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我的缪斯男神

我终于能在1w字以内结束战斗!可喜可贺!【。

架空,OOC,Bug多。

灵感自于过年陪我娘逛金店= =|||

没有凭空设计的技能点,所有款式专利都归跟小周一家的周生生所有Orz

感谢各位热情留言的小天使!爱你们!



对方已经站在柜台边看了半天了。

黄少天歪头,手指轻轻敲打着玻璃柜的边缘。

穿得干干净净,衣服很新,但是显然并不是什么大牌。背着一个普通的帆布包,没戴什么饰品。全身上下最值钱的大概就是手里握着的手机,价值一千块。

没钱。

黄少天总结。

在这家珠宝专柜做店员也不是第一天,他早就练就一副火眼金睛,通过穿着打扮来估量顾客身家的本事已经炉火纯青,简直成为本能。

对方看上去像是个刚毕业的学生,没什么钱的那种。

从刚才开始已经站在柜台边仔仔细细地看了大半天,并不像是能够消费得起的样子。

但是黄少天并没有催他,也丝毫没有不耐烦。

反正今天是工作日又下雨,专柜本身也没有什么客人,连同事都趁闲吃午饭去了,他一点都不着急。

更何况,对方还长了一张格外赏心悦目的脸。

剑眉星目,鼻梁高挺,五官轮廓简直好看得不输任何电影明星。

对方一直在认真地看着柜里的首饰,他就一直在看对方的脸,难得地连话都舍不得说了。

啧啧啧还真是越看越好看,简直恨不得偷拍一张照片发朋友圈。

黄少天稍微犹豫了一下,正在人类爱美本能跟工作纪律之间挣扎,对方已经抬头看了他一眼。

我靠,正面更好看。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细想,脸上已经本能地露出了职业式的微笑:“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您想挑点什么?黄金还是白金?还是需要其他珠宝?摆件需要看看吗?今天我们有活动,工费可以打折的哦。”

对方的脸腾地就红了。

“我就……随便看看……”

声音很好听,但是很紧张的样子。

哎呀,看来还真的不怎么来这种地方。底气不足啊。

黄少天一时觉得有趣,脸上的微笑依然没变:“没关系,您可以慢慢看不着急,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可以随时跟我说。”

对方抓着背包的背带,有点拘谨地点点头。

黄少天转身,去给对方接了一杯水。

“先生您可以坐下来慢慢看的。不着急。”

他把一次性水杯放在玻璃柜台上推给对方。

对方看到他的手,有点惊讶地抬头。

黄少天微笑。

对方的脸又红了。

“谢谢。”

声音比刚刚大了些,但是依然紧张。

然后低头迅速接过水杯,开始盯着黄少天放在柜台边缘的手发呆。

……所以现在是要怎样?

……再多说几句会不会直接把对方吓跑啊?

……但是不说话仿佛气氛会更加诡异啊?

黄少天手指又有些焦躁地敲了几下,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先生您……”

对方却忽然抬头看着他:“有推荐吗?”

咦?

“先生您想买什么?”

“……戒指。”

黄少天惊讶了一下,然后了然地微笑:“好的,当然没问题。先生请跟我到这边来。”

黄少天把对方领到戒指专区,熟练地介绍:“这边这些是钻戒,旁边是白金戒指,另一边是彩金,黄金是在另一边的柜台。不知道您需要哪种?”

对方轻轻皱眉:“……”

黄少天又耐心地补充:“不知道先生是想买给谁?送女朋友?还是给长辈?送女朋友的话白金或者彩金会好一点,年轻又大方。如果是送长辈的话就最好黄金啦,老人家戴着比较端庄,而且还可以保值哦。”

对方稍微歪了一下头,像是在思考,然后问:“自己戴呢?”

咦?

黄少天挑眉。

居然是要买给自己?看着不像这种人啊?

但他依然尽职尽责地说:“那就要看您喜欢什么材质的啦。年轻的话依然还是白金或者彩金会合适一些。”

然后想了一下对方的经济状况,又补充:“您是想单纯装饰还是想投资?投资的话最好选黄金或者白金啦,单纯装饰的话,其实这边的玫瑰金不错,款式漂亮,就是比起其他两种金来说,性价比可能没那么高。”

结果对方说:“好看就好。”

黄少天微笑:“那我们就看看玫瑰金?”

