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向哨】放弃治疗-5

5.
“我靠周泽楷你他妈再敢叫我林妹妹信不信我现在立刻马上跟你翻脸?!”黄少天拍桌。
桌子上的档案袋跟着抖了三抖,旁边一摞小山一样堆积在一起的文件晃晃悠悠地歪了一下。
周泽楷连忙放下水杯,伸手抢救了一下那堆险些歪倒的文件,一脸无辜地看着对方:“你也叫我朱丽叶。”
一对一,扯平。
“我靠那他妈能一样吗!”黄少天一把抢走周泽楷面前的水杯,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朱丽叶好歹也是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行动派勇敢少女好吗!林妹妹那么迎风流泪的娇弱性格跟我到底哪里像啦?!”
周泽楷瞥了一眼对方露在袖子外面的一截手臂:“身材。”
黄少天瞪眼:“啥?!”
周泽楷正直地对上对方的眼睛:“又瘦了。”
从毕业之后,每次见到对方,对方仿佛都在消瘦。
“我靠周泽楷你他妈不想混了是吧!最近胆子挺肥啊?自从毕业了以后就很嚣张啊?上次出完任务没教训你你还来劲了是吧?”黄少天咚地一下把饮料罐拍在桌子上,迅速把袖子扯下盖到手背,“老子这叫精壮好吧?!你信不信我再瘦十斤也能一口气揍你八个?”
周泽楷上下打量了对方一下,挑眉:“不信。”
黄少天彻底掀桌:“我靠靠靠靠靠靠周泽楷反了你了啊这是!妈的我感到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挑战!没得抢救没得商量!友情的小船已经彻底翻了!来来来来我们操场PKPKPKPK!我让你三个回合免得你回头输了又说我仗着体质欺负你!”
然而还没等周泽楷应战,他俩手腕上的通讯器就同时响了起来。
黄少天扫了一眼,撇了撇嘴:“啧,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节骨眼又有任务。”
周泽楷也看了一眼通讯器,皱了皱眉。
一般情况下,塔里很少会动用通讯器同时召唤向导和哨兵。
看来这次不是普通任务。
周泽楷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然后拎起笔和本起身:“走吧,会议室。”
黄少天慢悠悠地伸了个懒腰:“哎呀,这破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没任务就无聊,有任务就烦。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混到退休回家养老啊?”
周泽楷拉开门回头看他:“先结婚?”
理论上来说,除非彻底丧失战斗能力失去利用价值,否则只有正式跟向导结合后的哨兵才会具备退役资格。
为了方便控制,防止背叛。
因为所有的向导都在入塔的时候就被强制提交了自己的向导素,向导素的信息与向导本人紧密相连,如同一个没有范围限制的GPS,如有必要,塔可以依靠它随时追踪向导的下落。而控制了向导,也就自然可以控制跟他绑定的哨兵。
非常残酷而又功利的理由。
毕竟对塔来说,哨兵的存在就像是一颗会随时引爆的炸弹,让人想要利用却又心怀忌惮。唯有将这颗炸弹牢牢地掌控在手心,上好保险,才能真正放心。
而像黄少天这种能力强大天赋突出的哨兵,就更会是塔内高层重点监控的对象。
“切,才不要。”黄少天拎着外套跟上,“本来就够没人身自由了,出任务的时候靠精神连接就够了,我才不会那么傻逼兮兮地一早就把自己跟个向导绑定在一起呢。万一不小心变成叶修那个半死不活的德行多悲催啊。”
背后说领导坏话,被听到又够写检查的了。
周泽楷站在门口叹气,等对方走出来之后关上了档案室的门。
黄少天趁他弯腰锁门的时候伸手撸了一把他的头发:“你呢?就准备一直蹲在档案室里独守空闺?多没意思啊。这么稀缺的资源,组织上就没把你强行配对?”
周泽楷无奈地摇了摇头:“你知道的。”
他锁好门,跟对方并肩朝着会议室走去。

 

