我靠靠靠靠靠!居然拒绝得这么干脆!我帮你那么多你居然都不帮我一次!没义气!我算是看错你了!”
周泽楷无奈地拉住他的手腕。
“两个人跑,才叫私奔。”
黄少天:“……”
周泽楷乘胜追击:“文盲。”

 

“周泽楷我觉得咱俩的友情马上就要走到尽头了,现在立刻马上,下车老子跟你单挑!”
前往茂山城的路上,黄少天坐在越野车副驾大喊大叫。
周泽楷沉默地握着方向盘,目不斜视地看着前面的路。
黄少天不屈不挠:“什么叫穿裙子?!凭什么你们都好好地打扮成路过旅游的老子就要穿裙子?!啊?!老子浑身上下哪个地方像女的?!”
周泽楷猛地踩了一脚油门,车子跟着剧烈地晃了一下:“他认识你。”
黄少天握着窗上的把手:“我靠你他妈开慢点!又不是赶着投胎!”他转头看一眼窗外的漫漫黄沙,小声嘀咕,“……认识又怎样?大不了老子直接上去砍死他!”
周泽楷皱眉:“危险。”
他看了一眼外面的夕阳,又低头看了一眼导航,距离目标区域还有差不多一半的路程,他们需要在明天傍晚之前赶到茂山城外的酒馆跟韩文清他们会合。
根据资料,郎锐这次再次出现,出没的地点都跟人口失踪有关。
失踪的人有男有女,有本地居民,也有路过的旅客,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全是武力值不高的年轻人。
他们预备装扮成无辜的游客,尽量把对方引出来,而韩文清一组则会取近道提前到达,预先关注镇上符合条件的目标。
具体细节已经在出发前又核对一遍,基本没什么问题,只除了他们这边有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两年前,黄少天是跟对方正面交锋过的。
就算对方记性再差,估计也不会这么轻易忘记差点把自己砍死的仇人的样子。除非当初伤的不是胸口而是脑子。
“妈的,叶修那个混蛋明知道这个情况还说要乔装,乔他妹的装啊?直接砍人不好吗?有必要这么多此一举吗?这得装成啥样才能不被认出来啊?”
黄少天坐上车就开始碎碎念,一直念了一路。
“啊?你说啊?这得穿什么才能不被对方认出来?!”黄少天自言自语够了,开始骚扰身边唯一一个活人。
周泽楷思考了一路,这时候终于忍不住接话:“……裙子?”
扮女装,总不会被认出来了吧?
黄少天对这个提议的反应是恼羞成怒骂完了他,稍微安静了几秒,忽然又开始嘿嘿嘿嘿坏笑。
周泽楷斜眼瞄了他一下,瞬间有点不详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对方就凑过来,笑嘻嘻地挠他下巴:“哎?要不这样?你穿裙子,我戴假发扮成你爸爸?”
“不。”周泽楷瞥他一眼,摇头,“除非妹妹。”
黄少天不服:“我靠周泽楷你找死!老子说什么也比你大好吧?!凭什么我是妹妹?要是也应该是姐姐!”
周泽楷点头:“也可以。”
“你他妈去死!下车!单挑!”
黄少天终于成功暴走。

 

一心两用边开车边闹的下场就是天色黑下来的时候两人还没赶到可以留宿的城镇,于是只能荒郊野外地在车上凑合一晚。
“也挺好,天苍苍野茫茫,一树梨花压海棠。”
黄少天一边胡言乱语一边把副驾的座椅放平,惬意地躺了上去。
塔里的车子都经过改造,除了防弹防爆设备精良之外,座椅和后备箱也都改良提升过,以满足任务时各种野外生存的需求。
周泽楷把车子停好,然后打开车门去后备箱拿毛毯。
车子停在一片荒漠之上,夜风微凉,轻轻吹起满地的黄沙,夜空中掠过薄薄的云层,明亮的月光透过云层照在地上,把他的影子拉长。
周泽楷眯起眼睛,不自觉地看向茂山城的方向。
地平线的尽头是连绵的群山,茂山城就在群山脚下。夜色之下,山脉影影绰绰,山顶积聚着浓云,居然有一丝阴郁的气息。
“啧啧啧,有黑气啊。”黄少天的声音忽然从身后冒了出来,“哎呀呀呀,看来这次对手还有个魔法系的?黑魔法?看情况这次不是很妙啊!”
对方手搭凉棚远眺,脸上却全是兴奋的表情。
周泽楷无奈地摇摇头,拉开后备箱把毯子抱了出来。
黄少天也凑过来,在装食物的袋子里翻来翻去。
周泽楷把毯子扔进车里,顺手把车后座包里的巧克力和鱼干拿出来递给他。
黄少天正拆了一包压缩饼干饼干皱着眉叼在嘴里,看见他的东西立刻欢天喜地地抛弃了手上的饼干。
“我就知道你肯定又私藏了好吃的!哎哟,居然有鱼干!”
黄少天喜滋滋地拆开鱼干,咔哧咔哧啃了半包。
周泽楷又给他递了一瓶水,撇嘴:“不长肉。”
本身消耗就大,爱吃的东西又没有脂肪高的,瘦成这样也不是没理由。
黄少天接过水咕咚咕咚喝了几口。
“不长肉怎么啦?我这叫健美好吧?看,骨头里面全是肉!”黄少天秀了一下他的肱二头肌。
周泽楷靠在车门上,嗤之以鼻:“林妹妹。”
“我靠靠靠靠靠!周泽楷你又来劲了是吧?不揍你你是不是难受?你等我先吃完东西的!”
黄少天愤愤不平地拆开巧克力。
“哼,过河拆桥,忘恩负义,居然这么说你前辈,你还想不想混了你?啊?也不想想当初如果不是因为有我卓越的演技,你能顺利通过毕业考试?”
周泽楷沉默了一下。
所以,当初他会出现在那里,确实不是巧合。
周泽楷看着他,笃定地点头:“能。”
无论如何,他都会通过。
他必须通过。
“哎?”黄少天叼着巧克力挑眉,“哎哎哎哎哎?看起来你胸有成竹啊?来来来来来,分享一下!你准备怎么通过?”
周泽楷拿过对方手里的水,淡定地喝了一口。
“催眠。”

 

-TBC

05 May 2016
 
评论(11)
 
热度(368)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