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食色,性也 04-05

几天没上来有点被热度感动QvQ 感谢大家!

依然龟速更新中……

感觉OOC跟雷更加严重了呢!【。

关于发吃报社这件事情……其实我一开始的动机……就是想好好写写吃的来着……by一个在广州呆了不到2年体重增加了20斤的死胖子


04 可可棉花糖

被对方一手推在墙上按住肩膀的时候,周泽楷依然保持着僵直的状态。

黝黯曲折的小巷,仿佛完全沉浸在深沉的夜幕中。

夜色中的黄少天有一半的面孔遮在阴影里,充满少年气息的白皙清秀的脸上微微含笑,莫名有种触目惊心的美感。

“我以前认识一个篮球队的人,跟你毛病差不多,比赛完了之后肾上腺素飙升,你猜他怎么办?”

“……”

周泽楷说不出话。

他感觉即便是在今天的比赛场上,自己也没有这么紧张。

黄少天的手跟他的肩膀接触的位置仿佛窜起一股热火,引得他全身都有些发烫。

他忽然想起了那个有点秃顶的大夫最后给他的建议。

但他尚不清楚那跟他现状之间的关系。

黄少天靠得更近了一点,说话时候的气息微微吹到他的脸上。

“其实嘛激素的原理都差不多的。你看过体育比赛没?体操?滑冰?足球?反正只要是男子比赛啦!比赛进行到激动的时候,你有没有注意过他们的……”

黄少天空着的左手忽然出击,准确握住了他要紧的位置。

“这里?”

“呃!”

周泽楷闷哼一声,身体不受控制地猛地一颤,脸腾地红了。

他下意识去推黄少天的手,对方的手指却忽然收紧。

周泽楷倒抽一口气。

“哎哟不是吧?真的已经这么精神啦?啧啧啧啧,生蚝真的管用?……哎哟喂等等!不是吧?!我靠你本钱不错啊?!作为一个打游戏的死宅你这么天赋异禀真的有意思吗?!”

周泽楷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手指灵活地上下游移,完全无法应对对方的吐槽,只能喘着气满脸通红地抓住黄少天的手腕:“……放,放手。”

黄少天大笑:“喂喂喂你表情能不能别像个被调戏的小媳妇一样?”

“放手。”

黄少天玩心大起,手上的动作越发放肆:“哎哟哎哟汗都出来了,你这个老实样子让人更加想欺负啊。哎你平时都不自己解决一下?要不然你求我试试,没准哥哥我……嗷!”

在彻底沦丧在那种酸麻的触感中之前,周泽楷终于奋力挣开了黄少天的手,抓住对方的双腕,转身将对方压在墙上。

——绝地反击,形势逆转。

“我靠我靠我错了我错了啊啊啊我只是开个玩笑啊大哥!”

周泽楷凭借身高跟力量的差距,稳稳控制住了扑腾个不停的黄少天。黑暗中气息凌乱,却坚定沉默,目光灼灼。

黄少天被困在周泽楷跟墙之间动弹不得,不由紧张地舔舔嘴唇。心虚地抬头看了周泽楷一眼,像是被他的目光吓了一跳,眼神迅速有些游离,说话的语气软了许多。

“喂你不是吧?真生气啦?不是真的生气了吧?好啦是我太过分,你生气也是应该的啦。对不起啦是我不对,不该跟你开这种玩笑,你……”

“生气。”

“啊?真的生气啊?”

“……生气。”

“好啦,我错啦,真心诚意跟你道歉行不行?”

“……”

“为了补偿你,下次请你吃好吃的好不好?我知道有家店砂锅粥特别不错,烧腊也好吃……”

“……”

“PK让你三把不能更多了。”

“……”

“我靠你还想怎样啊?!难不成让你摸回来啊?!”

“好。”

“……”

黑暗中,黄少天瞪大了眼睛。

“好个屁啊!我靠我只是随便说说的你不是当真的吧?!你一个大男人不是真的这么小……嗷!你放手!”

