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食色,性也 20-21 (暂完)

本垒卡肉严重,最后字数太少,大家将就看OTL

暂完的意思就是本体已经木有啦,但是后面可能会有番外……吧= =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顶着雷的支持!一个没多长的坑填了快四个月填得巨慢我知道我自拖OTL

有同学已经发现了,其实我每个故事都是到谈上恋爱就木有了= =根本就没写过恋爱的过程= =

因为我不会!【滚

好吧,其实也是因为,还是想让他们的爱情,停留在最一开始,最好的时候吧。

当所有的关系都没变得复杂,当所有的相爱都像能偕老,当所有的有情人都没成怨偶,当所有的恋情都没有误会。

下个坑的话可能会尝试写点恋爱中的故事啦!【大概

再次感谢支持www

下个坑见!【滚远点



20. 冰火菠萝油


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周泽楷看着外面明晃晃的天空和远处的海面,感受着周身明显的潮气,有一瞬间的不适应。

夏休半个月前就已经开始,周泽楷有了前一年的经验,提前问了黄少天的出行计划。

黄少天拿了冠军正嗨着,正想给自己换个新手机庆祝庆祝,看到他的消息忽然福至心灵。

“香港你去过吗?要不一起去香港?”

周泽楷自然是答应。

两人分别出发,黄少天直接从G市坐火车先到了红磡,两人约了直接在酒店会合。

所以出了海关看到对方戴着鸭舌帽举着个写着“欢迎来自S市的周同学”的牌子一本正经地站在接人队伍里的时候,周泽楷差点把箱子摔出去。

“这边这边这边这边!”黄少天热情地召唤,“我天啊你们这可算是落地了,晚点了得有一个小时吧?害得我差点被空调吹死。哎你就这一个箱子?”

周泽楷有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问:“怎么过来了?”

黄少天笑嘻嘻地把手上的牌子收好:“怕你迷路啊。好歹也算是陪我过来,这要是把枪王大大丢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再出点什么意外,我怕你粉丝撕了我。”

因为离G市近,黄少天对HK熟得很,从做了职业选手有了工资,差不多每年夏天都要来扫几趟货,早就从当年的不修边幅死宅混成了联盟著名潮男。

而周泽楷对于HK的全部印象,还只有小时候去的迪士尼,早就已经记忆模糊。

黄少天熟练地带着他走去出租车候车点,边走还边不停地说:“你吃饭了没?等会车上应该也不能吃东西,不过路上应该没多长时间,等到了地方我带你去吃那边的店,有家茶餐厅不错。”

周泽楷点点头,摘掉了脸上的墨镜。

反正这边也没什么人认识自己,戴跟不戴都没差别……地引人注意。

周泽楷低头看看旁边的黄少天,一反往日低调的做派,大领口的潮牌T,窄腿七分裤,脚上蹬着一双限量版乔丹,脖子上绕着金属挂链,手上还戴着夸张的戒指,看着倒像是土生土长的HK嘻哈少年。

周泽楷倒是为了行动方便,挑的都是简单款的T恤短裤,但也都是好牌子,再搭上顶着那张醒目的脸,俩人一路走出去,回头率简直百分之一千。

黄少天订的酒店在屯门,地方很偏,但却是实打实的五星级海景酒店,旁边就是富商的别墅区跟游艇俱乐部。

“据说很多电视剧都是在这边拍的啦,说不定还能遇到明星。”黄少天带着他绕过装修华丽的大堂进了电梯,“而且这边房间比较大,比起市区来性价比还是不错的,门口也有接驳车可以送去尖沙咀。我可是挑了很久才挑中这边的。”

房间确实很大,虽然是双床间,但每张床都够两个人在上面打滚。外面还有个露天的海景阳台,可以清楚地看见脚下的沙滩和远处的海。

黄少天眯着眼往阳台上一靠:“早就说了我就想找个靠湖靠海的地方,什么都不干,就那么一躺,舒服。”

然后抬头看看周泽楷:“先吃饭?还是先去买东西?你饿不饿?”

周泽楷摇摇头。

黄少天笑着拍了拍他肩膀:“行,那就先去买。买完了请你吃菠萝包。你有没有要买的东西?或者帮别人买的?虽然说七天时间挺长的,但是能解决的问题最好提前解决,免得最后玩得也不尽兴。”

周泽楷叹气,无奈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半米多长的购物清单,带点委屈地看着黄少天。

难得来一趟,简直是肩负着全家七大姑八大姨外加二舅奶奶的重望。

黄少天忍不住大笑起来。


手机专卖店在港岛,两人顶着汹涌的人潮挤到体验台旁边,对着各种颜色的手机戳来戳去。

“你觉得哪个颜色好看?”黄少天抬头看周泽楷。

自从开了土豪金的先河,生产商已经把颜色的花样玩到了极致,粉色紫色都销量大好之后,现在连彩虹色都推了出来。看好倒是好看,就是有点逼死选择困难症跟收集癖的意思。

周泽楷歪头:“蓝?”