对方点头。

黄少天示意对方坐下,然后打开柜台戴上一只手套,挑出几款戒指放在绒布上。

“这边几款都是新款,很受年轻人欢迎的。您戴的话应该都合适。”

对方目光转了一圈,最后在一只指环上停住。

“先生喜欢这个?这是我们最棒的设计师的作品哦。”黄少天敏锐地察觉到对方的兴趣,笑着推荐,“这款是去年秋天的款式,比其他几款要稍微旧一点,但是很畅销,据说设计的灵感是指环王里的精灵戒指。”

对方抬头惊讶地看他:“你知道?”

“呃……”黄少天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刚好看过相关报道……这位叫穿云的设计师是我们品牌的王牌啦,了解这些也算是工作的一部分。他很有名的啊,给好多名人都设计过独家款的,您如果有关注时尚杂志的话也可以看到他的报道。”

对方依然看着他:“你……很了解他?”

黄少天不好意思地笑笑:“也说不上了解啦。他本人很神秘啦从来不公开露面的。但是他设计的款式卖得都蛮好的,很受年轻人欢迎。我个人也很喜欢啊。”

然后又低头看了一眼绒布上的指环:“不过最近几次上新都没怎么看到他作品了,这一款是他设计的最近一款吧,也算经典款,已经断货好几次了。您要不要试试?”

对方点头。

黄少天惯例地问:“先生您戴几号的戒指?”

对方歪头:“……”

黄少天笑:“没关系,不介意的话您手给我,我帮您看一下?”

对方伸出手。十指修长,骨节分明。

黄少天用没戴手套的那只手握住看了一眼。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对方掌心微微的汗水。

……看来真的很紧张啊。

……哎哟不过这手还真是养尊处优的,一看就没干过粗活。

他笑着放开:“好的我知道了,我帮您拿两个差不多大小的号试一下?”

对方继续点头,眼睛依然盯着他来回活动的手。

“你的手很漂亮。”

对方忽然说。

黄少天微微惊讶,然后继续礼貌地微笑:“谢谢。您的手也很好看啊。戴上戒指肯定更好。”

对方问他:“不做手模?”

“哎哎哎真有这么好看?”黄少天大笑,“那我可要考虑一下了。承您吉言,如果我真要做手模发达了,怎么也要好好请您吃一顿。”

话是客套话,但是开心倒是真开心的。

毕竟被一个大帅哥夸奖好看可不是每天都能遇上的事。哪怕他说的只是你的手。

“先生您试试?”他把指环递了过去。

对方简单试戴了一下,然后挑了小一点的那个号:“要这个。”

咦?

还真买?

黄少天这次真的惊讶了。

但脸上依然职业式微笑:“好的,那我帮您包起来。先生要不要顺便办一个我们的会员?后面买东西可以积分的。”

对方点头。

然后认真地填好了会员资料。

周泽楷。

黄少天看着会员资料单上漂亮的字迹,忍不住又笑起来。

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更奇怪的是周泽楷后面连着一周都跑到他们专柜。风雨无阻。

每次都是站在柜台边看半天,然后等黄少天过来招呼的时候扭扭捏捏让他推荐,之后随意买个一两件,全程盯着黄少天的手发呆。

“我靠!老子这次真的看走眼了啊?这家伙其实是个土豪?富二代?还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那种?”

黄少天惊诧。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他从来没见过有谁买东西是这个套路的。

大几千块的首饰,眼都不眨说买就买,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款式都有,哪怕是说了买给自己的,第二天再来也从没见他戴过。

……所以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黄少天风中凌乱了。

周中的时候他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刚上班还在换衣服同事就八卦地跑到他旁边:“黄少黄少黄少!昨天那个帅哥又来了哦!大概是看到你不在,什么都没买就回去了~”

“我靠你说话就说话,那笑得一脸荡漾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没在工作状态,黄少天张嘴就口没遮拦。

同事完全不理他的吐槽,兴奋地摇晃他的肩膀:“黄少!你看他这么奇怪,该不会是……要!泡!你!吧!”

