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向哨】放弃治疗-2

仔细想了想,这其实应该算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系列= =

bug和私设都多得能当饭吃了囧

 

2.
说起来他跟黄少天也算是孽缘。
对方入塔时间比他早两年,周泽楷进入训练营的时候对方已经还差一年毕业进入服役期。
而即便是作为一个像他一样人生地不熟的菜鸟,也足以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天才哨兵的名字如雷贯耳。
毕竟成绩优异资质非凡的天才哨兵年年有,但成绩优异资质非凡还每天被专业课导师追着骂当成反面教材举例子的天才哨兵还是不太多。
“我跟你们说,不管是平日表现还是考试都给我认真对待,千万不要给老夫学隔壁哨兵班那个投机取巧的黄少天!听到没有!”
著名向导导师魏琛愤愤不平地拍着桌子总结。
聪明,果断,身手敏捷,但就是喜欢仗着这些优点偷懒走捷径。
一贯不靠谱没下限毁三观,关键时刻能把叶修都气炸肺的资深向导魏琛老师,在提到黄少天三个字的时候简直声嘶力竭杜鹃泣血:“千万千万别学他!!!别学!!!”
看来是真的被气得不轻。
同学们肃然起敬。
不过对于他们这些新人而言,即使是想学也没什么当面切磋的途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名字也就只是个代表着很厉害的符号而已。
正常来说,为了避免无法控制自己力量的新人出现结合热,除非实践课程需要,还在培训期的向导和哨兵都会被分化管理,很少会有见面的机会。即使是传说中不受规则限制的高级领导叶修,他也只在开学典礼跟重大场合见过。
“黑暗哨兵。”开学典礼上,坐在旁边的江波涛提醒他,“荣耀塔历史上第一个。”
周泽楷挑眉。
这种百年一遇武力强大精神逆天的哨兵他一直以为只存在于传说里。
传说中,每一个黑暗哨兵都会成为他所在时代的王者,当之无愧的首席。
拥有跟普通哨兵一样,甚至更加敏锐的五感和无坚不摧的战斗力,却完全没有普通哨兵会遭遇的感知过载的问题。他们精神强韧屏障坚实,尤其擅长单兵作战,且战后自我恢复能力极强。换句话说,他们完全不需要依赖向导来帮助他们解决精神问题。
真正意义上的战斗机器。
“厉害。”周泽楷点头评价。
“岂止。”江波涛感慨,“我看过他的详细介绍,这个人的存在,简直是个bug。”
对方接收到他有点惊讶的表情,进一步解释:“据说他早年也有过正式结合的向导,但是后来有一次任务中他的向导不幸牺牲了。结果他不光熬过了当初的精神撕裂,能力还进一步觉醒进化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精神波动,也不再需要向导了。”
周泽楷讶异地转头看向台上侃侃而谈的首席哨兵。
对方表情平静眼神深邃,像是始终带着微笑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只除了在发言结束退场的时候,下意识般伸手抚摸了一下左手无名指的指环。
像是一个漫不经心的小动作。
“很痛苦吧。”周泽楷皱眉。
尤其是,对于一个五感本身强于他人的哨兵而言。
“那还用说,听说因为伴侣死亡,熬不过去精神撕裂的痛苦自杀的都有。联盟的报告里,去年因为这个,疯了七个人。”江波涛小声补充,“就算不死不疯,估计也废了。”
正式结合的哨兵和向导,精神会建立连接,完全融为一体。而一旦因为死亡或者其他原因切断这种连接,就如同将自己的精神和心灵生生撕裂。
那是周泽楷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这种体质究竟意味着什么。
精神跟肉体都要一辈子跟一个哨兵绑定在一起,直至一方死亡。
而活下来的那个,将会比死去的更加痛苦。
江波涛苦笑:“所以,大家都要努力让对方活着。这大概就是我们的宿命了吧。”
讲台上,荣耀塔主席冯宪君正一脸和蔼地讲到,每一名向导将来都会遇到属于自己的,精神契合的哨兵,他们将并肩作战,配合默契,成为最好的搭档和伴侣。
这是他们的光荣,也是他们的命运。

 

