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向哨】放弃治疗-6

真的就是我流哨向= =各种奇怪的二设大家就当作扯淡随便看看吧……

以及感谢所有负责反派担当的野图BOSS!【喂

 

 

6
“谁?!郎锐?!”
黄少天瞪大眼睛翻着面前的文件,声音比平时提升了能有二十个百分点。
“对,刀锋剑客,郎锐。”叶修坐在会议室的首席,慢条斯理地给大家讲解着这次的任务目标,“失踪了三年,最近被发现出现在茂山城一代。”
周泽楷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黄少天,对方的表情难得地有些阴郁。
叶修继续讲着任务目标的背景:“目前身上背着三起命案,十起以上的劫案,原本应该三年前死在列屏群山,却被同伴救走,应该进行了身体改造,武力值比之前又有了提升。”
跟叶修同属于哨兵前辈的韩文清双手交握在胸前,思考了一下,简单评价道:“不好对付。”
“所以才会把各位都叫来。”叶修的表情跟平日里一样似笑非笑,“这家伙剑术拳法全精通,闪避速度又快,只能远近配合,强攻。”
叶修停了一下,扫了一眼在座的四个人,继续说:“老韩和新杰就不用说了,配合一直没什么问题,正适合近距离攻击。少天也有过跟对方的交锋经验,这次任务以你为主。至于小周,反正黄少天你有没有向导都一样,我们正好需要一个可以辅助攻击型的向导,以备不时之需。”
黄少天忽然问了一句:“喻文州呢?”
叶修笑了一下:“他有其他安排,这次不方便参加。不过计划已经替你们提前做好了,你们看一下?”
向导这边的张新杰沉吟了一下,问:“追杀?活捉?还是要查出背后的集团?”
“还用说吗?”黄少天冷笑一声,面无表情地把文件扔在桌子上,“当然是宰了他。”
众人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他眼神平静地在众人脸上扫过。
“你们不上,我自己来也行。”
叶修想说什么,却被黄少天抢先一步。
“告诉喻文州,不管他来不来,我都会替他留一刀。”

 