“泡你妈!!!”黄少天把工作制服扔到对方头上,“你他妈平时到底都看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两个大男人泡个屁!”

我现在怀疑他是来洗钱的好吗?!

太可疑了好吗?!




结果快到中午的时候这位可疑分子又来了。

依然是那副普普通通的打扮,背着略带土气的帆布包,拿着那个一千块的破手机。

黄少天主动走了上去。

“周先生?今天想买点什么?”

依然挂着标准的职业式笑容。

周泽楷依然腼腆:“有推荐吗?”

黄少天笑得有点无奈:“不好意思啊周先生,我刚刚跟同事换完班,现在要去吃午饭啦,您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叫同事帮您介绍一下?”

周泽楷表情有点慌张:“不,不用……”

黄少天手指快速地敲了几下柜台。

“我大概要出去四十分钟左右,您是准备继续看看等我回来?还是……”

周泽楷看他。

黄少天笑:“还是,跟我一起去吃饭?”

周泽楷的眼睛微微瞪大,露出惊讶的表情。




两个人去了附近一家面店。

“这家店在这边很有名啦,虽然地方不太大,但是也不太闹的,面的味道也很不错。也就这个时间来能有位子,再等一下,排队能排到街对面去。”黄少天坐在小小的面店里热情招呼,“你想吃什么?招牌肉酱面不错的。再来个腌黄瓜?饮料喝葡萄汁好不好?”

周泽楷坐在桌子对面,盯着菜牌,点点头。

看上去就像个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乖乖牌学生仔。

……但是学生仔不会每天跑到珠宝专柜来砸钱。

“还要不要加点别的?别客气呀随便点,这顿我来请,就当感谢你这几天这么照顾我生意啦。”

周泽楷红着脸摇摇头。

“那我就自己点啦?”

在对方点头之后,黄少天又点了几个凉菜和烤肉。

服务员收走菜牌,给两人端上热水。

“周先生最近都不忙的吗?休假?”黄少天握着水杯,不动声色地开口。

这么有空天天来闲逛?

对方盯着他的手摇摇头。又点点头。

……所以到底是还是不是啊?!

黄少天纠结。

这交流起来也太费劲了。

妈的,不如干脆直接问了算了。

“你到底……”

“我来找灵感。”

结果对方话比他还快。

黄少天有点惊讶。

“咦?周先生是做什么工作?”

“设计。”

“哎?难道是珠宝设计?”

周泽楷点头。

“咦???”

黄少天诧异。

你长这么好看居然不做模特做设计师?!

还给不给别人留条活路了?!

“您这找灵感的方式挺……别致啊……”

通过砸钱来找?这灵感是不是有点贵啊?

周泽楷握着水杯,笑了一下:“想从……顾客的角度看看。”

黄少天了然。

据说他们品牌的那位穿云大师也是有这个习惯的。

“从顾客的角度看看,了解他们需要什么,他们在想什么,假设自己是个普通顾客,想想看,自己要买什么。然后才能设计出符合大众品味的东西。”

这是大师在一次访谈里被问及如何保持灵感时说过的话。

——当然也有江湖传言说这段其实是那位江姓御用记者的演绎,大师当初说的可能只有“去看看”三个字而已。

但是黄少天莫名觉得这种演绎蛮靠谱的。

看来,设计师的套路都差不多?

“哇塞,那我也算是遇到行家了?”黄少天兴奋,“你做了几年啦?哪个品牌的?还是自由设计师?我看你这时间挺自由的啊?是不是你们这行都这样?辛不辛苦?每天需要画多少稿啊?”

周泽楷的表情有点为难。

“啊啊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就随便问问,没有打探你隐私的意思。”黄少天摆摆手,“主要是我第一次见到活的珠宝设计师,有点太兴奋了。”

周泽楷喝了一口水:“你很感兴趣?”

黄少天忙不迭点头:“对啊对啊,我就是向往这个职业才开始做这行的啊!要不然站柜台很累的好嘛?我的梦想就是从基层做起,总有一天要成为一个跟穿云一样厉害的设计师啊!”

周泽楷明显呛了一下。

黄少天拍桌:“我靠,我也知道自己现在差得远,但是你用不用这么大反应?很不给面子啊?”

