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食色,性也 13-14

依然在出差,sad

白天忙成狗,晚上脑子一片空白,整个写得断断续续= =

感谢大家不嫌弃!

 

 

13 鲜肉月饼

蓝雨定的酒店离轮回宿舍不远,吃完饭两边人一起慢悠悠地走回住的地方。
轮回的人一路闹闹腾腾,丝毫没有输了比赛的丧气情绪。
周泽楷抄着口袋一言不发走在队尾,看着前面队友的打闹露出安静的笑容。
初春时光乍暖还寒的天气,早上刚刚降温空气有些凉,但是路边的花早已经呼喇喇开了起来,正是这座城市一年中最好的时光。
淮海路明亮的霓虹灯照在他静默的脸上,背后是车水马龙的街道,仿佛一副流动着的油画。
黄少天眨眨眼,然后转开头,拉住队友开始叽叽喳喳。
“哎哎哎你们有没有发现这边的饭店都是亲戚的名字诶?看看看,老娘舅外婆家大娘水饺彻思叔叔贝尔多爸爸美丫妈妈也就罢了,为什么连奶茶都要叫阿姨奶茶啊?感觉好像在问候你全家的亲戚啊?方明华你们这是什么毛病?”
方明华转过头,有点迷茫:“啊?有什么不对吗?你们还不是一样满地都是叫肥婶肥妈肥姨表哥表妹的饭店吗?”
黄少天:“那不一样,我们那是一个体系的都是娘家人,你们这边还有爸爸家的,明显你们人更多。”
方明华及轮回众:“……”
喻文州无奈地摇头,周围蓝雨的人笑成一团,热闹的笑声回荡在夜晚空旷的马路上,几乎盖住空气中的寒气。
不过习惯了G市湿热天气的黄少天回到酒店后还是觉得有点冷。
刚刚打开空调暖风,还没等手脚焐热,手机又震了起来。
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在看到屏幕上“能找你吗?”几个字的时候,还是有了一瞬间的犹豫。
到底……算是什么意思呢。
不只是想问对方。
也想问问自己。
他们之间,到底算是什么呢。
不算朋友。又不是单纯的对手或前后辈。又在某些不必要的地方莫名亲密。注定了从一开始就诡异的关系。
晚上给对方发信息的时候,几乎也是手速高于脑速的下意识判断。
但是现在呢?
在有时间独立思考的现在呢?
是应该格挡?逃避?还是反击?
但是对方的攻击显然并没有给他足够的冷却时间。手机很快又震了一下。
“有事。”
然后又一下。
“重要。”
黄少天只能应战。
“719。上来的时候注意别被我队友碰到。到了记得给我电话我给你开门千万别敲门别按门铃我隔壁就是我们队长。”
周泽楷的电话来的时间比想象得要晚。
黄少天按掉手机,轻轻把房门拉开一条缝,一把把对方拉进房间。
“怎么这么久?迷路?路上没被看到吧?咦你手上拿的什么?”
周泽楷把手上的袋子递给他:“给你。”
“咦?居然还特地带了手信啊?这么上道?”黄少天有点惊讶地接过,看了一眼里面装着的盒子,“这什么?吃的吗?”
“嗯。”周泽楷点头,“鲜肉月饼。”
“啊就是你们这边传说中的特色呗?哇还是热的居然,这个时间了还有店开门?你刚刚就是去买了这个?”
周泽楷腼腆地点点头。
“你这忽然这么客气,总感觉非奸即盗啊?不过一盒月饼就打发我还了我的饭是不是便宜了点?年纪轻轻挺会算的啊?”
“不是。”周泽楷连忙打断他,“以后请。”
黄少天噗嗤笑出来:“跟你开玩笑啦。就一顿饭而已。”然后低头看袋子,“哎这个要怎么吃?就这么直接拿?”
周泽楷却拉住他手腕:“真请。下次。”
黄少天尴尬地缩了一下:“为什么还要下次啊?有没有点诚意啊?正常这么说都是敷衍吧?”
“不敷衍。”周泽楷看着他,“就下次。”
“算啦随便你。”黄少天轻轻挣开他走到桌子边把东西放好,然后从盒子里捞了一个月饼出来,“这个就这么吃?”
“嗯。”
小小的一个,金色的酥皮,比起月饼,看上去更像莲蓉酥。咬开之后是汁香满溢的一整个肉丸,鲜咸适宜,浓而不腻。
黄少天感觉自己被各种白糖炒菜轰炸了一整晚的味蕾终于得到了拯救。
