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食色,性也 18

木有剧情,木有逻辑,只想搞……然而还没真搞起来……【。

感谢大家一直冒着雷支持QvQ



18. 莫吉托


周泽楷拽着黄少天追出去的时候,那帮人早已经淹没在人潮里。

午后的阳光晒得人睁不开眼睛,而古镇的街道上依然人来人往,别说景色,连路都看不清楚。

茫茫人海,几个人消失起来如此容易。

两人茫然地站在路口,周泽楷眯着眼四处看了一会儿。

“这边?”他拉了黄少天一把。

黄少天却没什么反应。

“?”周泽楷回头。

“算了,别找了。可能只是看错了。”对方看上去有些无精打采,“就算真的是,这会儿也该走远了,能碰到再说吧。”

周泽楷皱眉。

黄少天抬起头来看他,脸上带着无所谓的笑:“这边还有哪里好玩?找个不晒的地方吧,我都出汗了。要不去洋人街转转?我昨天查了一下,说挺好玩的。”

周泽楷叹气。

“好。”

所谓的洋人街,其实也跟他们之前走过的街道差不多,只不过酒吧和外国人多些。

两个人转了一圈,在街边一家酒吧坐了一会儿。

黄少天非要挑衅他那点可怜的酒量,硬是点了一杯莫吉托。

“我看这边每家店都有!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名字这么奇怪?”

其实也没什么奇怪,就是朗姆酒兑上糖和苏打水,再加上薄荷叶,属于很基础的一款鸡尾酒。酒精浓度并不高,酒量不太好的女孩子也能喝,味道又不太刺激出挑,属于大众比较能接受的口味,样子又清新讨喜,格外受到文艺青年的推崇。

“咦这个感觉味道不太冲啊,还挺好喝的,跟饮料差不多嘛。”黄少天咂咂嘴,“夏天喝点薄荷还是挺解暑的,你真的不来一点?”

他看着周泽楷面前的雪碧。

周泽楷摇摇头。

于是黄少天继续乐滋滋地小口砸吧着他杯子里的酒,顺便把路过的游客从头到尾评价了一遍。

……然后当然就喝多了。

职业选手的那点酒量,基本连啤酒都扛不住,更不用说这些后劲十足的洋酒,加上风一吹,黄少天基本喝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不行了,面色泛红嘀嘀咕咕半仰在椅子里傻笑。

于是周泽楷只能半拖半拽地拖着他回去。

“哎哎哎周泽楷你快看!刚刚走过去那个人!那穿得是个裙子吗?一个大男人为什么穿裙子啊?”

“那边那两个是不是情侣?那情侣装好奇怪啊……写的是什么?哈哈哈哈什么叫我只吃饭不刷碗啊?”

“哇居然还有做糖人的!那东西好甜啊!你吃过没有?我有次庙会买了一个,吃了一口就……”

喝多了的黄少天跟平时完全没有不同,话还是一样多。就是走起路来东倒西歪。

周泽楷一脸淡定地在群众好奇的目光中把他拖回了酒店。

“我不用你扶!我清醒着呢!特别清醒!自己就能走!”

特别清醒的黄少天进了房间门就站不住了,灯没开就一头戳在了床上。

周泽楷无奈地脱掉他的鞋袜,准备给他换衣服的时候却被对方一把推开。

“走开走开!臭流氓!”黄少天迷迷糊糊地挣扎,“人面兽心,衣冠禽兽,斯文败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今天不上课!不上不上!离我远点!”

周泽楷冤枉。

他这回是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但是跟一个醉鬼讲道理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

更别说即便是在对方清醒的情况下,他也不见得能讲明白。

于是他只能用行动代替语言,直接动手去拉对方T恤:“换衣服。”

结果喝醉了的黄少天力气奇大,毫不安分地滚在床上扑腾。

“臭流氓你放开!我不换不换不换就不换!你离我远点!走开!”

周泽楷怕伤到他不敢用力,结果没两下就被对方一把拽倒在床上,还没等重新坐起来,刚刚嚷着让他离远点的人就翻身趴到了他身上。

“哼,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没安好心。你说,你是不是打我主意?是不是想睡我?”

喝醉了的黄少天脸上带着潮红,眼睛里荡漾着氤氲的水汽,带着酒气的呼吸扑在他的脸上。

周泽楷有点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沫。

“哼,我要告诉全联盟,他们的天才新人是个表里不一的混蛋,看着听话乖巧,其实私下里可讨厌了,成天耍流氓!”

可能是酒精的缘故,黄少天的身体微微发着热,热气透过两人单薄的上衣传递到周泽楷身上,烫得周泽楷心跳都失序了起来。

他想把对方拉开,喊着他是流氓的人却已经扒掉了他的裤子。

……到底谁是流氓啊?!

周泽楷无奈。

“你看你看!你耍流氓的证据还在这呢!人证物证俱全!”黄少天骑在他身上,三下两下就撩起他反应,“你别想耍赖!我这就告诉他们去!”