周泽楷满脸通红:“我不是……”

黄少天:“你不用解释了,我已经伤心了,没想到你居然也这么想我,没法做朋友了。”

周泽楷面红耳赤:“真不是,我……”

黄少天面无表情。

周泽楷泫然欲泣。

黄少天终于忍不住拍着桌子笑了起来。

周泽楷愣了一下,然后也红着脸跟着笑了起来。

“你没生气啊……”

那笑容如同午后的阳光,晃得黄少天睁不开眼。




“那你现在灵感找得怎么样?”

笑过之后,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不少。黄少天吸溜着刚刚端上来的面条,有点好奇地问。

周泽楷斯文地吹着自己面前的面:“大部分……”

“咦?居然还真管用?”黄少天握着筷子,有点诧异,“这几天除了周末也没几个顾客啊?这也能受启发?”

周泽楷点点头。

然后小声说:“你手很漂亮。”

黄少天:“谢谢啦。因为我都不怎么干粗活的嘛。不过不是说过一次?为什么又提?虽然被夸奖我是很开心啦,不过跟……”

周泽楷小声补充:“会有一些启发。”

黄少天:“啊,哦……”

然后又仔细想了一下。

“啊??!!”

周泽楷看着他:“嗯。”

“所,所以你,你的意思是……”黄少天脸不受控制地红了,难得有些结巴,“你是看着我……我才……才……”

周泽楷微笑:“嗯。”

黄少天石化。

周泽楷小心翼翼:“你……会介意?”

“啊,不,没,没有。”黄少天木然地摇头,“我就是,觉得,有点荣幸……”

自己居然是别人灵感来源啊?

好像有点酷炫?

周泽楷又笑起来:“谢谢。”

黄少天感觉自己的眼又瞎了一次。

“就口头上谢一下啊?”黄少天转开眼,一下一下戳着自己碗里的面,“帮你这么大的忙,都不请我吃顿好的。”

“好啊。”周泽楷说,“请你吃好的。”




事实证明周泽楷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从第二天开始,他出现在专柜的时间从中午变成傍晚。从天天跑到专柜听黄少天推销,变成了天天跑到专柜接黄少天下班吃饭。

整整一周,雷打不动。

“我靠我只是随口一说缓解一下尴尬啊?你要不要这么当真?这个礼拜我已经快被同事八卦的口水淹没了好吗?”

黄少天愤恨地叉着面前的牛排。

“而且为什么他们都要传是你包养我啊?为什么就不能是我包养你这个小白脸?啊?我没钱吗?”

黄少天恶狠狠地嚼着嘴里的肉。

“妈的,这个牛排为什么还带着筋啊?咬得我腮都酸了……鹅肝给我一下。”

周泽楷乖乖把盘子推到他面前。

“这个礼拜吃得,我都要胖了。西餐一点都不实惠,网上评价也太骗人了……明天不如还是去吃面?我看到有家陕西馆子评价不错。”

周泽楷点头:“好呀。”

一周下来,两个人已经成功进化成饭友关系,每天在一起研究哪家店好吃的干活。

“话说你那套设计到底搞怎么样了啊?最近不用继续加班?”黄少天吃了一口鹅肝,“我去为什么这么腻?”

周泽楷叹气:“还差一套。”

“差什么?到底什么主题啊?这么神秘都不肯剧透一下。”黄少天又喝了一口饮料。

两人每天除了吃基本不太讨论别的,黄少天不问,周泽楷也就不主动说。

周泽楷幽怨地看他一眼:“情人节对戒……”

然后无奈地喝了一口汤:“没灵感。”

“咦?这种东西要什么灵感?不就是体现一下恋爱的小幸福嘛。”

黄少天咬着饮料吸管,说到一半忽然福至心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知道了!你没恋爱经验啊!你是不是没经验?没有吧?我看你就不像有啊?快说是不是没有?”

