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食色,性也 15

之前说好的肉渣部分……

鉴于本人对主动撩的受+哭唧唧攻的恶趣味,看上去可能会有雷,食用请谨慎=V=



15. 肉那个渣


“上你妹啊!!!”黄少天挣扎着吼。

然后忽然意识到自己的音量,连忙捂住嘴,扭头愤恨地瞪了一眼周泽楷,小声骂他:“你又发什么神经?!隔壁是我们队长你知不知道?这个破酒店隔音很差的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不赶紧走是想等一下被发现了害死我吗啊?”

周泽楷松了一下胳膊,把他转过来,面对面地看着他。

“黄老师。”他继续叫。

“你闭嘴!”黄少天伸手捂他的嘴。

周泽楷乖乖站着没躲开,任由他的手盖在脸上,露出两只带笑的眼睛,在酒店橘黄色的灯光下莫名闪着光。

他一直都知道周泽楷长得好看。但是他从没注意过,这双一向内敛腼腆的眼睛里,也会有这样的神采。

黄少天看着对方的样子有点怔忪,然后就感到手心被舔了一下。

黄少天如遭电击,下意识地抽回手,却被对方一把握住,放到嘴边轻轻舔舐。

从手腕一路向上,到手心,然后是手指,指尖,最后含住他的拇指。上面还沾着月饼酥皮的碎屑,被对方的唇舌全部卷走。

黄少天半只胳膊发麻,无奈地挣扎:“周泽楷你属狗的吗?!你想吃东西我整盒月饼都给你好不好?别在这跟个非洲难民一样。”

周泽楷握着他的手摇头:“不想吃。”

“那你到底想干嘛啊?!”黄少天被对方压在桌子边缘,小声吼。

“上课。”

“不上。”

“黄老师。”对方坚持不懈。

“上次已经结课了。你现在已经正式出徒,老师已经没有什么要教你的了。”

周泽楷表情有点委屈:“黄老师……”

黄少天不为所动:“都说了已经结课了。上次就说好了只教一次,剩下的部分只能靠你自学成才了。怎么你还想耍赖啊?”

“哦。”周泽楷看上去有点失落。

“行了吧?那你是不是也该放开……卧槽你手往哪放呢?都说了不上课了你干嘛?!”

周泽楷的手明显摸去了不该去的地方,黄少天手忙脚乱地扑打。

周泽楷一脸正经:“我自习……”

“自习你妈啊!”黄少天想骂人又不能大声骂,简直恨不得咬死他,“自习有需要老师的吗?!你自己玩你……唔!”

结果骂到一半就被迫消音,因为周泽楷已经快他一步抓住了小黄老师。隔着布料上下撸了两下,原本就在对方撩拨下有了点反应的地方终于彻底精神了。

“先复习。”

周泽楷手指灵巧地顺着他队服裤子的裤腰伸进他的内裤里,直接握住他。

“复习你大爷!”黄少天身上抖了一下,“嘶……卧槽你他妈轻点!”

“疼?”周泽楷迅速抬头看他,手上放缓了力道。

不应该啊?也没用力啊?

黄少天红着脸瞪他一眼,咬牙切齿:“勒着我毛了你。”

周泽楷看着他愣了一下,然后终于在搞懂他什么意思之后,不可抑制地笑出声来。

“卧槽你小点声!”黄少天两只手捂住他嘴。

周泽楷趴在他肩头,笑得浑身颤抖。

“笑个屁笑啊你!你知不知道隔……”

黄少天还要继续骂他,门口却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黄少天跟周泽楷都是一愣。

“少天?”

喻文州的声音。

“卧槽!!!!!”

黄少天低叫。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他愣了一下之后一把推开周泽楷,迅速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

周泽楷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受到惊吓后的不知所措。

门口喻文州还在锲而不舍地敲门:“少天,你在吗?”

“在在在在在!来了来了来了!等我一下!”黄少天对着门口喊了一句,然后揪着周泽楷的领子把他扔到墙边的床上,一把用被蒙住,掐着他脖子小声说,“给我闭上嘴不准动!敢出声我打死你!听到没有?!”

周泽楷点头。

黄少天又掐了他一把,之后深吸了一口气,抓了一下头发,走到门口拉开门。

“咦咦咦?队长,这么晚了还没睡?我刚才刚准备洗澡呢结果发现热水忘了开正骂人呢差点没听见你敲门。”黄少天堵在门口笑着看喻文州,“找我有事吗?”

“哦,没什么事。”喻文州的表情看起来很平常,“我正准备最后查房呢,听到你这边有声音就先过来看看。”

“哦,这都能听着?不是我说啊这酒店隔音也太差了。是不是还能听到我刚刚看电视的声音啊?”黄少天无视背后黑漆漆的电视屏幕睁眼说瞎话,“要我跟你一起吗?我可以等会再……”

喻文州笑:“没事,我就确认一下,你在就好。记得明天10点在大堂集合,别迟到就行。”

“好好好没问题保证准时到!”黄少天举手发誓。

“行了,那你洗完澡早休息吧。我查房去了。”

“队长晚安!队长慢走!队长你也早睡呀!如果需要我帮忙你就说呀!”

黄少天站在门口热情狗腿地看着喻文州转身,松了口气刚要关门,喻文州又转了回来。

“哦,对了,少天。”喻文州回头笑着看他。

“什么事!!”黄少天寒毛一竖。

“楼下早餐9点结束,最好早点起,别看电视看太晚。”

黄少天尴尬地僵了一下:“好。”

“晚安。”

喻文州对着他挥了挥手转身走开,黄少天确认对方开始敲其他队友的房门之后砰地关上门,脚软地背靠在门上开始大喘气。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妈的吓得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这他妈的比午夜凶铃还吓人好吗?!”

