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食色,性也 12

晴天一个大霹雳,忽然要被抓去出差一周= =|||||

本来还想多存存再发的,如今只能凑合把存货扔出来先混个更了……【。

不长。白开水。可能会有bug。

 

12 蒜蓉粉丝虾

后来黄少天逐渐知道,自己并不是第一个看不清楚周泽楷在想什么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事实上,职业联盟这么多年,这么多的人里面,说得上能理解周泽楷的,大概也就只有他们轮回后来的副队长江波涛一个人。
那还是因为人家格外会察言观色。
后来的很多年里,周泽楷一直顶着“无解的枪王”这个名号在联盟里横行叱咤,所向披靡,一呼百应,风头无两。
几乎成为继初代大神叶秋之后,下一任的联盟第一人。
只不过当初在站黄少天面前的他,仍只是个初出茅庐,尚未越过新秀墙的优秀新人而已。
后面两天的活动安排不怎么紧张,第二天主要是各种跟粉丝互动的环节,黄少天充分发挥自来熟的本事把场上场下的气氛炒得十分热烈,总算圆满完成作为主办队伍的任务。
周泽楷则全程表现得内向腼腆,主持人问三句他答一句,答案简短模棱到让人摸不着头脑,搞得全场爆笑。
“哈哈哈哈!!!”围观起哄小分队的张佳乐差点把桌子拍烂,“哈哈哈哈哈哈哈!话唠跟哑巴,多动跟自闭!你们俩还真是活脱一对鲜明的对照组!”
孙哲平斜他一眼:“你有资格笑话别人?”
张佳乐不服:“我这叫活泼开朗乐观向上好吧!”
黄少天也不服:“喂喂喂喂喂说谁话唠说谁多动呢你?是不是要约架?说吧,真人PK还是竞技场?来来来周泽楷一起来2对2顺便帮你报昨天的仇。”
无辜躺枪的周泽楷:“……”
最后当然只是随便说说。
职业选手之间现阶段的真正实力基本等同于商业机密,轻易不会泄露。
黄少天每天PK挂在嘴边,但他自己比谁都清楚,十次里面能真打成一次就不错,打完还要认真复盘跟队里汇报。麻烦得要死。
但是也并不妨碍他热爱挑衅。
反正也没什么损失。
张佳乐一如既往地把他的话当耳边风,已经开始和孙哲平研究起中午应该吃什么。
倒是周泽楷半天之后终于认真地回了一句:“会输吧……”
群众沉默了一下之后又爆发出大笑。
“哈哈哈哈黄少天你这次真的遇到命定克星了你服不服!!!”
“啊呸呸呸呸呸!老子还是你们的命定克星呢你们服不服!”黄少天跳起脚又开始舌战群儒。
一时间又闹成一团。
事后回想起来,那时大家也算是一语成谶。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黄少天的名字确实总是跟周泽楷作为两极分化的命定对手被一起提起,纠缠不休。


“啧,这帮媒体为了博眼球博销量也是下限都不要了。”S市的酒店里,黄少天把报纸往桌子上一甩,“也不用他们轮回主场就这么不要命地炒吧?周泽楷不还是个新人吗?”
“作为新人每次都出现在首发队伍里,整个赛季发挥稳定,两次守擂成功,可不是什么普通新人。”喻文州捡起报纸,扫了一眼那篇轮回吹文。
“那是因为剩下的人水平都太次了好吧?矮子里面拔将军,也值得捧成这样?又不是什么一流队伍。”黄少天继续表示不服气。
“但是有钱呀。又是一线城市,资源和人脉会逐渐累积起来的。”喻文州折起报纸,“不过目前应该还不是什么强劲对手,你也不要这么大敌意嘛。”
“咦?我有吗?”黄少天诧异。
“有啊。”喻文州笃定。
黄少天:“……”
喻文州:“哎?不是吗?”
“算了吧,我跟个后辈有个屁敌意。又不熟。”黄少天不在意地挥挥手,“好了也不早了我先回房间收拾东西了明天还有比赛呢今晚可要早睡你也早休息吧晚安。”
然后就火烧屁股地跑了。
刚跑回房间,手机就适时地震了起来。
看清发信人的一瞬间他的手忍不住抖了一下,有种背后说人坏话被当场抓包的惊悚感。
周泽楷。
短信内容很简单。
“明天降温。”
……就是理解起来感觉不是很简单啊亲。
黄少天对着手机撇嘴。
距离两个人上次在全明星撞见已经又过了三个月。中间他们分别忙于各自战队的比赛,除了在春节的时候互相发过问候短信——还是群发——之外,几乎没有任何联系,就像任何两个不同队的职业选手普通的交情一样。
事实上本来也应该是普通的交情吧。
忽略那些不能跟人说的部分的话。
关于这个部分,黄少天倒是并不担心对方会说出去。相反站在当事人的角度,该担心的明显应该是周泽楷。
但是对方并没有特意跟他说什么,他也就没提。
于是那个不能跟人说的部分也就这么在互相没有任何约定的情况下,心照不宣地不跟人说了。
几个月来,他刻意没有主动联系对方,对方也并没有来找他。他有的时候甚至觉得那天他就真的只是举手之劳帮了对方一个小忙而已。
感觉颇有些微妙。
大部分是庆幸,毕竟他现在也确实并不想跟对方有任何越界的纠葛,对方如果表现得过于积极,他反而会不知所措。
小部分是疑惑。尤其是,想到对方那晚表现出的依赖与些微的……迷惘?跟后来的冷静仿佛不是一个人。
或许剩下还有一小部分,但他并不原意去想。
毕竟两个人之间最重要的关系,依然是竞争对手。
所以,现在,这个短信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黄少天拿着手机,有点无奈。
最后也只是回了谢谢。