周泽楷生无可恋地吃了一口面包,算是默认。

黄少天又往嘴里塞了一口牛肉,想了一下然后又笑起来。

“算了,看在你请我吃了这么久的饭的份上,送佛送到西,吃完饭我带你去个地方,算是给你培养一下灵感。不用太感谢我。”




黄少天带着周泽楷去了古城街区。

说是古城街区,其实只是老房子改造后的商业街,近几年刚刚修好,把原本的矮旧平房翻新了一下,重新做了亮化,小小的店面一个连一个,卖糖果的,卖民族饰品的,卖衣服的,卖零食的,五花八门,热热闹闹地开起一条街。

正值夜晚的黄金时段,窄窄的街道上挤得满满的都是逛街的人。霓虹的灯光照在一对对小情侣年轻的笑脸上,在大冷天里也洋溢着融融暖意。

“隆重给你介绍一下本市年轻人的约会圣地!拍拖名胜!直接通往江边!空气中飘散的都是恋爱的酸臭味!帮助你一秒钟找回初恋的感觉!”

黄少天站在街口,笑着回头看周泽楷。

对方好看的脸上带着新奇又惊讶的表情,霓虹的光彩都倒映在他眼睛里。

黄少天大笑:“走走走,哥哥我带你进去见识一下!”

然后拉住对方的胳膊。

“这边这家糖果店很有名啊!全是手工制作的,可以现场看糖果制作过程!可好玩了!你要不要看看?”

“哈哈哈哈你看这家店居然叫虾扯蛋啊哈哈哈哈!哎哟这什么?不就是章鱼小丸子放了虾跟鸡蛋吗!老板挺有想法啊!”

“哎你要不要尝尝这个老酸奶?味道不错的。”

“哎哟喂!这不是今年潮爆款的东北大花布吗?哎哟还有绿色的哎!你说给你做条裙子好不好?回头率百分之一万啊简直。”

结果已经来过几回的黄少天一路兴奋得犹如脱缰的野狗,好几次都被周泽楷强行拉回来。

路上人很多,两个人时不时会被挤开,再一次被一对情侣从中间路过之后,周泽楷的脸上露出了惊悚的表情。

“……”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刚刚走过去的那个头顶蘑菇的妹子,和旁边头顶绿草的汉子。

黄少天凑过来:“咦?你喜欢那个?那个是个头夹啊今年很流行的,就是一个小夹子可以别在头发上,上面有花有草有蘑菇的。没多少钱啊路边就有得卖,看看看就在那边!”

黄少天又一次要冲破人群跳过去,结果被周泽楷一把拉住。

“咦?怎么了?有什么事?”黄少天转头。

周泽楷拉住他的手,十指紧扣。

黄少天石化。

“防止走散。”

周泽楷理直气壮。




“喂喂喂,还是不要了吧?两个大男人,很丢脸啊。”

黄少天脑袋上顶着一根四叶草,捂脸。

“嗯?”周泽楷顶着一朵小花转过头来。

“嗯个屁啊?!放手了好不好?我不乱跑了还不行吗?有必要抓这么紧吗?”

周泽楷无辜:“人多呀。”

黄少天继续抗议:“那你也不用这样啊,我都这么大了,又不是三岁……哎等等等等!那边是不是有个书报亭!等等等等!珠宝杂志是不是这个礼拜已经发了!我去看一眼!”

然后拽着周泽楷的手就奔了过去。

周泽楷无奈地叹了口气,又抓紧了些。

“咦?这一期怎么还没有啊?这都多久了啊?设计没有,访谈也没有?该不会已经收山不干了吧?”

黄少天单手翻着杂志皱眉。

周泽楷把酸奶插好吸管递给他,他眼都没抬,就着对方手吸了一口。

“找什么?”

周泽楷无比自然地自己又吸了一口。

黄少天悲愤地翻白眼:“我偶像。自从他老人家去年秋天设计完那个指环,都已经快半年没消息了。”

周泽楷握住他的手不安地动了一下。

“你很……喜欢他?”

转向他的脸不知道是不是晚风的关系,微微泛着红。

黄少天把杂志合起来。

“我就是三年前看到他的设计才开始想要做这一行的好不好。要不然我一个专业跟珠宝屁关系都没有的人,干嘛非要跑到现在公司来找罪受?设计师我估计是做不了了,但是助理或者广告推广我还是可以尝试一下的。”

“你很适合。”周泽楷说。

黄少天抬头,惊讶地看他一眼。

周泽楷停顿了一下,像是在选择措辞:“你很……很懂它们的美。”

“谢啦!”黄少天笑,“我也觉得我挺厉害的!所以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一个厉害的珠宝策划!专门为我偶像做推广!”

