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食色,性也 06-08

OOC预警!

私设预警 !

狗血预警!

原创NPC超级预警!!!【有个原创NPC出没,没名字,任务通关需要,后续不会出现,但可能有雷,戳开慎重,慎重,慎重 ←重要

顺便,没肉预警【喂

好像好几章都没好好写吃的了,嘤嘤。



06 黑松沙士

周泽楷冲到楼下便利店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脸还是红的。

要命。

他想。

事情怎么就会发展到这个地步的。

他们怎么就会从普通地吃饭聊天变成现在这个面对面都会尴尬的境地的。

周泽楷蹲在地上,瞪着货架底层的内裤默默生着闷气。

他知道自己至少要负一半的责任。头脑发热,不顾后果,如同刚出新手村的菜鸟,所有操作都完全是凭借下意识的反应。

但黄少天呢?作为这次团灭结局的另一个始作俑者,为什么出手也像自己一样毫无逻辑?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明明看上去好像经验很丰富的样子……

“啪!”

周泽楷一把抓起面前的塑料包装,感觉好像更生气了。

站起身,甩了甩有些发麻的腿。

生什么气啊。他想。又不是被花心大少骗了初夜的纯情少女。

——虽然除了少女之外其他的部分好像也没错。

——等等我在想什么。

周泽楷有些黑线。

又甩了甩胡思乱想过度有些眩晕的头。

转身路过冷柜,看到玻璃后面琳琅满目花花绿绿的瓶瓶罐罐,忽然想起酒店房间的水已经被他喝掉了,于是又随手拎了两瓶饮料。

结完账,拎着塑料袋站在便利店门外,深吸了几口温暖潮湿的空气,终于觉得平静了一些。

他想,或许他们应该好好地谈一下刚刚的事情。

……虽然他应该会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但是或许黄少天会愿意说。那他会愿意听。

不过也或许,他们已经错过了讨论这个的最佳时机。

周泽楷对着夜色叹了口气。

回到房间的时候,黄少天正侧身趴在沙发背上看着外面的景色。

原本密闭的厚重的窗帘已经被彻底拉开,露出落地窗外漆黑的夜色。

铺天盖地的黑夜中,五光十色的霓虹灯错落有致,烟花般照亮了整个城市。

黄少天的下巴枕在胳膊上,眼睑低垂,整张侧脸在酒店的灯光下泛出柔光,纤细而温和。不知为何,看上去竟有些寂寞。

一个寂寞的,不说话的黄少天。

周泽楷有些心惊。

他想问,你在看些什么?你在……想些什么?

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走过去坐到了黄少天旁边,斜靠在沙发上,学着对方的样子看着外面。

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黑夜中的万家灯火,依然未停歇的车辆穿梭,远处的珠江两岸灯光连成直线,星星点点,闪闪烁烁,宛如安静的银河。

以及他面前的黄少天柔软的栗色的头发,和耳朵好看的轮廓。

他的身体有些不受控制地逐渐向前倾斜。原本就不宽敞的双人沙发顿时显得更加局促。

黄少天像是感受到背后的压力,转过脸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里泛着莫名的亮色,波光潋滟,像是刚刚的银河都流到了这双眼睛里。

周泽楷忽然就又听到了自己强烈的心跳。扑通扑通,宛若雷鸣。

要命。

他想。

一切一定都不对了。

他居然会觉得,这是接吻的好时机。

自己的脑子一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然而让他彻底放弃思考的,是面前的黄少天轻轻笑了一下,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听到自己脑中那条清醒的线,啪地断了。

这次的吻来得迅速而急促。推倒对方的时候,周泽楷觉得自己的动作有些急躁,几乎顾不上刚刚学会的技巧。对方的嘴唇依然柔软甘甜,散发着让他沉迷的味道。周泽楷的身体占据上风,得以凭借这个姿势吻得更加深入。

黄少天搂住周泽楷的脖子,张着嘴不断调整着角度,也调整着自己的姿势。但是显然没什么用,他很快就被周泽楷整个压在身下了。

两个人呼吸都变得沉重,周泽楷把他整个人困在沙发里,边亲他边撩起他的衣服,手掌直接贴上他腰腹的皮肤。细腻,潮湿,微微发着烫。黄少天抖了一下,向着沙发内部躲去。周泽楷两手跟上,轻轻抚住他的背。黄少天轻喘一声,腿下意识地一伸,一脚踹翻了放在沙发边的塑料袋。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倒了,忽然发出哐当的响声。