金属蓝带着点灰白的光,拿在手上并不会过度张扬,又跟对方气质符合。

“哎哟喂这颜色都成我们队里标配了,随手扔在地上一个,都不知道是谁丢的。”黄少天又戳了戳,“要不还是普通的银色?”

周泽楷点头。

最后两人每人挑了一部,黄少天拿了标配的银,周泽楷挑了低调的黑。

黑白配。

他在心里满意地想。

买好了自己的东西,剩下的就是痛苦的代购时间。

黄少天带着周泽楷去了尖沙咀,肩负着扫货重任的周泽楷认命地拿着单子一家店一家店地买过去,中间还被彩妆专柜的BA用带着塑料味的普通话一顿调戏,遭到旁边黄少天幸灾乐祸的大笑。

“你也不帮我。”周泽楷幽怨地看着黄少天。

“多好啊,有美女主动投怀送抱你居然还嫌东嫌西,我这来这么多次从来没有过这种待遇好不?”黄少天不以为然。

周泽楷继续幽怨。

“好啦好啦,我帮你拿东西啦?等下再请你吃东西?”黄少天笑嘻嘻地摸摸他头,“哎呀我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有钱人都爱买大型名犬做宠物了,这拉上街也太拉风了啊。”

周泽楷好气又好笑,把手里的袋子分了一半给对方,最后两人大包小包拎了满手,总算把东西置办得差不多。

逛到一半累了的时候黄少天带着他七拐八拐走进一条小道,在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里请他吃了个冰火菠萝油。

外壳酥软内里香甜的菠萝包刚刚出炉,还带着烫手的热气,另一边的黄油片则已经整齐地摆在冰块上,夹起一片塞进菠萝包里,仿佛随时会被烫化。

一口咬下去,菠萝包热腾腾的香气带着黄油冷硬又爽滑的口感,感觉舌头都要吃下去。

“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吃?”黄少天边吃边喷着热气,“这家店可有名啦,你看到墙上挂着那些照片没有?各路明星都有。唉不过说是香港遍地都是明星,我都来了好几次了,一次明星都没见过,你说我是不是运气有点差啊?”

周泽楷看着对方眉飞色舞的样子

,笑着抬手,

擦掉了对方脸上的面包碎屑。

“你就是呀。”

荣耀联盟的剑圣大人,谁敢说,面前这个闪闪发光的家伙,不算明星。

黄少天愣了一下,然后笑嘻嘻地捏捏他的脸:“就你会说话。这菠萝油有这么甜?”

周泽楷笑着摇头。

不是嘴里甜啊。

分明是,心里甜。


 


从最后一家店出来的时候,弥顿道已是华灯初上,抬眼一片灿烂的霓虹,大大小小的店铺招牌都在黑夜中闪着明亮的光,照得整条街道仿如白昼。

周泽楷抬头,恍惚间感觉自己仿佛走进了老式的港剧里。

“漂亮吧?是不是很漂亮?我特别喜欢这边的夜景,感觉全世界的灯光都没有这里这么明亮。”黄少天看着他发呆的样子,忍不住又笑起来,“走走走,我带你去看个地方,保证是全香港最漂亮的,比太平山顶看夜景都漂亮。”

黄少天带他去的是半岛酒店前的广场。

夜晚的海风中,欧洲古堡一般的广场灯火通明,周泽楷站在广场中央华丽的旋转木马旁,身后是维多利亚的汽笛声响,面前是酒店高楼的灯火辉煌。广场花园的楼梯沿着两边盘旋而上,层层堆叠的植物环绕着富丽堂皇的精品店,灯光掩映之下,仿佛传说中的巴比伦空中花园。

周泽楷眨眨眼,一瞬间有些不确定自己是在现实中,还是在童话里。

“咔嚓。”

身边相机的声响唤回了他的注意。转过头,黄少天正拿着新买的手机大笑着看着他。

“能够看到你这个表情,总算没白费我特地带你过来啦。怎么样?是不是特别震撼?我第一次来的时候都看呆了啊!像不像跑到了欧洲童话里?”