第二天的比赛对蓝雨来说还算顺利。前半部分两边各有失分,最后团战的时候轮回派了周泽楷作为首发核心出场,但他的作战风格跟队友明显还在磨合中,队伍整体发挥并不理想,最后被蓝雨轻易拿下。
赛后两边握手的时候,黄少天明显能感觉出对方的失落。
或许还有一点焦躁?
黄少天微微皱眉。
周泽楷居然也会有这种外露的负面情绪?
不大对啊?
“喂你没事吧?”黄少天忍不住小声问。
周泽楷摇头。
“没事吗?真没事?你确定没事?”
周泽楷:“……”
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一直到赛后两队聚餐,周泽楷都保持着异常的沉默,安静地坐在桌角。
轮回招待他们吃的是家淮海路著名的本帮菜,门店装修得古香古色,雕梁画栋的大堂中间还专门雇了人唱昆曲。吴侬软语咿咿呀呀,伴随着吃饭人的谈笑风生,颇有些江南古典的气息。
“不是啊你们这怎么什么菜都是甜的啊?红烧肉熏鱼这些也就罢了,怎么连牛肉都是甜的啊?你们本地人得糖尿病的概率是不是特别高?肯定是吧?”
黄少天一手筷子一手手机,边吃边对着盘子里的菜滔滔不绝,边点评还边噼里啪啦编辑短信,边发短信还边吃。
“我去!咖喱蟹也是甜的!还行不行啊?你们为什么对糖有这么深的执念到底?不行不行,等下次你们去我们那边比赛,非要让你们见识见识螃蟹的正规做法。”
轮回队员也不乏边吃边聊还边玩手机的,但是没人能像黄少天一样一心多用到这种丧心病狂的程度,一时都有些肃然起敬,纷纷表示受教。
周泽楷则一直盯着桌上的菜出神,然后就在黄少天说到“不过你们这个白糖糕还挺不错的点心还是应该甜一点”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
“饭也不吃?你很反常啊?虽然你们的菜确实是挺一言难尽的简直打死卖糖的了不过该吃还是要吃的嘛。”
周泽楷低头对着手机轻轻笑了一下。
黄少天还在跟满桌的人喋喋不休:“哎中间这个是松鼠桂鱼吧?桂鱼是个什么鱼?淡水鱼好像吃起来都差不多啊……我听说西湖醋鱼挺好吃的,这边能吃到吗?有什么区别?是不是只有H市才有?”
周泽楷伸手转了一下玻璃转盘。
“本帮菜跟杭帮菜的区别是什么?感觉都差不多啊,离得又不远。是说你们的口味更重一点?……我靠我不是说那个重啊你们瞎笑什么呢!啊啊啊你们这群流氓!”
转盘停住,一盘蒜蓉粉丝虾准确地停在黄少天面前。
黄少天手里的手机跳出一条短信。
“这个不甜。”

15 Jan 2016
 
评论(20)
 
热度(362)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