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向哨】放弃治疗-3&4

特殊日子,多更一章w

你们简直不能想象一个想象力匮乏的人写前面这几章的时候卡成一个怎样惨绝人寰的情形= =【然后后面几章卡着卡着就彻底放弃治疗了……【。

羡慕想象力丰富的人!羡慕!QAQ

 

 

3
周泽楷有点郁闷。
自从那位林妹妹从天而降,他的清静日子就算是到头了。
“哎哎哎朱丽叶!你别光看书嘛,跟我聊聊天啊。不说话很容易闷死的啊。人长着一张嘴不就是为了说话吗?”
不,你的嘴还能边说边吃呢。
周泽楷翻白眼。
“怎么今天又是面包啊?成天都是一个口味你都不腻的吗?鱼干呢?我想吃鱼干啊。”
那你倒是别把我面包吃光啊?
周泽楷哼哼。
“啊,好无聊,想出去玩。怀念我的狗。我跟你说我之前在家里的时候养过一条狗可听话了,有一次我把它……”
哦够了,又是虐狗系列。我不想听。
周泽楷扶额。
“哎呀朱丽叶啊,我都说了这么久,你怎么也不说句话啊?”
插不上嘴不行吗?
周泽楷腹诽。
他实在是很想告诉对方,他不叫朱丽叶。
但是按照对方刨根问底要知道他名字的尿性,说出来无异于自掘坟墓。
他同样很想提醒对方,上次承诺过要赔他吃的,结果不光没赔还每次变本加厉地剥削他的食物。
但是按照对方没理都能编出理的能力,估计最后的话题还是会绕到反正他也一直没告诉对方名字上。
哼,才不会上当呢。
不说不说偏不说。你能奈我何。
周泽楷在内心悄悄翘起了小尾巴。
于是对方依然每隔几天就要在傍晚休息的时候跑到他这边蹭吃蹭喝。
周泽楷默默地看着对面咔哧咔哧啃着他的饼干还在滔滔不绝的人,一瞬间开始想念他曾经安静的时光。
非常想。
周泽楷有点无奈:“嘘——”
万一被人发现他窝藏一个哨兵在这里,他就死定了。
“放心放心,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已经看过了,隔壁的人都去吃晚饭去了。”
周泽楷手指在书页上摩挲而过,心里也是很佩服对方总是能挑中图书室没人的时候才来的能力。
已经是傍晚时分,远处的湖面荡漾着夕阳的颜色,随着最后一丝阳光隐没在山后,周围逐渐暗了下来。
傍晚的风轻轻吹动着手上的书页,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哎呀,天气越来越暖和了。”对面的人吃饱喝足,惬意地晃起了腿,“春天来得如此突然,还真是有点不习惯。”
周泽楷合上书,轻轻揉了揉眉头。
天色已晚,看书是不可能了。
明天还有实践课,也不知道能表现成什么样子。
周泽楷忧愁着自己的成绩,手指轻轻敲打着书脊,陷入了短暂的发呆。
眼前却忽然晃过明亮的金色。
周泽楷向后缩了一下,有点紧张地看着对面忽然接近放大了无数倍,正笑嘻嘻看着他的脸。
“走啊朱丽叶!反正也没什么事,我带你去看个好玩的东西?”
周泽楷下意识地摇头:“没心情。”
“咦你今天怎么啦?”对方稀奇,“情绪有点低落啊?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我帮你解决一下呀?”

