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食色,性也 16

稍微短更一小章,表示还没坑的决心!【。

回头看了一眼感觉bug多得都要哭了= =于是只能暂时选择洒脱地无视了!【。

本章小周基本全程掉线,大家可以存几天一起看= =

16. 牛蛙火锅

黄少天事后想起来,他们两个人真的一起去看樱花,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随着赛季进入后半期,黄少天逐渐忙着季后赛的准备,周泽楷则正在逐渐适应队长这个角色,紧张的训练和比赛日程排下来,大部分的时候他们都无暇旁顾其他。

第五赛季注定不会是平淡的一季。

强势的新人层出不穷之余,老将也逐渐开始退出历史舞台,完成这个职业不可避免的更新换代。

而季后赛百花战队孙哲平的退赛,更是引起轩然大波。

本应还在巅峰时期的神级选手,却因为手伤问题提前退出,群众一时哗然。百花战队后面的命运,甚至由他跟张佳乐带来的双核时代,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动荡。

黄少天看着新闻里张佳乐强笑着的脸,难得地半天都没说话。

“喂,吊车尾。”

半天之后他终于开口。

这个名字很久没叫,感觉已经有些陌生。

他转头看向喻文州。

“蓝雨现在可要靠我们了,你可千万别……”

“更应该担心的是你,不是吗?”喻文州微笑着看他,“毕竟,我也没什么可退步的空间了不是吗。”

喻文州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站起身:“走吧,叫上大家一起,去做一下手操。”

黄少天无奈地叹气。

这个职业的寿命很短,他一直都是知道的。

他太知道了。

他太知道年龄和状态对一个职业选手的影响是什么。或者不如说,蓝雨的每个人,都太知道这一点。

但是又能怎样呢?

就像遗憾难以逆转。

就像破镜不能重圆。

在时间这条单行道上,没有人能够抗拒岁月带来的衰老,每个人都只能带着不甘,看着它朝着未来滚滚向前。

第五赛季季后赛决赛,百花战队在队长张佳乐的奋力支撑下依然没能扭转局面,惜败于整合完毕,正值巅峰时期的微草。

而微草也终于成为联盟历史上第三支冠军队,开启一个新的时代。

一时间各路报道铺天盖地,线上线下一片轰动。

而职业选手则在群众们热情如火的讨论声中,静静迎来了难得的夏休期。

按照以往的习惯,黄少天是愿意呼朋唤友一起热热闹闹出个门,挥霍一下他好不容易赚来的银子的。

但这年夏休他却提前订好了单人机票,假期开始后没几天就出发去了K市。

落地后见到张佳乐的时候,对方的脸上明显还带着嫌弃的表情。

“黄大少怎么忽然心血来潮,纡尊降贵特地跑到我们这种二线城市来?找艳遇吗?那我估计你是来错地方了,艳遇得去大理。”

“艳你妈!像老子这种身价现在被妹子追着跑甩都甩不掉好不好!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吗!”黄少天跳脚。

张佳乐不屑地嗤了一声。

“再说了,你摸着良心说说,你哪次去我们那边我不是好吃好喝伺候着?这才劳动你一次你居然就这么不情愿,还有良心没有?有素质没有?有点同行之间基本的友爱没有?”黄少天继续,“每次来比赛都不能好好吃一顿,这次我说什么也要吃回本玩回本才行,我来之前都查好了,听说有家……”

张佳乐无奈打断他:“停停停停停!大少爷你再不赶紧走等会儿连路边摊都要没了!你酒店订在哪?”

黄少天报了个地址,屁颠屁颠跟着张佳乐上了他的车。

安顿完毕,张佳乐带他去了当地一家牛蛙火锅。

“要重辣的,辣死他。”张佳乐一脸仇恨地跟服务员说。

黄少天抗议:“我靠你公报私仇啊?!你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是的吧?我早就知道你对我不满。直说不行吗?再不行竞技场PK啊?”然后转头朝着服务员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有不辣吗?没有?我靠凭什么没有啊!照顾一下外地人的口味啊……那最不辣的是什么?好吧那就微辣。”

张佳乐鄙视:“微辣也算辣?”

然后看到黄少天又要张嘴说话,又嫌弃地补充了一句:“好好好,照顾一下外地狗,微辣就微辣。”

结果火锅端上来黄少天就哭了。

“卧槽!不是说好了微辣的吗?!?!?!这他妈是微辣?!这特辣的好吧?!张佳乐你快说你是不是陷害我?!你是不是偷偷告诉服务员换的特辣?!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张佳乐幸灾乐祸:“这就是我们的微辣啊,不爽不要吃,饿死算了。”

黄少天顿时就对自己主动跑来受虐有点后悔。

但是浪费粮食显然不是黄少天的作风。

“靠!吃就吃!怕你不成!真以为老子不能吃辣啊?!”