一向手速高于说话速度的周泽楷毫不犹豫迅速出击,满意地看到黄少天白皙的脸上立即爬上红晕。

“放,放手!周泽楷你放手!”

“……也硬了。”

“硬个鬼啊!放手!”

周泽楷看着面红耳赤的黄少天莞尔。

“也很大啊。”

“卧槽周泽楷!我怎么之前没发现你这浓眉大眼的居然是这种流氓!”

“生蚝有用。”

“啊呸!那是哥哥我本来就本钱雄厚!你放不放手?”

“想欺负你。”

正在挣扎的黄少天瞬间石化。

“你你你你你说啥?!你脑子没问题吧周泽楷?!你刚才说了啥?!”

“老实,想欺负。”周泽楷回想了一下,如实重复。

——咦好像少了好多字哦不过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黄少天愣了几秒,然后一脸恍然大悟加羞愤欲死的表情:“……大哥不是吧?你还是要如实还原刚才场景打击报复我啊?你你你你幼稚不幼稚?”

“出汗了。”周泽楷指尖轻轻擦过黄少天微微汗湿的鼻尖。

黄少天的表情已经接近慷慨就义:“……大哥,能不学了吗?很羞耻play的好吗?而且我刚才的语气分明不是这样的啊你能不能……”

“求我。”

“闭嘴!”

奇迹啊。黄少天居然让别人闭嘴。

周泽楷终于忍不住趴在黄少天颈窝,低低地笑了出来。

然后清晰地看到对方在自己的呼气中瑟缩了一下,脖颈处泛起一层粉红色的鸡皮疙瘩。不由又笑了起来。

他一开始确实是有点生气的。

有点接近于被握住把柄的恼羞成怒。

……虽然他无论哪个“把柄”都确实是被对方握住了没错。

不过更多的,是他不确定黄少天想做什么带来的疑惑与慌张。

对于刚刚才算认识的人,他无法理解这种明显过界的玩笑背后的用意。

这让他感觉自己丧失了主动权,被对手带着团团转。感觉非常不妙。不论是不是在游戏里。

他要拉回控场的节奏。他想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在观察什么,在试探什么。

对方的反应却出乎意料地……有趣。

黄少天依然在折腾着挣扎:“喂,摸也摸回来了报复也报复完了你也该放手了吧啊?!还没摸够?恶心不恶心啊你?再不放手我我我我我喊人了我!”

但周泽楷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周泽楷低头看着他红得要滴出血来的脸,直接干脆利索地堵住了他的嘴。

用嘴。

吻上对方的时候,周泽楷心里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还好刚才买了糖。毕竟生蚝里面放了蒜。

初吻如果是蒜味的,不管是跟谁,都会有点煞风景。

所以幸好,此时的黄少天,是可可味的。

他想问黄少天,自己是草莓味的吗。

但是终究是没问出口。

——因为顾不上。

黄少天的嘴唇柔软而潮湿,带着丝丝的甜味,就像他小时候在游乐场吃的大型棉花糖。让人忍不住含住之后舔一舔,再含一口,再舔一舔,然后用力咬一口,再含住。

明明吃饱了啊。他想。却还是很想把对方生拆入腹。

但是显然这个棉花糖不怎么配合,身子一扭一扭哼哼唧唧地表达着抗议。周泽楷福至心灵,无师自通地伸手握住对方已经被撩拨起来的地方,怀里原本小动物一样挣扎的人果然迅速瘫软,随着他手的动作微微颤抖喘息。

“混,混蛋……”

许久之后,黄少天终于逮住周泽楷换气的空档腾出嘴来说话。声音沙哑,语调绵软,几乎带着点娇嗔的味道。周泽楷脑子一热,几乎马上又要混蛋到底压倒继续,结果就听对方继续娇嗔着说:

“你,你,你,你技术怎么这么差啊……”

“……”

当头棒喝,迎头痛击。

迎风一刀斩。

技术差技术差技术差技术差。

充满魔性百发百中煞风景到任何一个正常男人听到都可能瞬间不举的三个字。

比被指责流氓混蛋杀伤力更强。

周泽楷感到自己原本满格的血条瞬间被秒到一半。

“哪里差?”周泽楷很委屈。

“哪里都差。”

“……”周泽楷更委屈了。

黄少天抬头,仿佛感受到周泽楷沮丧的情绪,忽然又抖着肩膀笑了起来,眼睛里闪烁着细碎的光芒。

“都说了你个纯情男什么都不懂啦,接吻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然后轻轻吻住周泽楷的唇。



05 清水煮肉渣

一开始只是简单的嘴唇的接触,柔软,清甜。然后黄少天伸手,捧住周泽楷的脸,逐渐加深了这个吻。

舌尖灵巧地撬开周泽楷的唇齿,纠缠住周泽楷的舌头。

周泽楷感到一阵眩晕,下意识地搂住黄少天的腰。

——好细。但却隐隐有着紧实的肌肉的纹理。

周泽楷感慨自己居然还有心思注意这个。

但是他的神智也只清醒到这一刻为止。

黄少天的手指抚摸过他的脸颊,耳际,最终停留在他脑后,一下下轻扯着他的头发。舌尖一点点地舔舐过他的口腔——上颚,牙齿,最终还是跟他的舌尖绕在一起。牙齿轻轻啃噬着他下唇,激起他阵阵颤栗。

周泽楷浑身发着烫,脑海一片空白,只能凭借本能笨拙地回应。

许久之后,黄少天慢慢松开了手,舌头最后在他下唇轻快地舔了一下,拉开了彼此距离。

两个人都重重地喘着气,湿热的气息呼到彼此近在咫尺的脸上,颤抖到心慌。

周泽楷能清楚地听到自己擂鼓般的心跳,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漫长的跑步,又像是第一次踏上荣耀的比赛场。

“学,学会了没?”黄少天的气息还没平稳,就已经又开始滔滔不绝,“这,这才叫接吻!你那刚刚的根本就是小狗在撒娇好吗?毫无技术可言好吗?你看,我是不是没有冤枉你?我说你至少也练一练,省得以后……”

“我试试。”

周泽楷说。

他的动作一向快过语言,不等黄少天有反应的机会,就再度覆上对方的嘴唇,开始实践起教学成果。

由浅入深,唇舌交融。啃咬,舔舐。周泽楷一一回忆。手指经由脸颊耳际抚摸至对方发间。

依然是让人眩晕的触感。但是这一次由他主导节奏,他终于可以稍微分心去观察黄少天的反应。

应该不坏吧。他想。至少黄少天没有挣扎,而是微微抬起头调整角度,抓住了他腰间的衣服。

周泽楷得到了鼓励,吻得更加积极投入。

黄少天哼哼了几声,双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周泽楷的腰际滑到了前方,灵巧地松开了他牛仔裤的扣子和拉链,隔着内裤握住了他一度被打击萎靡,刚刚又重新精神起来的地方。

“唔嗯。”

周泽楷遭遇突袭,感觉一阵电流从尾椎袭上直通大脑,嘴巴不由松开,喘息更重。

黄少天的手并没有停,隔着布料描摹着他的轮廓,从根部直至顶端,再从顶端回到根部。力道把握得恰到好处——不轻不重,不疼不痒,刚好让他舒服得要发疯。

周泽楷趴在黄少天颈窝大口喘着气,神智涣散中听到对方抖着声音说:“继续。”

他于是重新吻住对方,手也不自觉地向下伸去。

黄少天穿的运动裤,周泽楷直接隔着裤子握住对方,学着对方的样子轻轻抚摸。

“嗯哼。”

黄少天的腰明显软了一下,手上的动作也跟着加快。

两个人的注意力更多的都集中在对方的手上,接吻变得断断续续。昏暗之中,满世界都是彼此的喘息。

随着快感逐渐的堆积,周泽楷的神智已经彻底游离,混乱之中,他本能地亲吻着对方的嘴唇,下颚,脸颊,耳际,然后在最终解放在对方手上的一刻,一口咬住了对方的耳垂。

“呃!”