不是让你开心一下吗?
周泽楷腹诽。
他摇摇头。
“说嘛说嘛,告诉我呀?”对方凑过来看着他的眼睛,“保证不说出去,也不嘲笑你,告诉我呀告诉我呀。你要是不告诉我我今天就不走了。等一下他们肯定要吃饭回来了。再不说可就来不及了啊?”
周泽楷感觉自己的太阳穴抽痛了几下。
“说啊说啊?到底怎么回事?”
“实践课……”
周泽楷在对方嗡嗡嗡嗡的噪音攻击下终于举旗投降。
“不会。”
“啊?什么不会?”对方表情有点惊讶。
周泽楷把窘迫发烫的脸埋在膝盖里,瓮声瓮气:“治疗,不会。”
“咦?不是吧?跟哨兵精神对接有问题?”
周泽楷继续窘迫,轻轻点点头。
对面的人仿佛重新坐了下来,往他这边蹭了蹭:“进入不了精神图景?”
周泽楷依然窘迫地点头:“感受不到。”
其实是跟哨兵从见面时候就面面相觑,完全没法集中精神感受对方的精神图景。偶尔能感受到,也因为自己的精神体总是不见踪影,精神存在感太低,无法突破对方的精神屏障。
“这确实是有点麻烦啊……”对方像是在思考,“因为什么?紧张?跟哨兵相处得不好?”
周泽楷小声嗯了一声。
对方稀奇:“咦?不应该呀?你跟我相处就很好呀?难道是我太平易近人?”
周泽楷:“……”
……你这所谓好的标准也太低了吧?!
对方忽然一把拉住他的手。
周泽楷紧张地抬头,下意识地缩了一下,却被对方握紧。
少年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不如你拿我试试?”
周泽楷愣了一下。
“虽然我应该身价也挺高的,但是念在你请我吃了这么多东西的份上,不收你钱,你拿我练练手?”
周泽楷有些惊讶。
“可以吗?”
即使是再菜鸟他也知道,除非必要情况,否则哨兵其实是会抗拒向导入侵他们的精神世界的。
就像是每个人都想要有自己的私人领地,物质上尚且如此,精神上就更是。那种把自己的内心赤裸裸地剖开给外人看的感觉,无论如何都不会舒服。
虽然未结合的哨兵都会由塔里提供义务开放的向导服务,理论上来说可以接受任何一位能力强的向导的帮助,但大多数的哨兵还是会选择找固定的、私交过硬、信得过的向导,甚至有人在无法全然信任向导的情况下,会直接选择注射向导素。
这也是他频频跟哨兵对接失败的原因。
毕竟,他们连第一步的基本信任都无法建立,就更不用说其他的问题。
然而现在,他面前这个只见过几次,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哨兵跟他说,可以拿他试试。
周泽楷有点紧张地握住对方的手指:“真的可以?”
“可以呀。练完了之后顺便提供私人指导都可以哦。”对方笑容未变,伸出另一只手挠了挠他下巴,“不过我身价这么高,可不能随便帮你,我是有条件的。”
周泽楷微微皱眉:“什么条件?”
以他现在培训期完全没有收入的情况,估计也付不起对方什么钱。
对方理直气壮:“我帮完了你你要陪我玩啊!刚才说的!带你去看好玩的东西还没去呢!”
周泽楷:“……”
就知道不能对对方的性格有过高的期待。
“快,答应还是不答应?我告诉你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啊?这么白捡送上门练手的哨兵可不是天天都能碰到哦?而且还是像我身价这么高的!”
……都是培训期,有什么身价不身价啊?
周泽楷无力。
但他还是握紧了对方的手,毫不犹豫:“好。”

 

“我说你进来了没啊?我这都自己放松半天了,你倒是快一点啊?”
“……”
“不是,不是那边,这边,对,哎哎哎进歪了你,你往哪进呢?我这这么大一个口。”
“……”
“对,对,慢一点,嗯,对,就那边,继续……哎哎哎你别又出去了啊?我靠好不容易进来你又出去干嘛?”
周泽楷终于忍无可忍:“别说话了你!”
为什么一个精神对接都这么多话啊?!
对方还挺委屈:“我这都已经特地撤了精神屏障了!你直接进来不就完了吗!在外面晃悠什么啊?”
周泽楷更委屈。
被你吵得精神不能集中不行吗?“