周泽楷第一次知道郎锐这个名字,是在新一年的集训开始后不久。
第一堂精神攻击课上,已经在假期做好充分预习准备的周泽楷带着魏琛借给他的书早早到了教室,结果却并没有在课堂上见到对方。
走上讲台的,是一个看上去跟他们差不多大,带着微笑的年轻人。
喻文州。
如果一开始不知道他是谁,在对方后来演示精神向导攻击方法的时候,看到那只猫头鹰,周泽楷大概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魏老师因为一些个人的原因,今后可能不能再给大家上课了。后面的课程会由我跟大家一起完成。”
周泽楷看着对方跟年龄不符的平静表情,又看看手上的书,心里转过许多疑问。
最终下课的时候他还是抱着课本,鼓起勇气走到那位年轻的导师面前:“魏老师他……”
喻文州毫无架子,很亲切地朝他笑:“怎么了?”
周泽楷想了想,说:“想把书还他。”
喻文州的笑容里带了点无奈:“那我恐怕你只能自己先好好保存了。”
周泽楷有些惊讶。
“魏老师他,已经退役了。”
喻文州苦笑。
“任务时重伤,已经不能继续为塔里服务了。”
周泽楷愣住。
作为专业的向导导师,魏琛在实战中的经验也异常丰富,尤其擅长边执行任务边对服役期的新人进行指导。
而新一期结业的哨兵和向导几乎刚刚进入主塔就接到了任务,其中一组正是刀锋剑客郎锐和他的魔法师搭档。
是个S级难度的任务,魏琛和方世镜根据线索制定好策略,带着喻文州黄少天这组新人前往列屏群山。任务一开始进行得很顺利,黄少天的战斗力在首次战役中发挥得异常出色,在喻文州的配合下,踩着剑影步打得同是剑客的对手无力招架。
原本已经把对方逼进了绝路,却没想到一向直来直去不讲究战术,本该弹尽粮绝的拳法家加剑客居然藏了两根雷管在腰间,在最后一刻扔了出来。
身为向导的喻文州闪避不及,黄少天抢上去营救,后背却露出破绽,后心几乎直对上郎锐暴走的剑尖。
关键时刻,魏琛挡在了黄少天身前扛下了那一击,黄少天抓住时机一个回身直接砍中对方胸口。
本该是一击毙命的伤口,结果还未等他上前查看尸体,对方的搭档却忽然出现将人劫走。
魏琛伤势过重,送去医院之后半个月才清醒过来。
然而即使醒来,也已经丧失了作战能力。
原本就已经是超期服役的身体,加上从肩头直到腿根的伤口,即使回到塔里,也不能继续在一线执行任务了。
魏琛在病床上沉默了三天,然后笑着摸了摸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头:“那以后塔里的任务可就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啦,可千万别给我和老方丢人。”
之后又开始滔滔不绝地数落黄少天的毛躁和喻文州的行动慢半拍,把原本伤感的气氛搞得一点都不剩。
然后等到黄少天和喻文州再一次去探望他的时候,医院早就人去楼空。
“连退役手续都悄悄办好了,连方老师都不知道。”喻文州苦笑,“走得一干二净,一句话都没留。非常像魏老师的作风。”
周泽楷脱口而出:“黄少天前辈他……”
喻文州表情有点惊讶:“嗯?”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还是红着脸问:“他后来好吗?”
喻文州苦笑着摇摇头:“嫌我拖后腿跟我冷战了快一个月,最近刚刚恢复正常。”
周泽楷:“……”
“所以,为了不再拖后腿,我可要加倍努力才行。”对方朝他露出温和的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加油。”
“嗯。”周泽楷认真点头,“向前辈问好。”
喻文州也没多问,笑着说:“好。”
周泽楷跟喻文州道别,收拾好东西去了图书室。
他依然每天傍晚都坐在图书室旁的阳台上,静静地看着脚下的松柏,和远处的湖泊。
偶尔会有乍起的风,吹得手上的书页哗哗作响。
周泽楷把鱼干和面包放在对面的垫子上,想等对方出现的时候交给对方。
然后跟他说,别难过呀,我每天都带你爱吃的东西给你。
不要难过,好不好。
周泽楷蜷起膝盖,安静地看着对面空无一人的垫子。
两年里,他的成绩越来越好,对面的鱼干换了一包又一包。
对方却再也没来过。

 