周泽楷握紧他。

他拍一下周泽楷的肩:“所以你也要努力呀!等你出名了也能帮我搭个线嘛。哥们的希望就放你身上了。”

周泽楷撅嘴:“有什么好处?”

“我靠!咱俩的交情你居然跟我谈好处?还有没有点朋友情谊了?给你二十块不用找了。”

周泽楷哼哼:“小气。”

“呿,说得好像真有那一天一样。”黄少天翻白眼,“如果真能有那一天,什么好处任你挑好吧?大餐随便吃!礼物随便要!你让我以身相许都行!”

反正漫天要价落地换钱嘛,打个嘴炮又不吃亏。

周泽楷明显被雷住了,半天没吭声。

周围的人潮依然没有丝毫减弱的意思,挤得两个人左摇右晃。

快走到街尽头的时候,周泽楷有点紧张地拉住他:“少天,其实我……”

黄少天眼尖地看到他身后的白色物体。

“我靠!棉花糖!居然是棉花糖啊!这都多少年没见过了啊!我要吃!快快快!把我钱包给我!”




黄少天举着棉花糖趴在江边的围栏上。

“妈的可累死我了。”他舔了一口,“这人怎么这么多啊?不是还没到情人节吗?”

周泽楷趴在他旁边,默默地看着脚下的江。

“喂,周泽楷。”黄少天叫他。

周泽楷转头。

黄少天也转过头来看他:“你为什么做珠宝设计师?为什么会入这一行?为什么会对珠宝感兴趣?”

周泽楷歪头,可能是在思考。

黄少天笑:“我的话,是因为会觉得很幸福呀。”

周泽楷露出一个讶异的表情。

“你不觉得珠宝是一种会给人带来幸福的东西吗?不是那种物质的幸福,而是,能够通过它,变得更好的那种幸福。人天生不是都爱漂亮的吗?我第一次看到穿云设计的东西,就觉得,啊,好漂亮啊,感觉好像买了之后,自己也能变得跟它们一样漂亮呢。”

周泽楷抿嘴。

“做这行也有几年啦,我最喜欢的,其实就是来挑婚戒的顾客啦。”黄少天又舔了一口棉花糖,“那种要开始新生活的幸福是可以传染的哦。其实恋爱的感觉也是。你看,那边那对小情侣。”

周泽楷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

一对很年轻的情侣,正站在江边的树下,小心翼翼地在纸上写着什么,不时抬头对视一眼,然后微笑。身后的树上挂满了心形的牌子。

“那是许愿树啦,传说把两个人的名字写在上面,就能白头偕老。”

周泽楷挑眉。

“当然是骗人的。”黄少天笑,“就像钻戒买了婚结了就能幸福一样,都只是商业宣传的手段而已。但是恋爱中的人不会管这些呀。他们就是一门心思地觉得,这么做了,就能幸福。这就是恋爱呀。没头没脑,智商掉线,但只要跟对方在一起,不管做多傻的事都天经地义的恋爱呀。”

他转头看向周泽楷:“珠宝能做的事情,不也是一样吗?无非就是给大家一个美好的梦而已。但是相信的人,都会觉得幸福。”

周泽楷缓缓地点了点头。

“所以你到底有没有灵感啊?我这都说了这么大半天了,别一点帮助都没有啊?”黄少天继续舔着手里的棉花糖。

周泽楷低头,就着他的手也舔了一口。

“嗯。”

他舔舔嘴唇,慢慢笑起来。

“就快了。”

笑容腼腆又明亮,甜得好像手里的棉花糖一样。




这之后周泽楷消失了好几天。

黄少天估摸着对方大概是去忙工作了,发了个注意身体的短信之后就没主动联系。

主要是节日将近,专柜也开始忙了起来。

雪上加霜的是主管也不知道是抽什么风,连着跟他谈了三天话,话里话外都是问他工作规划的意思,搞得他一头雾水。

“你忙完了没有啊?我感觉经理好像很想炒了我啊?你再不出现我觉得你就没法在专柜看到我了。”

他还是忍不住给周泽楷发了个信息。

周泽楷回得飞快。因为短。

“就快了。”

几天后,黄少天还没等到周泽楷,就先收到了总部的调令。

“咦???设计师助理???”