“咦这个不错啊?感觉有点像在吃叉烧包啊。这个酥皮也挺好的,是不是因为是热着吃?”
“嗯。”周泽楷点头,“冷了会腻。”
“我觉得也是。”黄少天舔舔嘴,把剩下的半个也塞进嘴里,“你们这边真是挺奇怪的,菜是甜的,点心反而是咸的。到底什么心理?哎你别站着啊,坐呗。”
周泽楷闻言乖乖坐到沙发上。
从黄少天的角度看过去,长长的刘海盖在眼睛上,鼻子往下的线条清晰俊朗,仿佛比上次见到稍微瘦了些,却依然是那种让人眼前一亮的好看。
还真是生了一副好皮囊。
黄少天把嘴里的月饼吃完,然后慢悠悠地又喝了一口水。
周泽楷就那么安静坐着,眼睛盯着脚发呆。
黄少天抹抹嘴坐到床边,撑着胳膊翘起二郎腿:“好了,说吧。到底什么事?”
周泽楷盯着脚没说话。
黄少天晃着腿看着他也没催。反正对方说话费劲也不是第一天,而且也已经不正常一整晚了,也不急在这一会儿。
他甚至在考虑要不要再继续拿个月饼来吃吃。
头顶的空调发出轰隆隆的响声。窗外传来车辆偶尔的喇叭声。厕所的水没关紧,滴答滴答地滴着水。
然后过了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周泽楷终于开口。
“他们让我当队长。”
黄少天挑眉:“哦,那很好啊,这是对你能力的肯定嘛。按你的表现我不觉得有什么意外的。又不是什么坏事,难道你还有什么不满?”
周泽楷的手无意识地揪着裤腿:“紧张。”
黄少天笑:“紧张什么?怕做不好?怕队友不服?怕配合不好成绩上不去?怕战队失望?还是怕比赛会分心?”
周泽楷想了半天,然后叹气:“都有。”
黄少天抖腿:“虽然我也很想跟你说别紧张啊慢慢来,还有时间嘛,慢慢适应,总会好的。但是其实你也知道的,我们这个职业啊,慢不来。”
周泽楷抬头看他。
“能打的时间一共也就那么几年,不趁着巅峰时期赶紧干点什么,估计以后一辈子都来不及了。所以啊,你只要想好了,你愿不愿意就行了。”
周泽楷微微瞪大眼睛。
“像我的话就是嫌麻烦,跟人配合也好自己作战也好都没问题,但是要部署全局就觉得烦。队长这个名字听着是好听也很锻炼人啦,但是责任也大。我是觉得承担额外的责任会有些累。但是你看王杰希就不会,我们队长也不会。所以纯粹是个人选择问题。”
周泽楷轻轻皱眉。
“或者你可以想想,如果你真的觉得这是个负担,你愿不愿意为了你们队友承担这个负担?”
就像王杰希。就像喻文州。
也不见得一开始就愿意承担这个责任。毕竟接过这个荣誉的同时也就意味着要把战队的利益放到自己之前。获得多少,也就要牺牲多少。甚至牺牲的部分要更多。
只不过形势和他们自身的长处都把他们推到了那个位置上。
他们也有过逃开的机会,但是在他们的心里,还是有着比逃避麻烦更重要的东西。
是战队。是冠军。
是被称之为荣耀的追求。
“重要的是,你想要什么?”
黄少天看着周泽楷。
你要什么?
是继续按照自己的步调发挥,成为单枪匹马的大神,等待合适的机会寻找更好的发展?
还是作为战队的一员,跟周围的人配合,争取更好的成绩?
周泽楷没说话。
黄少天也没有。
啧,自己居然放过了机会。他想。
他本可以告诉对方,你不是当队长的料,死心吧,不如好好练练技术,将来转会也能卖个好价钱。
或者直接嘲讽,你们队为了把你留下也算下血本了吧,夏季转会窗一开,你收offer不得收到手软?
他甚至可以告诉对方,如果真心想要转会,蓝雨也会开门欢迎。
毕竟在通往冠军的道路上,优秀的选手从来不嫌多。尤其又是价钱还没被炒上天的新人。简直是低价买进的大好时机。
但他没说。
他只是难得地,静静地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也看着他。
然后那张整晚一直有些阴郁的脸上终于缓缓地,静静地露出一个笑容。
仿佛云开雾散,金色的阳光直直地照下来。
“谢谢。”
他说。

 

14. 