黄少天在他怀中狠狠颤抖了一下,之后迅速瘫软下来。他随即感到手上一阵微凉的湿意。

周泽楷趴在黄少天肩膀上,大脑大概空白了有半分钟,终于逐渐感受到顶点的快感慢慢退去,呼吸逐渐平复,理智渐渐回来了。

然后他就不得不在穿好裤子之前先面对一个恐怖而尴尬的问题。

他们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步的?

跟一个完全不熟的人,吃了饭,聊了天,接了吻,然后互相撸了一发。在彼此没喝酒没嗑药的情况下。

当街。

不,更重要的是,同性。

不不不,更恐怖的是,现在他头脑彻底清醒了,却完全不觉得恶心。

周泽楷又感到一阵眩晕。

现在怎么办?

黄少天会不会觉得他是个变态?

或者他其实真的就是个变态?

两人已经有了这种关系,他需不需要为对方负责?

还是应该黄少天对自己负责?

联盟会同意吗?

……

就在周泽楷马上要被脑中呼啸而来的问题折腾死机的时候,旁边同样恢复过来的黄少天显然注意到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卧槽!老子的裤子!!!”黄少天慌乱地一把推开周泽楷,“纸呢纸呢卫生纸呢?有没有卫生纸?!老子新买的运动裤啊!!!周泽楷你个混蛋你刚刚为什么不脱一下啊?!这还能抢救吗?能吗?不能了吧?卧槽我一会儿怎么回宿舍?!这要是被人看到我的一世英名怎么办?!”

于是两人只能手忙脚乱地收拾战场。

无奈用光了两人身上所有的纸巾,也没能抢救黄少天运动裤重要位置上那块明显的,理由昭然若揭的水渍。

两人只能站在阴影中大眼瞪小眼。

“你说这大半夜的我迅速打个车偷偷溜回去不被司机叔叔跟队友发现的概率是多少?”

“……”

“如果万一被发现了我说这是喝水洒上去的你觉得他们能不能信?”

“……”

“还是我干脆承认是不小心尿了裤子更好一点?”

“……”

“周泽楷你说话!老子现在面临这个尴尬的场面你觉得到底是谁害的?你个罪魁祸首不为我排忧解难也就算了你在那偷笑是什么意思?你笑了吧?是不是笑了?别想否认我刚刚看到你笑了!”

黄少天恼羞成怒,一把扳过周泽楷企图偷偷转过去的脸。

周泽楷抿着嘴看着黄少天,终于在对方谴责的目光中勉强忍住了笑。

他歪着头想了半天,终于说:“我酒店不远。”

“废话我当然知道你酒店不远!但是老子为了送你现在离队里很远!你现在是向我炫耀是吗?你的良心呢?”

周泽楷迅速摇头:“酒店有干净裤子。”

“你现在的裤子也很干净好吗?那还不是因为我?同样的事情你看看你现在的状态,多么清爽宜人!再看看我现在,咱们两个这是实力的差距懂吗?”

周泽楷继续摇头,拉住黄少天手腕,吭哧半天,终于小小声:“……可以换我的。”

黄少天伸手捂住脸:“万一被你队友发现了我还不如直接回去说是尿裤子呢……”

“不会。”周泽楷说,“不在同一层。”

“哇塞!你一个新人居然可以住单间?!你们轮回待遇这么好?还是你格外受重视?”