黄少天歪着头伸手又戳了他一下。

周泽楷闷哼了一声。

黄少天手撑着他的小腹,看看他的脸,再看看他下身,又看看他的脸。

然后忽然笑了起来。

“周泽楷,要不我们做吧?”

周泽楷愣住。

月光正透过阳台的落地窗照进来,也照在窗外平静无波的水面上。

黄少天的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他,像是比月光还要明亮。

周泽楷叹气:“别闹。”

“谁闹了!做嘛做嘛做嘛!反正我也没做过!试试啊!我才不相信你不想做呢!来嘛来嘛!让你在上面还不行吗?”黄少天开始扒他衣服。

周泽楷抓住他的手:“不。”

“靠靠靠都这时候了你还装什么正经人啊!平时骚扰我的劲头呢?你赶紧的啊?不赶紧的我可要上你了啊?”黄少天不依不挠。

周泽楷长叹一声,伸手握住他的腰,翻身把他压在了身下。

黄少天的嘴立刻纠缠了上来。

他的意识并不完全清醒,吻得着急又慌乱,两个人的牙齿都碰到了一起。

周泽楷捧着他的脸小心地调整了一下姿势,重新细致地吻上他的嘴。

从唇舌接触开始,舌尖一点点地舔舐过对方的口腔——上颚,牙齿,最终还是跟他的舌尖绕在一起。

温柔,安静,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对方的反应。

就像黄少天当初教过他的一样。

身下的人终于逐渐软了下来,带着酒精味道的呼吸跟他交织在一起。

周泽楷慢慢松开了他。

“你喝醉了。”周泽楷说抵住他的额头,“下次吧。”

黄少天轻轻抖了一下,看着他的目光带着朦胧的水光。

周泽楷又亲了亲他的嘴角。

“这次,我帮你。”


肉渣


周泽楷趴在对方身上,沉重地喘着气。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忽然动起来啊,很容易受伤的好不好?万一我给你咬断了呢?你能不能……”

黄少天抗议着伸手推他,但还没等说完就被狠狠堵住了嘴。

急切又霸道的吻,夹杂着淫靡的味道,几乎夺走两人所有的呼吸。

等周泽楷放开他,黄少天几乎难以找回正常呼吸的节奏。

“开心了?”周泽楷问。

“什么啊?”黄少天眼神游离,“什么开心不开心的?”

周泽楷叹气。

“你想发泄。”

黄少天愣住。

周泽楷轻轻咬住他的鼻尖:“我可以帮你。”

然后轻柔地吻住他的嘴角。

“找人,发泄,都帮你。”

黄少天颤抖着推他:“说,说什么呢你。”

周泽楷抓住他的手,含住他的手指:“别折腾自己。”

黄少天看着他,仿佛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不开心,他急欲发泄,他想要用各种方式宣泄安抚内心焦躁不安的情绪。仿佛只要这样,他就又能回到正常的自己。

那个冷静的,不知道何为恐慌和害怕的自己。

但他知道,自己始终还是害怕的。

孙哲平的退役像是导火线一般引燃了一直以来伴随着他的不安,看着被迫独当一面的张佳乐,他仿佛又看到几年前,那个被迫迅速成长起来的自己。

他怕回忆过去的伤痛。同样也畏惧未来,再次失去亲密队友的可能。

而昨天那个熟悉的背影,几乎又将他拖回他不甘的回忆里。

巨大的恐慌袭来的时候,他几乎失去控制。

“对不起。”

他抵住周泽楷的额头。

“对不起,周泽楷。我不该拿你……”

不该拿你当作回避与宣泄的工具。

周泽楷摇摇头:“你醉了。”

黄少天捧住他的脸,想要笑,却只能做出比哭还难看的表情:“谢谢你。”

周泽楷擦掉他眼角的泪。

“谢谢。我其实只是……”

只是害怕。

只是不甘。

只是面对过去和未来,都同样不知所措而已。

“我只是想跟他说声再见。”

他低头,趴在周泽楷怀里。

“我只是想跟他说声再见而已。”

感谢你带我走进这个新的世界。感谢你最初给的一切。

感谢你如兄如父的付出与关怀。

多么遗憾,没能跟你好好道别。

周泽楷伸手摸摸他的头发。

“不要说。”

说出来便是真的告别。

“不说的话,才会再见。”




“一起加油啊张佳乐,为了给不幸阵亡的战友报仇雪恨,拿个冠军呗?”

站在机场准备回去的时候,黄少天又给张佳乐发了个信息。

大理机场阳光明媚,远处的飞机正冲上云霄。

张佳乐的回信也毫不客气:“还用你废话?”

黄少天把手机放回口袋,眯着眼睛看着窗外的天空。

冠军。

为了自己,为了同伴,也为了在这条路上不幸阵亡的人。




那时的他还不知道,他实现这句诺言用了一年。

而张佳乐,却用了很长,很久的时间。


21 Feb 2016
 
评论(21)
 
热度(351)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