两个人终于受到惊吓,同时分开了嘴。

“什么东西?”黄少天喘息着问。

“……”

周泽楷沉默地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撑着一只胳膊看了一眼,一脸无辜。

“……刚刚买的饮料……”

黄少天噗嗤笑了出来,然后轻轻拍了他肩膀一下:“起来,我正好渴了。”

周泽楷有点后知后觉地爬起来,弯腰捡起倒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的两个易拉罐,拿了一个递给黄少天。

黄少天凌乱着头发盘起双腿坐在沙发上,看清罐子上面写的字的时候忽然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黑松沙士!周泽楷你怎么想的啊!为什么会买这个!”

“?”周泽楷迷茫。

“你没看网络评选吗?好啦我估计你是不会看的。这是网友投票公认的最难喝的饮料前三名啊!这么多饮料不买,你怎么会想起来买它?”

“我随便拿的……”

“哇你手气不错啊,是不是应该去买个彩票?”

“……”周泽楷黑线。

黄少天又拍拍他肩膀:“安啦,其实也没那么难喝,因人而异吧。本地人有的人蛮喜欢的,我倒觉得一般啦,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股咳嗽药水味。”

黄少天边说边拉开罐子的拉环。

因为刚刚的晃动,汽水的泡沫在拉环拉开的瞬间就顺着开口流了出来,黄少天迅速拿嘴堵住,仰头喝了一大口。

“唔,好久没喝,感觉还可以啦。你不尝尝?”

周泽楷有点怀疑地看着旁边罐子里的神秘液体,想着咳嗽药水那得是个多奇怪的味道啊?

旁边黄少天已经把手里的罐子一把凑到他嘴边,捉着他的脸硬灌了他一口:“快快快喝一口,据说里面加了草药呢,强身健体童叟无欺!”

周泽楷被迫把饮料吞进嘴里,再次感觉自己好像被花心大少逼良为娼的少女。

旁边黄少天还在期待他的反应:“怎么样怎么样?好喝吗?像不像咳嗽水?是不是特别猎奇?不准吐出来啊我警告你。”

周泽楷只好苦着脸把嘴里的饮料咽了下去。

然后他整个人就不好了。

我勒个去的这哪是饮料啊?!这是隔了夜的可乐兑了中药吧?!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种味道的饮料啊?!

周泽楷五官拧成一团,黄少天看着他纠结的脸,笑得差点从沙发上滚下去。

周泽楷等了快半分钟,那种从味蕾上炸过去的猎奇味道才逐渐消失。等到舌头终于恢复知觉,他忽然想到一个惊心动魄的问题。

“第一名是什么?”

这第三名已经是这种诡异的味道了,第一名那还能喝吗?!

黄少天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具体名字我忘了,好像是叫什么蛇草水的。反正我记得是韩文清他们老家的特产,据说比这个还夸张,是一股酸中带咸的草药味,好像被人睡了一夏天让汗水浸透了的草席被泡成水的味道。我没喝过,不如下次去霸图比赛的时候让他请你喝试试?”

周泽楷想了一下霸图队长简直破屏而出的强大气场,再想想酸咸的草药的诡异味道,最后又想到为什么会有人知道被人睡了一夏天让汗水浸透了的草席泡成水是什么味,马上惊恐地摇了摇头。

太可怕了。世界观都被刷新了。

黄少天乐颠颠地捧着易拉罐又往他面前凑了凑:“不再喝一口?”

周泽楷继续惊恐地摇头。

黄少天不放弃:“真不喝?”

周泽楷坚定地摇头。

黄少天笑了一下不再理他,径自边喝边摇晃了起来,甚至还断断续续哼起了歌。

周泽楷哭笑不得。

但是拜这个奇怪的饮料所赐,两个人之间的暧昧跟尴尬终于都一扫而空。整个室内的气氛都在黄少天荒腔走板的歌声中冷静了下来。冷静,却不冷场。

周泽楷感觉自己今天频频罢工的头脑终于又清醒了。

然后他听到旁边歌曲串烧已经不知道串到哪里的黄少天忽然叫了他的名字。

“周泽楷。”

声音中没有任何情绪。

周泽楷转头,看着黄少天灯光下低垂的双眼和遮盖在刘海阴影下的表情,忽然又有些心惊。

然后他看到黄少天缓缓抬起眼睛,看着他,一脸平静:“周泽楷,你是不是有很多事情想问我。”

来了。

他想。

他们终于又等到了能够讨论问题的最佳时机。

周泽楷点头。

这一整夜,他的内心都有着排山倒海般的疑问。此时此刻却失去言语。

黄少天坐直了身体,看着他的眼睛郑重其事:“周泽楷,对不起,今晚的事情我必须向你道歉。”

周泽楷觉得有些烦躁。他等待的并不是对方的道歉。因为显然他自己做的事情也跟对方差不多。他所等待的,是一个答案。一个能够解释今晚一切脱轨的答案。

对方却像是没注意到他的焦虑,又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你喜欢过男人吗?”