啧,真麻烦。”对方撇嘴。
周泽楷垂头丧气。
坐在对面的少年却已经分别握住他两只手,额头贴了过来:“那我就教你一遍啊?再不行可别怪我。”
周泽楷不自觉地想往后撤,却被对方拉住:“躲什么你,你现在弱得身上连点向导素的味道都没有,怕什么啊?靠过来。”
周泽楷犹豫一下,还是乖乖照做。
两人额头靠在一起,能够感受到对方温热的体温。或许是第一次与人这么亲近的缘故,与对方交握的十指不自觉地出了一层薄汗。
“闭上眼,深呼吸,放松点,别紧张。”对方指挥。
周泽楷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空气中有松柏的清香和对方身上清爽的洗发水的味道。晚风轻轻吹过,对方的刘海轻轻吹拂在他的脸颊上。远处仿佛有晚饭过后自由活动时的说笑声。
周泽楷原本有些躁动的心终于逐渐平静了下来。
“好,重新打开精神图景,对,没有屏障,直接进来。对,很好。”
跟平日里的欢快聒噪不同,对方语调舒缓,语气平静。
周泽楷在对方的指令下重新集中精神,终于顺利进入对方的精神图景。
普通的春日草原,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像是真正的草原一样。
周泽楷的企鹅这是第一次成功进入精神图景,非常没出息地一脸好奇地在里面东戳戳西看看,地毯式扫描一样绕着图景慢悠悠转了半圈,正要继续前行,却忽然被身后一个东西一把扑住。
企鹅嗷地叫了一声,想要抱头逃窜,却被对方压了个结实。
企鹅趴着肚子上扑腾着挣扎了几下,终于彻底挺尸。
身后的东西把它翻了过来,爪子搭上它雪白的肚皮。
……是只狮子。
跟少年很像。
金黄的鬃毛,明亮的眼睛,正一脸好奇地看着它。
企鹅蹬了蹬腿,张嘴叫了几声。
狮子歪歪头,爪子稍微抬了一下。
企鹅抓住机会嗖地一下就跑没影了。

 

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少年维持着那个握着他手的姿势,把头靠在他肩膀上,浑身抽搐狂笑不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企鹅!居然是个企鹅哈哈哈哈哈哈!妈啊你这简直应该跟吊车尾那个猫头鹰搞个组合哈哈哈哈哈!”
周泽楷:“……”
他就知道一定会被嘲笑。
现在简直不知道是该更同情自己还是那个无辜躺枪的猫头鹰。
周泽楷看着对方笑岔气的样子,忍不住有点委屈。
他也不想的好吗?!难道他不想要个狮子吗?!
对方大笑着伸手揉揉他脑袋:“安啦安啦,别这么郁闷嘛,很可爱啊。”
可爱是什么鬼?感觉更郁闷了好吗?!
对方又捏捏他的脸:“哎呀不过你这企鹅存在感够低的啊?居然都转悠半天了我的狮子才发现。而且跑得还挺快!”
周泽楷叹气。
这也是他总失败的原因之一。
“别沮丧嘛,这个其实是好处啊,存在感低反应迅速,精神攻击的时候比较容易一击必杀。”
周泽楷好奇:“精神攻击?”
“啊对,你们应该还没学到那里?”对方了然地拍拍他肩膀,“就是可以辅助哨兵作战的东西啦。理论上来说,向导除了安抚能力之外,还可以觉醒攻击能力,作战的时候可以摧毁对方向导甚至哨兵的精神力,比物理攻击都管用。但是这个要看天赋,不是每个人都擅长。”
周泽楷讶异。
还有这种能力的吗?
对方重新握住他的手,笑着看他:“我觉得你没问题。”
周泽楷有点激动地抓紧对方的手掌:“真的?”
“嗯,真的。”对方的表情难得认真,看着他的眼睛闪闪发亮,“每个人的特长都不一样,不是说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的时候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吗?你精神存在感很低,可能不适合给一般的哨兵进行治疗,但是总是会有跟你匹配的哨兵存在的嘛,到时候跟对方结合就可以了啊。反正向导最终的任务,也就是给配对成功的哨兵进行一对一的治疗而已,这种事情不光要看你,还要看对象的,你也不用太着急。”
对方的声音平静而低沉,仿佛有着说服人心的魔力。
“但是个人攻击能力这个就不一样啦,这种东西是跟你自己的生存直接相关的。能不能在战斗中活下来,能不能不拖战友的后腿,能不能在遇到合适的对象之前,不依赖于别人地活着。”
周泽楷看着对方,心脏忽然猛烈地跳起来。
他可以……可以不依赖于别人,独立地活着。
少年握着他的手指朝他微笑:“反正我是一直坚持,要做一个没有向导也能好好战斗下去的哨兵。”
晚风轻轻吹着对方的头发,月色下,柔亮得仿佛丝缎。
“你也一样。既然攻击这方面有天赋,那就不要轻易放弃呀。这样哪怕碰不到喜欢的人,你也有力量反抗那些不喜欢的,把自己的命运握在自己手里。”
自己的命运……是握在自己手里。
周泽楷紧握住对方的手,低下头,小声说了句:“谢谢。”
他不会放弃的。
“谢谢你。”
对方挠了一下他的下巴:“真要谢我的话就笑一下嘛,别哭嘛,我最受不了美人哭了。”
周泽楷低头拿胳膊蹭了一下脸:“谁哭了。”
而且谁是美人啊!有这么形容男人的吗!
对方靠过来,把脸凑到他面前:“那你就笑一下呀?笑一下呀?我都没怎么看你笑过!每次都像看外星人一样地看着我!”
那是因为你本身就像外星人一样奇怪好不好!
周泽楷扭捏地躲了一下,还是被对方抓个正着。
对方夸张的笑脸在他面前放大,冲他做个鬼脸:“笑一下呀?”
周泽楷终于被对方的怪样子逗笑。
对方像是愣了一下,伸手捧住他的脸。
周泽楷:“干嘛?”
对方啧了一声:“哎呀,果然还是笑起来比较可爱!你以后就多笑一下嘛!”
然后趁着周泽楷还没反应过来,又捏了捏他的鼻子:“所以美人啊,我都帮你帮到这地步了,你到底陪不陪我出去玩儿啊?”
原本还沉浸在感动中的周泽楷沉默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翻个白眼,无奈地伸手敲了一下对方的脑袋。
“帅不过三秒。”