黄少天目瞪口呆。

“你们确定这玩意没发错?!发错了吧?!一定错了吧?!该不会刚好是重名?!为什么可以跨部门连跳这么多级?!这也太夸张了吧?!”

黄少天瞪着调令风中凌乱。

“咦?黄少你怎么还在这里?”同事路过拍了他一下,“刚刚人事的同事过来啦,正找你呢,说要你先去总部见一下相关领导。”

“你也算是鲤鱼跳龙门啦!好好把握机会啊!”同事露出羡慕的表情。

但是黄少天满脑子想的都是赶紧给周泽楷打个电话。

“周锦鲤!!!大餐好商量!礼物也好商量!但是以身相许的事咱能不能先缓缓?!”




“卧槽!!!你说我的上司是谁??!!”

黄少天坐在总部差点把面前的桌子都掀翻了。

人事部的同事看着他大惊小怪的样子,脸上露出鄙视的表情。

“虽然大师很有名,你也不用惊吓成这个样子吧?”对方吐槽,“我可提醒你啊,他要求很高的,一但要是达不到他的要求标准,你也是要随时走人的。等一下我安排你见一下,看一下他那边的意见,懂了没?”

“懂懂懂!我懂我懂!”黄少天点头如捣蒜,“感谢组织给我这次面试的机会!”

人事的同事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留下黄少天一个人坐在接待室忐忑不安。

“卧槽周锦鲤!你他妈倒是给我回个话啊?!哥哥我马上就要面临人生重大涅槃了好吗!!!”

黄少天狂按手机。

“冷静点!黄少天!你冷静点!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个面试吗!你多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还怕这个?”

黄少天以头捶桌。

“对对对,没什么大不了的!偶像而已!又不是妖怪不会吃人!”

黄少天自我安慰。

他故作镇静地坐直,眼神四下闪烁,然后落在桌上翻开的杂志上。

最新一期的珠宝杂志。他还没来得及买。

摊开的专访页面正好是他的昔日偶像,明日上司。

“咦?居然又有动静了?”

他哆哆嗦嗦地拿了过来。

专访题目取得非常烂俗。

《大师的缪斯》。

副标题更加烂俗。

——独家披露情人节焕彩鎏金系列背后的创作灵感。

黄少天忍不住翻个白眼。

不就是个新款宣传吗?用得着搞这种噱头?广告词就不能再与时俱进一点?

黄少天默默鄙视了一下。

但是看到设计稿的瞬间还是忍不住跪了。

“呜呜呜,偶像就是偶像,永远让人看到幸福看到美。”

一套九款三种不同首饰,都是情侣款。三款手环,两款项链,还有一款对戒。

手环跟项链都秉承了大师一贯的风格,花样繁复中带着古典的美。

吸引住黄少天的是那组对戒。

跟以往的设计不同,戒身并没有太多的花样,只是普通的玫瑰金与白金拼接而成,上面刻着花体的字母,法语的Jet'aime。下一张图片,玫瑰金旋转一下,与白金错开,字母变成了普通的花纹。

旁边的文字介绍:那一声我爱你,恨不得大声告诉全世界,又恨不得变成秘密,只说给你一个人听。

黄少天的心扑通跳了一下。

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跳出一张好看的脸。




黄少天对着那张戒指的图片发了半天呆,刚要继续看下去,人事的同事已经回来。

“黄少天先生?请跟我来。”

黄少天乖乖站起来,感觉心跳得更加严重。

“黄少天你冷静点!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才多大点场面啊?根本难不住你!”

他清清喉咙,又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这次面试顺利,晚上就找周泽楷去一起吃饭庆祝一下吧。




黄少天伸出手,推开面前办公室的门。

正好对上一双熟悉的,含笑的眼睛。


~Fin~


【木有后续!

【摸完上一条鱼惊恐地发现自己不会搞笑不会甜甜地谈恋爱了!坑也不会填了!于是惊恐地……又摸了一条= =

【复健完毕,滚去填坑

11 Feb 2016
 
评论(59)
 
热度(1282)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