周泽楷摇头。

在今天之前,他根本没有考虑过自己喜欢男人还是女人的问题。他所沉迷的,只有荣耀女神。

黄少天看着他笑了:“我喜欢过。”


07 海带绿豆沙

黄少天喜欢过一个人。男人。

在进入联盟之前。

16岁,刚上高一的时候,同班的篮球队队员。

很高,很拽,很拉风。五官并不漂亮,但搭配和谐气场强大,也是帅哥一枚,属于走在学校里会引起女生尖叫的那种。

彼时黄少天刚刚接触荣耀不久,还是个网游玩得不错的没什么特点的普通高中生。坐在这位帅哥前排,每天除了放学打游戏跟上课拉着周围同学聊天起哄之外没有什么其他追求。

他家境普通,学习普通,对学校和游戏之外的世界没什么概念,更没有审美这种东西,经常熬夜游戏完顶着个草窝头穿着三天没洗的运动服就去上学了。

后排的帅哥显然给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完全无视学校要求穿校服的规定,每天穿到学校的衣服几乎没有重样的,据说全是每周末去HK购物带回来的名牌。包和鞋都是限量版,头上打的定型发胶发出精致的香气,跟身上的古龙水淡香混在一起,低调奢华有内涵,彷如电影明星。

他俩前后排坐在一起,活脱一对屌丝和男神的鲜明对照组。

黄少天不由自惭形秽。

16岁或许真的是个神奇的年纪。仿佛一夜之间忽然长大,原本不懂的,不在意的,觉得无所谓的,仿佛都一下子懂了,在意了,有所谓了起来。原本骄傲的,忽然有了自卑,本来自卑的,也忽然开始维持起自己的骄傲。

黄少天有时早上站在家中卫生间狭窄模糊的镜子前看着穿着破洞旧睡衣的自己,再想想班上逐渐在鞋子,耳机,背包牌子上暗中较起劲的同学,忽然就有些迷茫了起来。

幸好后排帅哥性格不错,没什么架子,也没嫌弃黄少天的不修边幅,跟他还很能聊得来,平日抄作业之情加上测验作弊之谊,一来二去也熟了起来,经常放学一起泡个网吧吃个饭之类的。

每周碰到篮球赛他也会去看,在旁边为自己班呐喊助威垃圾话喷得对方拉拉队哑口无言,几乎成为比赛一景。

然后帅哥就会在每次进了球之后大笑着给他比一个V的手势。他也大笑起来。

跟帅哥在一起的时候,黄少天会比较注意自己的外表。好好整理发型,洗干净衣服和鞋子——毕竟即便意识到实力上的差距,也还是不想被比下去。帅哥倒仿佛不是很在意,没事还会给他点时尚建议——当然黄少天也就是听听,根本买不起。

当年学校门口有家甜品店,他们都很喜欢那家的海带绿豆沙,经常中午吃饭或者下午放学的时候冲进去要一碗,挤在狭窄的店面里对着头一口灌下去。绿豆的甜香伴随着海带的鲜味,冰镇清凉,软糯甘甜,足以驱散这座城市仿佛经年不退的暑气。

多年以后,他看到网上火极一时的“甜过初恋”四个字,脑中想起的,依然是当年海带绿豆沙的味道。

可惜,这两个东西在开始的朦胧的甜意过去之后,后味都是带着微苦的。

他有的时候也在想,如果当年没发现对方的秘密,他们之间会不会还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那天的篮球赛结束,他如果不那么多事心血来潮地跑到篮球队更衣室给对方送绿豆沙,或许就不会撞见对方为了缓解赛后的兴奋在更衣室DIY的场景。