周泽楷这几个月其实一直有点烦闷。
一方面是他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跟黄少天的关系。
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从一开始就充满了各种意外,简直毫无办法定义,完全超出他人生的认知范围。
而且他们明明是有过回到正常关系的机会的。对方层层铺好了台阶,留好了退路,明明再见面就该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但是却被他主动搞砸了。
可能是因为他潜意识里并不想。
对方越要撇清,他越想牵扯不清。
几个月来,他不止一次地想起第一次吃饭的时候黄少天关于濑尿虾的说法。
明知道会受伤,明知道没什么好处,还是忍不住一碰再碰,控制不住。
就像是黄少天之于他。
他知道,自己应该是喜欢黄少天的。
从站在路边忽然被对方叫住开始,好感在一路莫名的发展下不断累积,加上共享秘密带来的亲密感,得出这个结论并不困难。
困难的是,得出了之后又能怎么样呢。
先不说两个人的身份,性别,黄少天的感情这些他没法控制的东西,单就说他自己,毫无恋爱经验的他,真的能确定这种喜欢是正常的喜欢吗?还是只是漂流在青春期过剩的荷尔蒙的迷茫中,刚好遇到的一块浮木呢?这样的感情,对对方是公平的吗?能够完整地、好好地传达给对方吗?
没有人能告诉他答案。
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想要见到对方,想要触摸对方,想要好好跟对方相处这个事实。以至于在对方教给他“可以想着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他的脑子里,出现的都是对方的样子。
但是如果直接说出来,对方可能会吓一跳吧。
他能感觉到黄少天是不讨厌他的。
可能是因为曾经的经历,也可能是因为对方的性格。对于他提出的要求,不管合理还是不合理,最后都被对方温柔地接受了。虽然对方表现得一点都不温柔。
就像是只向着你张牙舞爪的猫,虚张声势的背后,其实一直藏着一些柔软的东西。
周泽楷感觉自己有点卑鄙地抓住那一处,不断索取对方的关注,多一点,再一点。
但是也仅止于此了。
如果再得寸进尺,对方可能也会困扰,或者甚至会被吓得嗖地跑掉吧。
所以他不能着急。哪怕是想见对方想见得要命,恨不得分分钟飞到对方面前,他也不能着急。
他们会有见面的时机。
在那之前,他可以慢慢搞清楚自己的心情,确定对方的想法,然后想出应对的方法。
更何况,他们两个人现在都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
几乎每周一次的职业联赛,在赛季结束前都是一项体力与脑力的超强考验,他们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浪费在其他事情上。
训练,比赛,复盘,各地奔走。第一年真正参与的他还在逐渐适应中。而跟队友之间的磨合也需要投入精力和时间。而且随着赛季逐步进入后半程,他不可避免地面临着一个职业选手都无法逃避的问题。
新秀墙。
跟一开始赚尽眼球的优秀表现相比,近期的比赛他受到的牵制已经越来越多。职业选手个个不是省油的灯,在经验等级的压制之下,他的发挥已经很难再达到赛季初期的水平。
而就在这个时候,战队的老板跟前辈特地找他长谈了一次。
居然是要把队长的位置给他。
他觉得有点意外,下意识地想要拒绝,但是完全无法组织好合适的语言。
“你也不用有太大的压力,慢慢考虑,不着急。”老板和善地拍拍他的肩膀,“我们主要也是不想埋没你的能力,如果你愿意承担这个责任的话,下个赛季,我们会以你为核心好好组织一个新的阵容,争取最大水平的发挥。”
怎么可能没太大压力啊?
你们这话里的意思分明是我的一个决定就要左右战队后面的命运啊?
周泽楷有些纠结。
在谈话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只要随大流跟队伍配合好,关键时刻做一个进攻手就好了。
现在看起来,他对自己的定位跟战队给的定位有点微妙的偏差。
而对于这个偏差究竟有多大,自己又能不能胜任,他心里完全没底。
头脑空白地从会议室走出来之后,他几乎是下意识就地掏出手机,拉开通信记录就开始输入。
他想要问一问,他该怎么办。
不管是感情的事,还是战队的事。
他到底该怎么办。
但最终他也只是盯着空白的编辑栏和收件人的“黄少天”三个字发了半天的呆,然后关闭了手机。
还是,不要再随便给对方添麻烦了吧。
如果见面之后对方方便的话,再找时间问吧。
说不定到时候,自己也就想通了呢。
带着这种纠结的心情,他终于迎来了轮回主场对战蓝雨的比赛。
然后输得几乎毫无悬念。
蓝雨那边多位成熟选手压阵,喻文州调配部署井然有序,黄少天的个人攻击更是势如破竹。
最后一个倒下的时候,周泽楷其实是有点生自己的气的。
如果,自己能够再强一点就好了。
这样他的队友发挥起来,反而会更容易一些吧?
再强一些,可以再强一些就好了。
黄少天仿佛发现他的沮丧,一直追问他有没有事。
有。
他想。
有好多的事。
比赛的事。新秀墙的事。还有跟你之间的事。
好多好多事,想要对你说。
但是等真正坐在对方面前的时候,他犹豫半天,最终说出口的,却只有队长的事。
黄少天会给他什么建议呢?
他有点忐忑。
如果对方真的给了,自己会听吗?
如果跟自己想要的不一样,他该如何选择呢?
几乎是问出口的一瞬间,他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烦躁的根源。
他跟黄少天,归根到底,还是对手关系。
他喜欢着的,是一个随时会把他推向两难境地的,竞争对手。
如果有一天,他们真正产生了利益的冲突,他到底该如何选择呢?
战队跟黄少天,如果真的要逼他做选择,他该选谁?
黄少天的想法,到底多大程度上,会影响他?
他忽然难得地害怕了起来。
万一……对方给出的建议是他不能接受的呢?他们以后,该如何相处?
周泽楷呆呆地看着黄少天,感觉自己的心情全部被对方捏在手上,像是一个等待宣判的刑犯。
结果对方并没有给出任何建议。
黄少天在长篇大论跟他扯了一堆有的没的之后,把皮球又踢回给他。
“重要的是,你想要什么?”
几乎对他的窘况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但却让他莫名感觉到面前豁然开朗了起来。仿佛几个月中困扰着他的事情,都只是在自寻烦恼而已。云开雾散之后,眼前一片清明。
“谢谢。”
他说。
谢谢你,没有给我任何建议。
谢谢你,让我自己选择。