黄少天捂住心脏,恨不得胸口碎大石。

周泽楷裹着被小心翼翼地从墙边探出头,咬着嘴唇问:“没事了?”

“没事你大爷!!!”

黄少天看着对面罪魁祸首那张无辜的脸,不由一阵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他嗷地一声扑过去,一把把周泽楷扑回床上。

“周泽楷你个王八蛋!害人精!卧槽我怎么就招惹了你这么个祸害!”恼羞成怒的黄少天骑在周泽楷身上开始撸他头发掐他脖子挠他腋窝,“你他妈快说你是不是轮回派来的救兵?!专门来离间我们蓝雨内部宝贵的革命感情的?!”

周泽楷被他挠得浑身抖着发出低低的笑声,摇着头在床上翻滚。

“你他妈还敢出声?!还敢出声?!”黄少天愤怒地压住他,“万一被发现了我死定了妈的!大半夜的私自窝藏一个敌队队员在房间里,你他妈让我怎么解释?!”

周泽楷拉住他乱动的手,半天才缓过气。因为刚刚大笑的缘故,脸上泛起一层粉色。

他带笑的眼睛看着黄少天,理直气壮:“我找你PK啊。”

黄少天愣了一下。

然后脑子里忽然闪过做贼心虚四个大字。

靠啊。

刚才被吓傻了,这么好用的理由都忘了。

比赛完对方后辈来请教切磋,两个大男人穿戴整齐,有什么不能见人的!他又没泄露机密!也不能因为他们真的有什么苟且之事就以为全世界都能往苟且的方向想啊?!

黄少天简直想捂脸。

“不然呢?”周泽楷无辜地看他,身子挪了挪,下半身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顶了他一下,“说上课?”

“王八蛋!还反了你了?!”黄少天恼羞成怒,甩开他的手,揪住他领子。

周泽楷眨着眼看他。

那双眼睛里有着明显的笑意,眼角眉梢都带着欢喜。比起语言的表达,对方的神情显然更加诚实而直白,喜怒哀乐,都能一眼看清。

他大概也能搞得懂周泽楷不断找他撩他的原因。

就像是当初的自己。

初出茅庐,又带着青春期尾巴的迷惘,再怎么淡定也会有张皇无措的时候。而他身边,能够给他指导为他拨开迷雾的人,并不够多。

轮回的人毫无疑问是对他很好的。但是技术上的问题,还有他本身身体的问题,都只能靠他自己去摸索着解决。

自己对他而言,有点像是正在寻找属于自己的船的时候,迎面漂来的一块浮木吧。

恰好比他有经验,恰好了解他的问题,恰好能帮他解决最难以启齿的部分,又恰好不会给他造成过多的干扰。

但是也不会更多了。

周泽楷大概是察觉到他的出神,又不安分地动了一下。

黄少天正跨坐在他身上,两个人关键的地方还靠在一起,刚刚被撩拨起来的兴奋并没有因为那个惊吓的插曲散去。

黄少天叹了口气。

既然一开始就是自己招惹的,不如就负责到底。反正两个人相互解决,谁也不吃亏。

等到一方腻了,也能好聚好散。就跟当年一样。

横竖不过是,简单的肉体关系。

黄少天忽然笑了,趴下身子拨开周泽楷额前的刘海。

“好啊?反正现在队长还在走廊上你也走不了,上课是吧?有本事别后悔啊?”黄少天捧着他的脸,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老规矩啊,等会你要是敢出声把人招来,老子当场给你切了。”


可能会很雷主要为了满足作者恶趣味的肉渣:P1   P2

图链失败请直接走围脖:卡污亚麻


高 潮过后的晕眩几乎让黄少天昏死过去。

等到神智彻底归位,周泽楷已经开始拿着纸巾帮他擦拭。

黄少天躺在原地大口喘着气,感觉浑身上下都被抽干了力气,腰部以下已经没了知觉。

“你,你他妈的是不是,疯,疯了啊……”

他无力地遮住眼睛。

周泽楷帮他擦干净身体,重新穿好裤子,然后看了一眼被仍在旁边的T恤,皱眉:“脏了。”

黄少天瞥他一眼,无奈地说:“不穿了,明天直接换掉,回去再洗。”

“哦。”

周泽楷答应了一声,最后还是拿起他的队服外套帮他穿上。

黄少天软著身子挣扎:“反正等会都要睡了,还穿个屁啊。”

周泽楷理直气壮:“会着凉啊。”

“那你自己先穿好行吗?”黄少天推他一把,“去去去去去去,把衣服穿好了去,别仗着长得好就能裸奔耍流氓。”

“嗯。”

周泽楷听话地捡起自己散落四周的衣服穿好。

黄少天看着他有些发愣:“你……”

“?”

周泽楷套好连帽衫回过头来看他。

此时穿戴整齐的他看上去依然英俊而腼腆,像个在学校成绩又听话的优等生。

黄少天想到对方刚刚趴在自己身前的样子,不由下身又有些紧。

“算了,没事。”

他红着脸转过头。

周泽楷坐到床边,问他:“哪天走?”

黄少天咳了一下,故作镇静:“明天中午的飞机。”

周泽楷挑眉:“这么急?”

“没办法啦,下周本地有个广告要拍。而且眼看还有不到两个月就季后赛了,队里赶着训练呢。”

“哦。”周泽楷情绪看上去明显有些失落。

“怎么啦?”黄少天有点好奇,“难道你们队里还要组织安排我们什么活动?”

周泽楷摇摇头,表情有点无奈。

“看不到樱花了……”


29 Jan 2016
 
评论(18)
 
热度(389)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