说实话,颇震撼。

毕竟他当年还是个以为A片是America片子缩写的纯情少年。

然后面前就又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帅哥几乎是手把手教会他撸这个字的终极奥义。

也教会他人的身体上有个叫做激素的东西,所有的冲动,好的,坏的,都是来自于这里。

黄少天很快就沉醉在激素带来的兴奋里。

至于两个人行为脱轨地互相帮忙甚至在过程中搂搂亲亲,那都是不久之后的事。

黄少天觉得很难去定义这段关系。

他很清楚对方对自己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但是这并不妨碍自己开始有了其他的意思。

毕竟对方是当年的他见到过的,最优秀的同性。

英俊,有钱,有着一技之长及与年龄相当的自信与嚣张,如同太阳般闪闪发光。

简直是自己想要成为的,最好的模样。

所以当他后来看到对方与一个看上去家室面貌都旗鼓相当的女生一起出现的时候,内心第一时间涌起的居然不是伤心与嫉妒。而是羡慕。

发自内心的羡慕。

多好多般配啊。他想。如果我将来找女朋友,也一定要找这个样的。漂亮,有钱,温柔体贴。话还少。

然后他放学站在校门口目送着那对俊男靓女离开,转身自己去了那家甜品店,自己点了一碗绿豆沙,自己喝完之后,自己回家了。

他想,以后,他都要自己吃饭自己回家了。

他一腔郁闷都发泄在了荣耀里。开着他那个剑客的号满世界抢别人BOSS,边抢边滔滔不绝地跟人对喷,被人追杀得不亦乐乎。

然后有一天,那个形容猥琐为人卑鄙总是抓准时机在他抢BOSS的时候给他捣乱拖后腿并且经常临阵倒戈跟着群众追杀他的术士,忽然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一条足以改变他整个命运轨道的信息。

“少年,要不要来打职业联赛?”

一反常态地郑重其事,一本正经。

他记得他当时对着这条重要的信息,第一反应是翻了个白眼,回道:“啊?有钱赚吗?”

对方发了一个猥琐的表情:“当然有啊,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呢。轻轻松松赚上大钱买上房子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大叔,你们这行骗人的时候都不打打草稿改改词的吗?”

“我靠,什么叫我们这行?!我像是这么卑鄙的人吗?!”

“像像像,简直太像了。跟我妈上次去菜市场碰到的股票专家语气简直一模一样。”

“……”

对面发来一排鄙视的表情。

“有眼不识泰山!知道老子是谁吗?魏琛!蓝雨听过没有!老子是蓝雨的队长!大名鼎鼎的魏琛!要不要我把账号卡给你看看?快快快,赶快加入我们蓝雨,成为下一届的冠军。”

黄少天愣了一下。

联盟刚刚开始不到两年,各路荣耀玩家对于这个各处造势的新兴职业比赛都不算陌生。作为一支本地的战队,蓝雨的比赛他也看过不少,对队长魏琛的战斗风格也算熟悉。

“我靠,那就更靠不住了好吧。”他说。谁不知道魏琛的看家绝技是……没下限加猥琐啊?!

对面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卧槽!妈的,臭小鬼,你什么意思!老子这么光明正大童叟无欺的一个人!我只不过是刚好看中你反应速度跟应变能力,你不要太耍大牌啊!”

黄少天还没回话,对面又发来一条。

“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就在你眼前!转瞬即逝!少年!!你不要轻易错过!!!”

简直好像超市大减价。

黄少天盯着屏幕大概犹豫了三秒。脑中迅速滑过自家逼仄的房屋,没洗的运动服,自己惨淡的学习成绩,父母发愁的表情。然后是那张英气逼人的脸。意气风发,闪闪发光。

如同将死之人面前闪回的人生片段。

然后他说:“好。”

就这么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机会主义的性格已然成型。

横竖也没什么可以损失的。他想。

父母一开始其实也反对过,毕竟对于老一辈的人来说,打游戏这件事情跟正经工作这四个字之间完全无法建立联系。但是因为全家的辩论技能点都长在了黄少天身上,最终也只能在他的长篇大论下犹犹豫豫地答应让他先试试。

“反正就跟体育特长生一样嘛,就算到时候这条路走不通,横竖我也还年轻,到时候再重新开始也来得及呀。没准到时候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都已经赚够了养老钱买上房子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啦!”