 

“我靠什么叫帅不过三秒!老子一直都很帅的好不好!你看我浑身上下前后左右哪里不帅!啊?你凭良心讲讲!究竟哪里不帅!你不能因为自己长得好就瞧不起人啊!”
一直到拉着周泽楷悄悄溜下副塔,对方还在滔滔不绝地抱怨。
“我这么帅的哨兵根本百年一遇好不好!不信你去问问你们……”
周泽楷忍不住一把捂住对方的嘴:“嘘。”
擅自离开活动区域,这要是被抓住了,两个人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对方被他捂住之后呜呜地抗议了几声,隐约能听出来是“过河拆桥,忘恩负义”。
周泽楷警惕地看看周围,两人已经跑过了草坪溜进了平日里无人踏足的树林,晚风吹过,松柏在风中沙沙作响。树林深处,仿佛还有夜莺的鸣叫声。
四下无人。
周泽楷慢慢松开手。
对方不以为然地拉住他胳膊:“放心放心啦,这个时间段正好是第二波岗位轮换警力最薄弱的时候,不会有人注意的。我的能力你还不知道吗?找你这么多回什么时候被抓住过?”
周泽楷斜眼看他:“巧合。”
对方跳脚:“我靠靠靠靠靠!那是因为我观察能力强反应速度快能找准时机好不好!你有本事你来找我也巧合一个给我试试!”
周泽楷继续斜眼看他。
我又不知道去哪找你。
默默吐槽完之后他自己也稍微愣了一下。
……自己并不知道,应该到哪里去找他。
一直以来,都是对方主动出现的。
或是中午,或是傍晚,或是光明正大地从图书室爬过来,或是偷偷摸摸从下面翻上来。
自己从来,没去找过对方。
而在对方没出现的时间,自己也并不知道对方会在哪里,在做些什么。
他甚至不知道对方究竟是谁。
能知道的,只有一个哨兵的身份。
即使两人已经认识了快两个月,即使他们刚刚建立了短暂的精神链接,即使对方说了很多帮助他的话,他对于对方,依然一无所知。
周泽楷皱眉:“你……”
对方却已经拉着他的胳膊快走了几步:“这边这边!快快快,哎呀朱丽叶呀,我们马上就要到啦!你可千万不要太惊喜!”
对方拉着他在茂密的树林里七拐八绕,穿过坑坑洼洼的林荫小道之后,前面忽然出现一片空地。踏上空地,往日里远眺的湖面近在眼前。
如同山穷水复,柳暗花明。
月光正明晃晃地照在镜面一般的湖水上,晚风一吹,湖面泛起粼粼的银光。
周泽楷惊讶地眨眨眼睛,然后闻到一阵幽幽的暗香。
转过头,发现原本青翠的松柏之间,居然生长着一株高耸的油桐,春夏交接的季节,枝头绽放着丛丛雪白的桐花,夜风中正随着湖中的月光微微晃动,如同月下起舞的精灵。
“哎呀,我就知道!果然这个季节这里的景色最好啦!咱们算运气不错啊,正好赶上开花,而且今天满月还没云遮挡,平日里想看都不一定能看到!”
对方兴奋地跳到湖边,大笑着转过脸来看他:“这里是我前一阵子刚刚发现的,很隐蔽,平时都没人来的。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我之前还不知道这里居然还会有花诶,都好久没看到过花了啊,我还以为塔里没这么花哨的东西呢。自从进了塔,简直就跟进了庙一样,每天吃青菜看青草,我都心如止水到快要出家了。”
周泽楷也有点激动。
进了训练营的这大半年时间里,他基本每天都疲于奔命,忙着上课,忙着作业,忙着跟上众人的步伐,即使是坐在阳台发呆的时候,他往往也是压力山大,很少有心情认真欣赏外面的景色。
而且就像对方说的,他也已经很久没见过活的开花植物了。
