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食色,性也 19

短更。第五赛季写了快6w,结果第六赛季只有不到3k的我……|||

好的我又要开始憋肉了!


19.番薯糖水


周泽楷回过头去想的时候,第五赛季仿佛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仿佛每一场比赛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新的开始。而第六赛季半个赛季过去,再回想起的时候,能记得的,居然就只有江波涛转会这一件事情。

周泽楷始终记得黄少天说的“你们队里还少一个人”,而方明华带着江波涛出现在轮回的时候,他想,或许,他们一直在等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一个善于沟通,长袖善舞,能够充分融入到他们的队伍,恰到好处把身为队长的他跟其他成员维系在一起的人。

于是第六赛季有了新鲜血液的他们发挥逐渐开始显露出来,成绩跟排名都比上个赛季有了明显的提升。

而周泽楷也因为一直稳定又出色的发挥,逐渐由天才新人,成功过渡到神级选手的行列。并且由于他天生的好样貌,粉丝中的人气一直居高不下。

“枪王”。

周泽楷戳着电竞周刊上自己的新称号,一时有些哭笑不得。

他对于这些荣誉一直没什么概念,被人夸得多了甚至会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战队宣传的需要,对于所有堆到他头上的光环他也基本照单全收。

更何况……

他又戳了戳旁边的“剑圣”两个字,轻轻笑起来。

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跟对方比肩,也没什么不好。

虽然大部分的时候,他们只是作为对比鲜明性格极端被拉出来调侃而已。

赛季开始之后他跟黄少天依然保持着比赛和全明星时候才能见面的频率,每天都在训练宣传跟比赛中度过。夏休时的悠闲与自得,回想起来简直像梦境一样模糊。

职业选手这条路,看着好像随便打打比赛那么轻松,实际上背后的付出只有自己清楚,密集的赛程压下来,大部分的时候他们都没什么喘息的空间。

更何况,这个赛季蓝雨势头正猛,经过两年的调整与磨合,蓝雨的发挥已经逐步稳定,赛季积分一直名列前茅。无论是从专业还是观众的角度,这已经是一支新的冲击冠军的劲旅。比起他,黄少天只会更忙些。

“你明天几点的飞机?一早走?”

黄少天赤着身子趴在G酒店的大床上,半眯着眼睛,有点懒洋洋地看着他。

即使已经到了春天,G市的天气依然带着明显的潮气。黄少天告诉他这叫回南天,全年里最难过的时候,潮得墙壁都出水,恨不得连身上都开始发霉。

周泽楷怕他感冒,拉过被子盖在他身上,然后躺在他旁边。

“下午。”

他又把被子拉高了些,把两个人裹在一起。

新的赛季,他们几乎没了见面机会,却依然保持着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

没做到最后一步,却也没因为分隔两地生疏。反而因为平日都为着赛程压抑得狠了,见了面格外干柴烈火。

周泽楷身上的毛病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加减缓,反而因着比赛压力加大,发作得愈加厉害。有的时候实在憋不住,他就半夜给黄少天打电话,然后听着对方的声音自己解决。

开始几次黄少天还叽叽歪歪地骂他,后来习惯了也就逐渐从善如流,基本什么都敢往外说,偶尔甚至会听到对方跟自己同样凌乱的喘息。

寂静的深夜里,对方的声音隔着电磁波传有些失真地过来,有种隐秘的亲切与性感。

他有的时候也会恍惚,他们这样,究竟算是什么呢。

周泽楷伸手摸了一下黄少天的大腿内侧:“疼吗?”

细腻又敏感的皮肤,在他手下微微发着烫。

“还行。”黄少天趴在原地晃了一下,闭着眼睛哼了一声,“你可别再胡乱摸了,我这都出来三回了,今天晚上是死活也站不起来了。”

周泽楷嗯了一声,又给他掖了一下被子。

全明星之后两人又是快三个月没见,太久没发泄,搞到最后都有点激动。黄少天趴在他的身上,眼睛亮晶晶地问他要不要试试腿交的时候,他差点在对方手里一泻千里。

后来的过程当然很美妙,对方瘫软在他的身下随着他的动作轻喘,简直有种真的是在做的错觉。

但是后来看着对方被磨得通红的大腿根部,他又有点后悔。

即便是已经及时抹了药,那里的热度依然退不下去,轻轻烫着他的掌心。

周泽楷趴在对方肩上,轻轻叹了口气。

黄少天缩了一下:“痒。”