而周泽楷真正开始相信命运这件事,是因为他终于遇到了正常情况下不可能遇到的黄少天。
作为一个成绩配比不是很科学的向导,周泽楷的训练营生涯一直过得比较苦逼。虽然同期的人也对他颇为照顾,但轻度的社交障碍始终不会说好就好。加上第一年对自己能力的不确定,大部分的时候,他还是会一个人默默地呆着。
塔的构造和分区十分严格,还在集训期的新人培训和食宿基本都集中在副塔,除了每天特定的体能训练之外,呆在室外的时间有限,每天能活动的区域也并不多。
周泽楷凭借着他强大的观察能力,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终于在图书室旁边的阳台上找到一块有利于他发呆的无人区域。
向导专用的图书室位于副塔的顶层,平时专供新人阅读和自习。旁边的房间本身应该是用于存放旧书的仓库,平日里基本大门紧锁没什么人出入,外面的阳台就更是空着不用。周泽楷一般都在休息时间都若无其事地抱着复习资料晃悠到图书室,然后趁着没人注意溜达到窗口,长腿一迈,借着阳台的栏杆翻到隔壁去。
阳光明媚,景色宜人,空气清新,氛围安静。
多么适合读书,发呆,午睡,以及……
在每次实践课结束之后,跟自己关键时刻掉链子的精神体面面相觑。
周泽楷默默地瞪着面前的企鹅。
企鹅无辜地拍了拍肚子。
周泽楷瞪眼。
企鹅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周泽楷叹气。
企鹅肚皮着地,在地上打了个滚。
周泽楷垂头丧气。
“又搞砸了……”
那时的他还在第一年的适应调整期,精神体觉醒不到两个月,对于这个玩意的召唤与使用都并不熟悉,每天都在训练中疲于奔命,成绩并不突出,正处于不知路在何方的迷茫里。
怎么办啊。
他抱着膝盖缩成一团。
继续这么下去,很快就要被淘汰了吧。
虽然理论上来说决定去留的关键是最后的毕业考核,但是表现太差的话,也就没脸继续呆下去了吧。
都怪你!
他气鼓鼓地瞪着那只蠢企鹅。
那只见到哨兵就溜之大吉的蠢货慢悠悠地蹭了两下。
周泽楷哀怨地伸手,准备掐住它的脖子给它点颜色瞧瞧。
结果头顶忽然传来一声惨叫。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卧槽!!!!!”
然后一个金发少年伴随着高分贝的叫声从天而降。
炸弹一样砰地一声落在他面前的垫子上,压扁了他放在上面还没来得及吃的面包,顺便吓得他的企鹅嗷地一声就跑没了影。
“我靠靠靠靠靠靠!老子的屁股!嗷嗷嗷嗷要跌烂了啊妈的!不就是躺上面不小心睡着了吗为什么会掉下来啊靠!这个房顶到底怎么设计的!为什么一定要是斜的啊我擦!”
少年一张嘴就是一大串,语速之快信息量之大让周泽楷一时目瞪口呆。
周泽楷:“……”
他一瞬间有点羡慕他的企鹅。
至少它还能嗷地消失。
而他只能坐在原地,跟对面扶着屁股折腾着爬起来嘴上却一直没闲着的少年大眼瞪小眼。
“咦咦咦咦这里居然会有人?正常这里不会有人啊?什么时候这个地方居然冒出个人?靠啊太没面子了这么丢人的事居然还被人看到了!”
对方手忙脚乱地站起身,看到他的脸稍微愣了一下,怔忪的表情一闪而过,然后维持着那个一手扶着屁股的姿势欢快地跟他打了个招呼:“哈罗朱丽叶!休息时间还在看书啊这么努力?不累吗?不晒吗?眼睛不疼吗?”
周泽楷:“……”
太能说了。
话太多了。
恐怖。
周泽楷有点紧张地抱着书往墙角缩了缩:“你是谁?”
少年戏谑地笑:“嘻嘻,咱俩这么有缘,我当然是你的罗密欧呀!”
周泽楷:“……”
不,半夜爬墙翻阳台的才是罗密欧,从天上掉下来的那个分明是林妹妹。
“哎哟喂,屁股好疼,感觉尾椎都要跌烂了。”少年茶壶一样插着腰皱眉,“明天体能测试还能不能行啊,到时候又要被老方骂。”
老方?
周泽楷皱眉:“哨兵?”
方世镜是塔里著名的哨兵教练,跟他们这边的魏琛一直是老搭档。
对方是哨兵训练营的?同届?前辈?
“哎呀呀,被发现啦?”少年笑嘻嘻地凑过来,“那你怕不怕我呀?”
周泽楷不解:“怕?”
对方目前的体格目测比他还矮上一节,怕他什么?
少年伸手挠了一下他的下巴:“怕我欺负你,吃你豆腐呀。”
周泽楷耳朵不受控制地一红,下意识地向后一避躲了开去。
他瞪大眼睛看着对方。
你你你你你再靠过来我可要踹你啦?!
对方却哈哈大笑着退了一步,一手扶上了身后的栏杆。
“哎呀看来你不光长得好看,还挺好玩的嘛。嘿嘿,这届新人还真是有点意思。”对方笑着看着他,阳光照在那颜色高调的头发上,反射出耀眼的光,“不过现在我还是要赶紧跑啦,再不跑该被你们老魏抓到我偷跑到你们屋顶偷懒了。”
对方边说边吐了吐舌头,然后又歪头看了一眼地上周泽楷那被压得乱七八糟的加餐。
“谢谢你的垫子跟面包救我一命啦!吃的下次还你!改天见啦朱丽叶!”
少年带着爽朗的笑容朝他挥挥手,翻上栏杆,纵身一跃,瞬间不见了踪影。