“不是。”周泽楷觉得有些难以解释,“前辈女朋友来了……”

“所以为了给他们创造二人世界的空间你这个单身狗就被驱逐出境了?啧啧啧,人缘真是差啊你……啊不过你们队方明华确实是个有异性没人性的……”

黄少天同情地摸了一下周泽楷的脑袋,然后开始碎碎念地说起方明华坏话。

周泽楷有心想为队友辩白两句,却完全找不到插话的空档,只能随他去了。

不过看起来黄少天并不反对自己的提议,周泽楷于是拉起黄少天的手腕往酒店的方向走去。

……确切地说是鬼鬼祟祟一路小跑而去。

黄少天一路都拉紧连帽衫的帽子,始终保持落后周泽楷半个身位的距离,贴在周泽楷背后遮遮掩掩。终于到了酒店大堂,进了门之后嗖地就直奔电梯而去。电梯门打开,又嗖地窜了进去。

“几楼几楼?”

“十七。”

深夜的电梯寂静又空旷,能清晰地听到上行时,机械拖拽的声音。

两个人沉默地盯着指示板上一层一层向上跳着的数字,又陷入了微妙的尴尬。

可能是因为黄少天没有说话。

所幸电梯运行够快,十七层很快到了。门一打开,黄少天又蹭地溜了出去。

周泽楷迅速跟上,领着黄少天回到房间。

“额,坐。”

周泽楷看着没收拾的房间,有点窘迫。

床依然保持着自己走前睡过的样子,装衣服的箱子正张着大嘴平摊在过道上一脸死不瞑目,桌子上摆着喝了一半的矿泉水和吃剩的泡面杯,旁边的笔记本电脑屏保正切换着荣耀的图案。

完全是一个普通的死宅的房间。

黄少天倒是无所谓的样子,走过去随意地坐在窗前的沙发上,顺手拉开窗帘的一角:“哎哟,这边风景不错啊?是不是能直接看到珠江?那边那个是珠江吧?我看到游轮了已经。这边白天风景肯定更好吧?哎你们轮回还真是有钱啊……”

黄少天念叨完之后转过头看站在原地的周泽楷:“裤子呢?”

“啊?哦。”

周泽楷有点迟钝地反应过来,蹲到箱子旁边,翻了半天终于翻出那条备用的牛仔裤,乖乖地走过去递给黄少天。

“刚洗过。”

黄少天接过来,站起身比划了一下。显然长且肥了一截。

“你没事长这么高干嘛?这要穿回去会不会比刚刚还可疑?算了算了聊胜于无还是比直接这么回去好一点点……浴室借用一下?”

周泽楷迅速点头,替他拉开了浴室的门。

“谢啦!”

黄少天钻进去锁上门。

结果没两秒又探出头来:“我就是随便问一下,你会不会凑巧有干净的,没穿过的,内裤?”

周泽楷想着自己随手塞在箱子里的换洗内裤陷入了沉思。

黄少天迅速说:“没有就算了。”然后砰地关上了门。

周泽楷想了一下,犹豫几秒,还是敲了敲浴室的门。

黄少天把门拉开一条缝看着他,一脸警惕:“你干啥?!”

“……”

“你不是忽然想上厕所吧啊我现在是不会把地方让给你的你先等我换完了再说。”

“不是。”

“那你想干啥?”

“我去买。”

黄少天依然警惕地瞪着他,像是没听懂他说什么。

周泽楷只能补充:“内裤……”

黄少天仿佛松了口气:“哦那个啊无所谓啦我都说了只是随便问问回去再换也可以啦反正我也……”

“我去买。”

周泽楷郑重地重复,然后拉开了房门。

“额……”黄少天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然后周泽楷看着他:“别走。”

黄少天隔着门缝歪着脑袋也看了他一会儿,忽然笑了。

“好,我不走。”

他说。

“我等你回来。”



【放心,下几章也不会真做的啦……【。

02 Dec 2015
 
评论(17)
 
热度(504)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