周泽楷呆呆地点头。

“我就知道!”黄少天得意,“我就知道!这可是整个香港我最喜欢的地方。”

也会是我的。

周泽楷想。

所有你展现给我的世界,都会是我最喜欢的。

“当年我多挫啊,来了之后连酒店都嫌贵不敢住,早班车来晚班车走简直要折腾死,而且那次特别背,因为什么都不懂还遭了不少白眼。然后从海港城出来,去赶大巴的时候偶然发现这个地方,一瞬间觉得哇塞,简直天堂!原来一分钱都不用花,也能在这里看到天堂呀。”黄少天看着面前璀璨的灯光,脸上露出了怀念的表情。

“当时我就想,以后我一定要赚很多钱,带着女朋友来拼命买东西,想买什么买什么,眼都不用眨。然后在她买累了之后带她过来,让她看看这里。不是带着她住进上面高档的套房,而是拉着她的手,带她来这里,看着她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然后趁着她还在感动,拉住她的手,凑过去亲吻她。”

潮湿的风吹着黄少天栗色的头发,全世界的灯光仿佛都倒映在那双眼睛里。

周泽楷扔掉手中的袋子,伸手拉过对方的手。

手掌相贴,十指紧扣。

黄少天回过头,看向他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

周泽楷低下头,逐渐靠近对方。

黄少天仰起脸看着他,轻轻闭上了眼睛。

远处游轮的汽笛声再次响起,盖住他们都有些紧张的呼吸。




21. 肉及尾声


肉的部分:感觉我的洪荒污力已经用完了,很短啦

链接失效的话直接:卡污亚麻


黄少天裹着床单站在黑夜里,海风正吹起他额前的碎发。

面前是这座光怪陆离的城市寂静的夜空,和轻轻歌唱着的海面。

远处的灯光应该是来自闹市的霓虹,而他们面前的这片远离喧嚣的海上,只有朦胧的灯影,和微弱的星光。

身上已经被对方清洗干净,正散发着沐浴露的芳香。跟周围的花朵融合在一起,恍惚间,仿佛自己也要融进这黎明前最后的夜色里。

身体忽然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周泽楷穿着睡衣从后面搂着他,下巴放在他的肩窝里。

“在想什么?”

就像第一次见到他,面对着他沉默的侧影,想要拉住他的手,问他,你在看些什么?你在……想些什么?

黄少天靠着他,歪了歪头:“在想,明天去哪。”

周泽楷握住他的手:“随你。”

只要是,跟你一起。

“想去的地方太多了,一时有点难以抉择啊。”黄少天叹气。

“比如?”

“比如啊……”

黄少天像是思考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来看着他。

“嗯?”周泽楷替他裹紧了身上的床单。

黄少天搂着他的脖子,看着他的眼睛:“周泽楷,我想跟你去太平山顶看夜景,想跟你去海港城外面的平台吹海风,想带你去HMV淘CD,想跟你去旺角再吃一次濑尿虾,想什么都不做,就这么静静地跟你看着海,看着朝阳升起来,夕阳落下去。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想跟你一起做,你说怎么办?”

周泽楷圈住他的腰,抵住他的额头:“没关系,还有时间。”

黄少天笑:“对啊,不算最后一天赶飞机,还有五天呢。慢慢来,总会看完的,香港又没多大。”

周泽楷摇头:“还有很长的时间。”

五年,十年,二十年。你想看的景色,我都会陪你看完。

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慢慢把这些做完。

黄少天愣住。

“不管去哪,都陪你。”

“别说傻话。”黄少天把脸靠上他肩膀,“说得好像我们能朝夕相处一样……”

周泽楷叹气。

是不会。

但是没关系,他们还年轻,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等待,可以相爱,可以慢慢来。

黄少天抽了抽鼻子:“别忘了,我们可是对手,以后赛场上见了,难道你会因为对手是我就手下留情?”

“嗯哼……”周泽楷搂住他,抚摸着他耳后的头发,像是思考了一下。

然后斩钉截铁:“不会。”

“喂,这种时候不是应该说点好听的吗?”黄少天抗议,“难道不是应该说比赛跟我比起来还是我比较重要吗?”

周泽楷笑起来。

“因为你也不会。”

黄少天僵住。

周泽楷捧住对方的脸,看着他的眼睛:“对你,我必须全力以赴。”

无论是赛场上,还是生命中。

对于这个不按牌理出牌又一击必杀的剑客,他必须拿出百分之百的精力才行。

“哼,就你嘴甜。”黄少天咬上他的脖子,“菠萝油还没消化完?”

“你尝尝?”周泽楷把脸凑过去。

“臭流氓。”

黄少天掐了一把他的腰,轻轻吻上他的嘴。



他们面前的海面上,第一缕阳光正透过无尽的夜,从地平线缓缓地升起来。


~Fin~

10 Mar 2016
 
评论(35)
 
热度(475)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