然后又调整了一下姿势,睁开眼看着周泽楷:“我饿了。快把我带来的糖水给我拿过来。晚上我就没吃饱,你们队那帮饿狼吃起东西来简直都跟饿了八辈子似的,我连块叉烧都没抢着。”

周泽楷想起队友狼吞虎咽的场景,不由有些好笑。

他翻身把床头放着的两碗糖水端过来。袋子上印着店家的名字,是本地颇有名气的一家甜品店。

“凉了。”周泽楷摸了摸。

放得太久,糖水都没了温度。

黄少天抱着被子坐起身,翻了个白眼:“我买的本身就是冰的,这分明是放热了好吧。把上面那碗给我,我要那个龟苓膏。”

周泽楷把碗跟勺子递给他:“上火?”

即便是对食补不是很清楚,龟苓膏败火的效用还是听说过的。

黄少天揭开龟苓膏的盖子叹气:“比赛压力大啊。你没看我嘴上都生疮了。”

如果是正常人在场,这个时候估计会直接回一句,那是因为你话太多,跟压力大不大没什么关系。

但是周泽楷显然不是正常人。

他放下手里的碗,皱着眉伸手握住黄少天的下巴:“哪里?我看看?”

刚才亲上去的时候没发现啊?

黄少天脸上一红,一把拍掉了他的手:“去去去去去,吃你的东西去。你再不吃那番薯都该泡烂了。”

“哦。”

周泽楷打开自己的那碗,软糯鲜甜的番薯泡在糖水里,灯光下泛着诱人的光。一口吃下去,甜香之外还带着点姜的辛辣。

“天气潮,你还是多吃点偏暖的东西比较好。”黄少天吸溜了一口嘴里的龟苓膏,“像我是因为上火上了快半个月了,喝凉茶都压不下去。”

周泽楷递给他一张纸:“也别太累了。”

“这我说了又不算啊,正是比赛的关键时候。啊谢了。”黄少天接过纸擦了一把嘴,“下周还得折腾去B市,想起来要坐飞机就想去死。你下周去哪?Q市?”

周泽楷点点头,低头又吃了一口。

“那边挺好玩的,你是飞机过去吧?没意思,那边离市区远。据说坐火车去最好玩,火车站就在海边,下了火车就是海。上次我们去比赛的时候……”

黄少天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在Q市的见闻。

他们两个之间后来似乎有种微妙的默契,从来不在对方面前提起太多跟自己战队跟比赛的事情。偶尔提起,最多也就是叶秋比赛又像开了挂,韩文清又吓到了主持人这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更多的时候他们聊到的东西都日常又琐碎,去哪里吃东西,去哪里淘电子产品,去哪里理发最合适,诸如此类。即使在电话里,他们也习惯了对职业相关的事情绝口不提。

周泽楷歪着头看着对方滔滔不绝的样子,不时附和一句。

他很享受这样的时光。

那些鸡毛蒜皮的东西被黄少天说出来,总有些活色生香的意思。仿佛在这种平凡的话题里,他们也是两个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生活,和平凡的关系。

但也只是仿佛而已。

他伸手,蹭掉对方不小心吃到嘴角的汤汁。

“下周加油。”

“那当然!”黄少天舔舔嘴唇,表情神气又自信,“有了老子在,肯定所向披靡!”

事实证明黄少天并没有吹牛。

决赛中黄少天凭借对于机会的精准把握与对对手强大的精神攻击,成功帮助队友击败卫冕冠军微草,将蓝雨推向新一任冠军宝座。

新的冠军,新的王朝,新一任豪门的诞生。

周泽楷独自坐在练习室的电脑前,看着对方拥抱着队友的大笑着的脸,不由也跟着轻轻笑起来。

“恭喜。”

他戳了戳屏幕上的脸。

晚风从敞开的窗口吹进来,空气中弥漫着花朵的香气,窗外是清晰的蝉鸣。

周泽楷眨眨眼睛。忽然想起去年夏休,趴在自己怀中哭泣的那个少年。

原来不知不觉,又是一年夏天。

一年的辛苦,一年的成长,一年的欢笑与泪水。

黄少天终于迎来一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而周泽楷终于迎来一个得偿所愿毫无遗憾,彻底走出过往的黄少天。


04 Mar 2016
 
评论(18)
 
热度(316)
  1. ♥ 黄少天的小迷妹卡钙亚麻 转载了此文字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