他把魏琛画给他的饼原封不动地又喂给了自家爹妈。

然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真的就只是个画的饼而已。

刚刚进训练营的他每个月也就是能领个基本工资,还要在日常训练之余顶着老烟枪魏琛的烟雾缭绕帮忙工会建设。

但是好歹包吃包住,食堂师傅手艺一流,每天工作时间固定工作氛围轻松。队友友善,兄友弟恭其乐融融。

更重要的是,做的事情是他擅长并且喜欢的。这让他很有底气。也很快乐。

一种发自内心的,单纯的快乐。

他不再在乎自己早晨起来凌乱的发型,因为永远有人比他更凌乱。

他也不再注意几天没洗衣服,因为永远有人比他更邋遢。

他甚至不用去考虑今天衣服应该怎么搭配,因为就算穿着睡衣拖鞋袜子不成对地出现在训练室都不会有人注意到你。

大家关注的都是荣耀。

只有荣耀。

唯有荣耀,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这样的认知让他安心。

黄少天站在宿舍明亮的镜子前看着自己,终于可以露出久违的笑脸。


08 草莓棒棒糖

“结果魏老大完全是骗我的啊,娶个屁的白富美啊,我大蓝雨简直像个和尚庙一样,别说白富美了,有个女的也行啊?连食堂边的猫都是公的好吗?简直没人性……”

现如今已经在职业联赛崭露头角,身价逐渐水涨船高的黄少天斜靠在沙发上,想起那张没能兑现的饼依然满腹怨念。

尤其是,当年那个给他画饼的人,如今已经走了。

黄少天想到这里不由又有些黯然。

周泽楷仿佛感受到他忽然的低气压,趴在沙发背上的胳膊又往前蹭了蹭,凑到他旁边安静地看着他:“后来呢?”

后来?

黄少天歪着脑袋想了一下。

后来就是跟那群他喜欢的队友一起正式出道,参加比赛,赚到大钱风光无限了呗。

就像自己曾经无数次梦想的那样。

而他也逐渐相信,同样曾经无数次梦想的冠军,也距离他并不遥远。

毕竟荣耀是一片能够让梦想生根发芽逐渐成长的土地。

他的人生从三年前开始,就一步一步稳扎稳打,按着既定的计划朝着梦想而去。

训练,比赛,复盘,参加活动。偶尔跟队友一起出去快乐地玩耍。按部就班,周而复始。他心满意足。

今晚遇到周泽楷算是意外。

无意中发现对方身上居然有着自己熟悉的毛病更是意外中的意外。

至于后来发生的一切简直不能叫做意外,该叫做灾祸。

不是天灾,是人祸。

好吧,罪魁祸首是他。

他一开始,其实只是有些好奇地想试探一下这个毛病到底有多大的真实性。

他从来没跟队友说过任何过去的事情。并非不信任队友,觉得他们不值得托付秘密。

而是因为太珍惜。

珍惜到害怕任何的改变。害怕失去。

所以他一直选择性地遗忘以前的事情。反正已经跟现在无关。他的人生早就走上了不同的方向。三年过去,对方的脸都已经模糊在了脑海里,更不用说曾经懵懂茫然的感情。

那样现实的校园烦恼,如今专心打比赛的他已经很久没遇到。

直到今晚周泽楷出现。

仿佛在他内心最不在意的角落,猝不及防地敲开一个裂缝。往昔模糊的时光像是流水,从那个裂缝中涓涓涌出,流到他现实的世界里。

他忽然想知道,当年的他们,是不是真的只是青春冲动的巧合,对手换了是谁都可以?

非常想知道。

然后他毫不犹豫地抓住时机出手试探。

结果周泽楷的反应差点吓死自己。

在今晚之前,他对周泽楷的印象一直是那个技术跟长相一样好,但是不怎么爱说话的老实新人。

平心而论,周泽楷应该是他有生之年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不仅仅是因为本人眉目轮廓触目惊心的漂亮,更是因为他的身上始终带着的,那种不谙世事的干净与天真。漂亮而干净。黄少天总结。你在他的身上几乎感受不到任何负面的情绪。淡定却不任性,自信却不嚣张,整个人就那么从从容容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江南和煦的烟雨,让人如沐春风。