“谢我干嘛?莫名其妙。我可什么都没说,你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去。”
黄少天听到对方道谢,有点焦躁地抓抓头发,走到桌边拿起水。
“现在说这些都太早。就算你当上队长,你们队想配合好也还少一个人。”
一个能把周泽楷跟整个队伍整合在一起的人。一个能帮周泽楷把想法传达出去的人。
按周泽楷的性格,累死他也没法把心里的战术部署给队友吧。
他不信轮回那些要用队长位置留住周泽楷的人精会看不出来。
不过如果真的有心要走,应该也不在乎什么位置和身价吧。
黄少天喝了口水。
为什么刚刚就会那么放过时机呢?
对一个有潜力的敌队选手,有什么值得手下留情的?就算拉拢不成,随便胡扯误导一下也没什么损失啊。反正对方都那么相信自己连这种事都要来问了。
黄少天顿住。
相信。
周泽楷相信……自己吗?
那自己呢?
是为了不辜负这份相信吗?
他们两个人什么时候已经进化到可以讨论信任这种程度的关系了?
黄少天一时有点发呆。
周泽楷却已经从身后抱住了他。
“谢谢。”
趴在他肩头小小声地说。声音里带着明显的笑意。
……说好的信任呢?
我还在这抒情呢,你能不能别又跑来煞风景?
黄少天无力吐槽。
“你干嘛啦,干嘛又搂搂抱抱的?很热的好不好?”黄少天挣扎。
周泽楷握住他依然冰凉的手:“骗人。”
好吧他确实是晚风吹完了还没暖过来。不过这有关系吗?
“那也不用你帮我取暖吧?现在你吃的也送过了,人生相谈也谈过了,烦恼应该也解决了,是不是也该到点回去睡觉了?”
周泽楷沉默了一下,然后摇头。
黄少天刚要说话,周泽楷忽然叫了他一声,仿佛一记大招毫无预兆地劈来。
周泽楷叫他:“黄老师。”
黄少天毫无防备,受身不及腰间一软。

周泽楷趴在他耳边锲而不舍地继续输出:“想上课。”

 

【本来是想直接更到肉渣的,但是实在是没时间啊QAQ 争取这两天!

【反正只有肉渣

24 Jan 2016
 
评论(26)
 
热度(374)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