 

对方再一次出现是在三天后。
周泽楷依然在休息时间一个人捧着食物和书坐在阳台上。
然后面前的栏杆上忽然伸出一只手,下一秒,一颗金色的脑袋露了出来。
“哟,朱丽叶。”对方歪着脑袋朝他笑,“这么巧,今天又在啊?吃了没?哎呀你今天带了鱼干啊。好好好,我就爱吃鱼干。”
周泽楷:“……”
对方翻过栏杆跳上来,弯腰拿起周泽楷扔在垫子上的零食,然后一屁股坐在垫子上。
周泽楷:“…………”
对方拆开他的鱼干:“哎呀我都好久没吃过这个了。你这是在哪搞到的?看来你们管理没有我们那么严格啊。我跟你说我们那边伙食可差了,说什么要保持体力啊,根本就是食堂师傅太懒。”
周泽楷:“………………”
对方塞了满嘴的食物:“哎你别光看着我吃啊!你不吃吗?别客气啊,吃吃吃,随便吃。”
周泽楷:“……………………”
他现在报警还来得及吗。
对方吭哧吭哧把他的鱼干解决了大半,然后咂了咂嘴:“咦我好像吃咸了。你有水吗?”
周泽楷默默地看向自己手边的水壶,想要表示一下水是有的,但自己已经喝过了,不能给他。
结果他刚张了张嘴,对方就伸手把水壶一把拎过:“啊啊啊啊谢了。你这准备真齐全。我就知道你这肯定有。”
然后拧开盖子,仰起脖子,隔空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
阳光照在少年带着汗水的脖颈上,喉结随着喝水的动作上下起伏,形成一个漂亮的弧度。
周泽楷有一瞬间的怔忪。
对方已经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之后把盖子盖好,把瓶子还给他。
“哈哈哈哈谢啦!一滴没洒,还没给你弄脏瓶嘴!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还在思考要怎么拒绝对方喝水请求的周泽楷:“…………………………”
实在是很想跟自己的语死早同归于尽。
对方笑嘻嘻地凑过来:“你叫什么?几岁啦?是不是比我小呀?今年新来的?现在功课进行得怎么样啦?”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周泽楷抱着书瞪眼。
你都没说你是谁。
对方循循善诱:“哎呀我又不是坏人,咱俩都见过面的,说说你的名字呀?说不定我还听过哦?可以帮你跟老师通通气考试手下留情?”
周泽楷撇嘴。
……呵呵。
对方不屈不挠:“你每天一个人呆在这里不闷的吗?复习功课?你们功课都那么无聊,还不如我们的呢。哎呀你到底叫什么呀?”
周泽楷有点崩溃。
这个人怎么没完没了啊?
对方像是不介意他的沉默,惬意地盘起双腿,把手肘撑在膝盖上,眨着大眼睛捧着脸看他。
周泽楷:“……”
对方:“……”
周泽楷红着脸,有点紧张地缩了一下。
……所以现在是要怎样啊?
……看什么看啊我脸上有东西吗?
……求求你了说话好吗你这不说话我更别扭了好吗?!
周泽楷跟对方大眼瞪小眼,仿佛又回到了实践课上跟哨兵无语相看泪眼的尴尬中。
哨兵。
周泽楷微微挑眉。
对方是个哨兵。
一个哨兵,为什么会再次出现在这里?
他张了张嘴:“你……”
“哎?方锐,你看见小周了吗?他下课之后没过来?”
旁边图书室里忽然隐约传来江波涛的声音。
“不知道啊,我也刚来。是不是又藏起来啦?”
周泽楷眼睛微微睁大,几乎是下意识地迅速站起身,将对方挡在身后。
不行,不能被其他人看到,会有麻烦。
尽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会是什么麻烦。
“啊哈哈,我知道了,原来你姓周。蛮好的姓嘛,干嘛不说呀?”身后响起少年欢快又戏谑的声音。
周泽楷心中一紧,猛地转身。
身后却已经空无一人,半袋鱼干安静地躺在垫子上。
“我先撤,改天见啦!名字记得下次告诉我啊小周同学!”
对方的声音从脚下传来,周泽楷冲到栏杆边,却只看到塔下整齐的草坪与深绿的松柏。
远处是平静蔚蓝的湖面。
脚下是忽然吹起的风。

-TBC

02 May 2016
 
评论(31)
 
热度(412)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