因为哨兵异于常人敏锐的五感,他们对于外界的刺激都格外敏感,重口的食物,鲜艳的颜色,还有带有浓郁香气的花,一旦控制不好,对于他们来说都可能会是不稳定的因素,所以塔里也会格外注意新人跟这些东西的隔离。而本身就是要为哨兵提供服务的向导也就只能一起服从安排,过上了清心寡欲的生活。
周泽楷走到树下,微微仰起头,看着上面一串串洁白的花朵,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
久违了的,鲜花的香气。
周泽楷的家在一座温暖的城市,在被招募入塔之前,他每天都会沿着一条栽满法国梧桐的街去上学。灿烂的阳光会透过梧桐的枝叶洒下来,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光影。踩着光影走到街的尽头,会穿过一个巨大的花园。玉兰,紫藤,油桐,玫瑰,大片大片地种在园子里。
春夏交接的时光,花园里会散发出甜蜜的香气。
就像现在一样。
周泽楷轻轻睁开眼睛,第一片掉落的花瓣正好落在他的眉心。
然后就是狂风骤雨般,纷纷扬扬飘洒起来的花朵。
周泽楷眨眨眼睛,有点惊讶地看着对面站在树下正拼命踹着树干的人。
“快快快朱丽叶!再往前站两步!往前点!对对对就那边!快点快点!站到那边去!要坚持不住了!”
周泽楷下意识地照做,刚刚站稳,对面的人就又用力踹了一脚,跳了几步,一下跳到他怀里。
漫天的桐花哗啦哗啦地落下来,如同一场突如其来的花雨,纷纷洒洒落在他们的头顶,发梢,鼻尖,唇角,之后打个转儿,滑过胸口肩头,掉落在脚边。
金发的少年在他面前仰起头,露出灿烂的笑脸。
少年的眼神亮如繁星,漫天的花瓣都倒映在那双笑意流转的眼睛里。
周泽楷看着对方,终于慢慢,慢慢地,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他伸手拨开对方刘海上的花瓣:“破坏环境,暴殄天物。”
对方笑嘻嘻地捏他的脸:“谁说的,鲜花配美人,这才叫保护环境,珍爱天物。”
对方的手指仿佛带着火,烧得周泽楷的脸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
他转开头,抖着身上的残余的花瓣:“又开玩笑。”
对方惊诧:“我靠,天地良心!我很认真的好不好!百分之一万个认真啊!夸你好看都不行啊!”
周泽楷红着脸,咬着嘴唇看着对方。
月光下,对方的头发反射出柔和的金色,眼睛仿佛比月色还明亮。
周泽楷叹息。
无所谓了。
他轻轻收紧了手心。
对方是谁,都无所谓了。
在这漫天纷飞的花雨中,少年白皙的皮肤与漂亮的笑脸,仿佛都旖旎成了一场梦。
或许,这真的就是他的梦。
梦中会有一个少年,逗他发笑,陪他聊天,嘲笑他的没用却又认真帮他解决问题。
是他陌生的朋友,同龄的伙伴,一个他从现实中短暂逃离时,独自保守的小秘密。
“喂喂喂喂,想什么呢朱丽叶?真生气了?”
少年在他面前摆了摆手,瞪大眼睛看着他。此刻对方身上穿着哨兵统一的西式制服,腰线流畅,双腿修长,就像莎士比亚戏剧中跑出的角色。
罗密欧呀。
他想。
一个只属于他的罗密欧。
不。
周泽楷伸出手,把掌心的花朵撒到对方金色的头发上,轻轻地笑起来。
这么可爱的,分明应该是林妹妹呀。

-TBC

【敢叫黄少林妹妹,小周一定会挨揍的><

【桐花花语:情窦初开w

03 May 2016
 
评论(27)
 
热度(451)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