——也让人忍不住想欺负一下。看看他喜怒哀乐惊慌生气的样子。

就像小学时候忍不住想要去拉拉前排女同学的辫子,或者偷偷藏起同桌的铅笔盒。然后看她们漂亮的脸蛋哭成一团。

欺负的过程果然很愉悦。对方面红耳赤又说不出话快急哭了的样子简直让他忘记初衷,彻底激发他内心小恶魔所有的虐待欲。

——然后就被反虐了。

对方的反应像是真的生了气——毕竟自己的行为确实是很过分。这如果要是遇到女选手,自己早就因为猥亵罪被抓起来了。

黄少天瞬间清醒,立刻认真检讨道歉,试图抢救这段刚刚建立起来的交情。

却没想到这位单纯天真不怎么爱说话的老实新人却跟他玩起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游戏。

这哪是天真啊。这分明是幼稚了好不好。

老实说,看到对方近距离散发着低气压的俊脸,听到对方低沉着声音在耳边说“想欺负你”的时候,黄少天的腿都不受控制地软了一下。

然后被抓住的地方就更硬了。

要命。在和尚庙跟男生一起呆了这么久,对着喻文州那张据说能秒杀路过所有生物的温柔笑脸都能没心没肺荣辱不惊,他以为他早已经恢复正常了。

没想到最后还是败在对手浑身散发的强大荷尔蒙里。

对方吻上来的时候他有些惊慌。事态的发展仿佛完全脱轨。他想挣扎,却被捏住了要害,被杀得溃不成军。

老实说,对方的表现毫无技巧可言。跟自己当年学到的高阶技巧简直不能同日而语。

但却叫他莫名沉醉。

沉醉到头脑发热,分开之后看着对方懵懂茫然的表情心口莫名抽紧,不顾一切地抱住对方压倒续杯。

这样干净单纯的人,身上仿佛凝聚了自己曾经全部的纯真,应该值得被所有人好好温柔地对待。

黄少天细致温柔地跟他接吻,轻轻舔舐着他嘴里残留的香甜。对方好像一颗巨大的草莓棒棒糖,老老实实地站着任他宰割。

分开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呼吸比对方还要混乱。他试图用语言冲淡这份尴尬,却说到一半就又被堵住了嘴。

周泽楷显然学习能力一流,马上就学以致用。对方舌尖扫过自己上颚的时候,黄少天差点没站稳,只能紧紧抓住对方的衣角。

然后,鬼使神差地拉开了对方的裤子。

等到周泽楷的手握住他早就硬得不行的地方的时候,理智早就已经魂飞魄散了。

自己居然就这么在对方生涩的抚摸下,隔着裤子射了出来。

黄少天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没这么尴尬过。

自己居然比对方表现得更像是一个新手。

他只能通过说话化解尴尬,然后脑中迅速思考后续应对的办法。

结果对方拉着他的手腕,认真地帮他想裤子怎么办的问题。

看着对方坚定的表情,他忽然就觉得有阵电流通过手腕直击心脏。

太傻了。

他想。

这显然是只是个借口啊。这么晚了,谁会注意到他啊。

但他还是不自觉地被对方牵着走了。

他想,毕竟他还是要好好地跟对方解释一下今晚的问题的。

但是直到周泽楷从便利店买了东西回来,他依然感到千头万绪一笔烂账,颇有些惆怅。

而更牵扯不清的是,他们居然又接吻了。

周泽楷主动在先,他引诱在后。又打个平手。

被对方压倒在沙发上的时候他几乎有些害怕。酒店的氛围太暧昧,他都不确定他们会走到哪一步。

所幸最终两瓶饮料救了他们。

“所以,对不起。”

黄少天告解完毕,表情中透出一阵轻松。

“今晚是我不对,我唆使青少年犯罪,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随随便便拉你下水。我说这么多主要是想让你知道,你今晚的反应一切正常,不叫变态,不会影响到你以后的性向,你不要钻牛角尖。”

黄少天语气温和,循循善诱,像是一个真正的前辈。

“你这个毛病应该还是蛮多见的,不用觉得有什么别扭的地方。如果实在睡不着,可以喝喝牛奶试试,酒跟安眠药就不要碰了,很容易影响比赛状态的。另外有欲望很正常,激素的毛病经常会跟这个有关,实在不行可以自己纾解一下。但也不要撸太多啊,同样影响状态……”

依然是大段的,让他难以插嘴的话。内容真诚,充满了过来人的语气,足以解释他一切的疑惑,打消他一切的疑虑,给他一切的答案,让他豁然开朗。

像他之前期待的那样。

周泽楷却莫名觉得,心脏尖锐地疼痛起来。



=======

。。。好吧,放心啦,不会虐啦【但可能坑【闭嘴

09 Dec 2015
 
评论(20)
 
热度(435)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