结果一顿饭吃得他痛哭流涕。

跟其他地方的麻辣跟甜辣不同,K市正宗的辣味里都带着酸,一口下去,呛得眼泪鼻子一起喷出来。

但是偏偏牛蛙的味道鲜香甜美,兼具着鱼的鲜味与肉的韧劲,吃起来颇有些欲罢不能。

于是黄少天只能边吃边哭,边哭边吃,哭着还不忘了吃,连张佳乐筷子里的都夹走了。

“啧啧啧,真没想到啊。”张佳乐感慨,“你居然禽兽到连吃牛蛙都没心理负担。”

黄少天吸着鼻子鄙视:“切,论吃得奇怪有人能跟我们比吗?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不敢吃啊,我们老鼠都能上桌的好吧?要不要我给你讲解一下吃的过程?”

张佳乐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别,我对贵市豪放的饮食习惯不感兴趣。”

黄少天趁着对方说话又捞走了一块牛蛙。

“你到底来干嘛的?”张佳乐愤恨地吃了一口虾,“专门来恶心我?”

“当然不是。”黄少天一脸真挚,“我是专门来蹭饭,顺便恶心你的。”

“去死吧你。”

张佳乐一筷子捞走了黄少天要吃的鸡肉。

黄少天只能转战爽口鱼。

然后又被辣哭。

张佳乐幸灾乐祸地掏出手机拍了一张他五官扭曲的照片。

“我靠张佳乐你要干嘛?!你别以为你用这种照片就能威胁我啊?”

“谁要威胁你了。”张佳乐冷笑,“我发微博,让大家都见识一下你的丑恶嘴脸。”

“卧槽!!!!!”黄少天摔筷子,“咱俩什么仇什么怨?!哪怕你嫉妒我比你帅也不用这么打击报复吧?!不准发不准发不准发!”

张佳乐得意:“晚了。已经发了。”

“张佳乐你大爷的!!!”

黄少天掏出手机打开微博,当时就想掀桌了。

照片里黄少天正被一口鱼辣得闭着眼睛伸出舌头大喘气。

始作俑者还特地缺德地加了一句评语:阿黄你怎么了阿黄!骨头不好吃吗啊黄!

“卧槽!!!谁他妈是阿黄!!!”黄少天拍桌,“删掉删掉删掉删掉删掉删掉删掉!!!赶快给我删掉!!!”

张佳乐仔细收好手机:“我这么优秀的抓拍技能,为什么要删。”

“张佳乐你个王八蛋!居然这么污蔑老子的名声!我算是看错你了!你的良心呢?!亏老子还特地跑来……”黄少天说到一半,又愤愤不平地骂了一句,“靠!!!”

张佳乐没理他,继续喜滋滋地夹着菜。

“谢了。”

半天之后,他忽然对拿着手机劈了啪啦转发骂他的黄少天说。

“放心吧,我还受得了。”

黄少天手停住。

他抬起头看向对方,对方眼睛正看着锅里沸腾着的牛蛙,脸上依然是带着微笑的表情。

“无论如何,还是要继续走下去,不是吗?”张佳乐抬头,大笑,“或者不如说,事到如今,我更要继续走下去了吧?哪怕只是为了替离开的人报仇,我也要继续走下去的。”

张佳乐垂下眼睑:“更何况,路的前面,还有我想要的东西。”

黄少天张了张嘴,最后只是叹了口气。

“老鬼,你就放心去死吧!我会为你报仇的!”

几年前,是谁也曾这么说过。

是谁啊。

那样赌气,那样坚定,那样无所畏惧。

黄少天苦笑。

是啊,他可是,也要替人报仇的。

“哼,别得意了。”黄少天翻个白眼,“明年的冠军一定是我们,你就等着羡慕嫉妒恨吧!”

张佳乐冷哼:“切。走着瞧啊?”

黄少天刚要还嘴,手机却忽然震了一下。

“在K市?”

黄少天看着短信内容跟发件人稍微出了下神,手机就又震了一下。

“我在大理。”

【其实牛蛙火锅这玩意我是在B市吃的,K市应该并没有=V=

15 Feb 2016
 
评论(15)
 
热度(261)
  1. ♥ 黄少天的小迷妹卡钙亚麻 转载了此文字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