两人的再一次见面是在两年后,周泽楷最终结业考试的时候。
已经顺利通过了前面所有的测试,只剩下最后最不擅长的治疗,周泽楷还是有些紧张。
两年来他在哨兵面前已经适应了很多,不至于像最一开始那样手足无措。偶尔发挥超常的时候还能顺利通过对方的精神屏障。
但也仅止于此。
他的精神向导存在感依然薄弱,治愈效果有限,至今没遇到足以适应他的哨兵。
如果不是因为向导实在稀缺,再加上他其他方面表现优异,估计他早就被淘汰了。
现在,最终的考验来了。
周泽楷站在测试间门口,深吸一口气。
对此他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包括,一旦治疗失败之后应该用何种方式确保自己留下来。
他必须留下来。
周泽楷最后在脑中推演了一遍几套方案,然后手指稳健地推开测试间的门,不带一丝颤抖。
房间里的金发青年抬起头,朝他露出一个标准的公式化的笑容。
周泽楷愣住。
按照规定,最后一项的测试会有两名测试官,一名是作为被治疗对象的哨兵,另一名则是在一旁观察辅助的向导。
两人都由有经验的在役成员担任,并分别根据被测对象的表现给分。
为了公平起见,被测试的向导在测试之前无法得知自己的考官是谁。
所以周泽楷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黄少天。
周泽楷握紧手指,然后又缓缓松开。
他关好门,走到房间中央,平静地喊了一声:“前辈。”
“嗯。”对方也一脸平静,理所当然地点了下头,翻了翻手上的档案,“学号0317,周泽楷?”
周泽楷点头:“是。”
对方挥挥手:“长得挺好看啊。坐吧。”
周泽楷无语了一下,依照对方的指令坐到桌前。
另一名测试官朝他笑了笑,安慰他:“没事,不用紧张的,像平时一样就好。”
首席向导,苏沐橙。
周泽楷礼貌地点头:“好。”
“准备好了吗?好了是吧?那就开始吧。”桌后的黄少天把档案扔到一边,朝他伸出手。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握住对方的手指。
触感冰凉,带着薄茧。
周泽楷的手掌微微有些出汗。
对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手指不着痕迹地在他手心挠了一下。
周泽楷眼睛微微瞪大。
对方眨眨眼,一脸无辜:“怎么了?开始啊。”
周泽楷差点就不顾形象地当场翻个白眼,紧张的情绪倒是去了大半。
他拉着对方的手,闭上眼睛,集中精神,开始召唤起精神体。
对于他这个治疗上彻底的菜鸟来说,如果说有哪个人的精神屏障和精神图景对他来说最熟悉,那毫无疑问会是黄少天。
企鹅几乎是驾轻就熟地突破了对方几乎已经撤得差不多的防线,却在看到对方精神世界的瞬间愣住。
记忆中春暖花开的草原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荒废的森林,和森林尽头拔地而起的冰川。
周泽楷的精神体沿着森林坑坑洼洼的道路小心翼翼地穿行,努力将经过的地面恢复原状。
很难,并且很慢。
他本身治疗能力就一般,对方的精神损坏情况又相当严重。
……这两年,对方都经历了什么?
周泽楷皱眉。
一直寂静的森林深处忽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周泽楷知道,大概是对方的狮子又感受到了有人入侵。
企鹅调转了一下视角,只看到金黄的尾巴一闪而过。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刚要操纵着企鹅追上去,脚下的路面却忽然震了一下,下一秒,图景锁闭,他又被推到了精神屏障之外。
测试结束。
“还行。”黄少天睁开眼,松开他的手,“意识不错,反应也快,就是存在感差点,关键时刻也能勉强用一用。念在你长这么好看的份上,我决定勉强给你个及格。”
苏沐橙点头:“嗯,毕竟面对的是你嘛,表现差一点也情有可原。”
黄少天不满:“喂喂喂喂苏沐橙你什么意思!你这是当着后辈的面嫌弃我难伺候?”
苏沐橙嘻嘻笑了一下:“没有,嫌你烦而已。”
“我靠靠靠靠靠!”黄少天翘着二郎腿敲桌,“老子百忙之中抽空来帮你们做测试,你就这么对我?还有良心没有?你是不是跟叶修呆在一起时间长了心肠也变黑了?”
苏沐橙撇嘴:“我又没求你,是你自己要来。”
“我靠做人要讲良心的啊苏大美人!要不是看着你们人手短缺你以为我想自找麻烦?我是那么无聊的人吗?是吗?”
“……”
周泽楷沉默地看着两人的互动,心思还停留在对方的突然出现,以及明显恶化的精神图景上。
苏沐橙已经不客气地朝黄少天做了个鬼脸,然后转过脸来露出标准的微笑:“恭喜你啦周同学,测试通过了!很快你就是我们的一员啦,很期待跟你的合作。”
周泽楷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旁边依然满脸写着“同学你好初次见面我跟你不熟”的黄少天,最终平静地点头:“谢谢前辈。”

 

-TBC

 

 

【出差在外没电脑,后面几天都先放了存稿,早6:00跟晚6:00掉落,下一更在晚6点。有什么bug大家可以提一下我8号回来一起改!MUA!

05 May 2016
 
评论(15)
 
热度(353)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