黄少天跟他都知道,自己之所以一直没有被逼婚的困扰,倒不是他拼死不从或者组织上不想,主要原因还是他的能力问题。
自从被少年单独指导过之后,周泽楷对精神力的控制像是忽然开了窍,共感跟催眠的能力都已经有了明显的进步。虽然精神攻击课还没开始,但导师魏琛已经对他未来的课程表现表示了期待。
“来来来,年轻人,我这里有些基础的书你可以回去先看一下,估计暑假结束之后就能直接上手啦!一定要提前预习知道吗?勤奋是成功的钥匙知道吗?千万不要学隔壁哨兵班那个成天偷懒的黄少天知道吗?这个小王八蛋……”
周泽楷顶着那张乖乖仔的脸做出虚心受教的表情,但对于导师的吐槽内容向来左耳进右耳出一路神游。
平心而论,除去占用了大部分时间的不着调,魏老师在正经的时候还是挺正经的,加之经验丰富,课上课下也随手给了他不少指点。
只有治疗方面还是一筹莫展。
“对,对,就这样,继续……对……”
“哎哎哎哎你去哪儿呢?卧槽这边,这边啊喂,别往旁边跑。”
“哎我说你别又跑了啊!我这狮子刚找着你……你他妈往哪……我靠!!!”
少年睁开眼,气呼呼地甩开他,伸手揪住他的脸。
“你他妈跑什么跑跑什么跑跑什么跑!我是能吃了你还是怎样!啊?!你那不是只企鹅吗啊?!为什么每次跑得比兔子都快?!”
被揪住脸的周泽楷皱眉:“痛。”
“痛痛痛痛死你算了!”对方甩开手,然后又撸了一把他的头发,“就没见过脸皮这么薄的鸟!企鹅不是应该皮糙肉厚吗!”
周泽楷:“……”
他也不想的呀。
精神体的行为又不是百分之百受他控制的。
明明自己召唤的时候一点问题都没有,进入图景的时候也一点问题都没有,偏一见到对方的狮子就抱头逃窜。真是……
真是,太没出息了。
周泽楷叹气,感到有些沮丧。
“真是不想跟你说话!”
少年气哼哼地伸了个懒腰,直接向后躺倒在地上,眯着眼睛晒起了太阳,仿佛一只慵懒的猫。
接近盛夏的时节,即使是傍晚的阳光也带着蒸腾的热气。远处的树林中不时传来轻微的蝉鸣。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凑过去:“要不……再试一次?”
再试一次,肯定比之前强。
对方意兴阑珊地挥挥手:“不试了不试了不试了,看着你这么费劲,我都快要急死了。你得容我缓一会儿,省得被气得一口气上不来直接把你打死在这里。”
对方调整了一下姿势:“再说了,我这现在精神健康神智健全得很,阳光明媚春暖花开无忧无虑没羞没臊,你就算再练也看不出治疗效果好吧?”
……倒也是。
周泽楷有点低落:“哦。”
这一个月,对方大概也是像他一样忙于年度的结业测试,来的次数并不多。但每次来都确实帮自己不少,他也不好意思再死缠烂打。
对方却忽然睁开眼睛,看看他,然后勾了勾手指:“不过呢……”
周泽楷又往前凑了凑:“嗯?”
对方翻身坐起,笑眯眯地看着他:“不过你要是肯叫我一声哥哥的话,我就再帮你一次。”
周泽楷:“……”
就知道他没什么正经要求。
对方凑到他面前,一脸坏笑:“怎样?叫呀?怎么啦?不肯叫?那我就不帮你啦!你以后就自己孤单寂寞冷地自己练习去吧!”
边笑还边挠了一下他的下巴:“哎呀你叫一声嘛!快快快,我本来就比你大,你叫我一声又不吃亏,叫呀?你叫了之后……”
周泽楷:“哥哥。”
对方难得地愣住,笑容明显僵在脸上。
周泽楷继续淡定地叫:“哥哥。”
对方大概是没料到他的反应,原本白皙的脸忽然红了:“我靠你你你你你……”
“哥哥。”
周泽楷乘胜追击:“罗密欧哥哥。”
“卧槽够了好了你闭嘴!!!”
对方窘迫地一把捂住他的嘴,带着羞愤欲死的表情在夕阳中跟他大眼瞪小眼。
“我靠我怎么以前没看出来你脸皮这么厚呢啊?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了啊这是?我他妈那个清纯的朱丽叶呢?跑哪去了?这么没下限到底谁教你的?”
周泽楷眨眨眼:“你让我叫的……”
对方红着耳朵拧他脸:“我让你干嘛你干嘛?这么听话?啊?那我之前让你告诉我名字你怎么不告诉我?”
周泽楷不假思索:“周泽楷。”
对方:“……”
“我叫周泽楷。”

 

看着少年仓皇逃窜的背影,周泽楷觉得,就像他不想再追究对方是谁的原因一样,对方在最一开始调戏的新鲜劲过去之后没再继续追问他名字,或许也是意识到,他们的这段“友谊”有多奇怪。
在本来不可能遇见的时间和地点,遇见了不可能遇见的人。
不可思议,却又偏偏安安稳稳地继续了下去,简直像是被施了魔咒。
而一旦说出名字,咒语就会失效的吧。
所以,嘘,不要说出来。
因此即便是知道,少年后来也依然坚持着叫他朱丽叶。
而他也直到在那之后,新一届的哨兵向导毕业典礼上,才终于知道了这位罗密欧真正的名字。
盛夏时节,原本空旷的草坪上坐满了观礼的观众,领导,家属,以及之后几届的训练生。
周泽楷坐在人满为患的观众席上,安静地看着站在台上的金发少年。
少年正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手舞足蹈,滔滔不绝地进行着超长的发言。
带着熟悉的笑脸,熟悉的语气,熟悉的肢体语言。
如同他们近三个月来的每次见面。
黄少天。
周泽楷在心中默念这个名字。
这届哨兵中成绩最优秀,也被视为最具潜力的哨兵,黄少天。
他早该想到的不是吗。
那样张扬跳脱的性格,那样敏锐的观察力,那样大胆直率的作风。
当然应该是,黄少天。
周泽楷看着台上跟同届生闹成一团大笑着的少年,木然地跟着周围的人一起鼓起了掌。
已经毕业了呀。
他想。
毕业了就会正式进入主塔,并且开始执行任务。
那么应该,暂时见不到了吧。
周泽楷抬起头,看着头顶明晃晃的阳光,感觉世界仿佛在一瞬间陷入了巨大的寂静。
咒语,结束了。
台上的少年还在笑着,眼睛扫过观众席的时候像是看到了他,朝着他这边夸张地挥了挥手。
周泽楷看着对方的笑容,也下意识地跟着笑了起来。
如同这几个月逐渐养成的习惯一样。
那时的他还不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对方如此毫无阴影,意气风发的样子。
正像他不知道两年后再次见面时,他已经能很礼貌平静地正视对方的眼睛,波澜不惊地喊出一声:“前辈。”

 

-TBC

 

【不会虐啦!看我真挚的眼睛!✪ω✪

04 May 2016
 
评论(17)
 
热度(389)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