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愉快地玩耍中。
 
 

【周黄】食色,性也1-3

【所有刚开始看的同学请注意:本文目前更新缓慢,BUG如山,不定时放雷,没有剧情只想吃吃搞搞,请谨慎】


文中设定内容毫无科学依据,原本只是想找个理由方便上来就搞。

但是写着写着就跑偏了= =好几千字还没搞成= =捉急= =

私设,OOC严重。BUG多。是个坑。

慎。

小周生快呀呀呀~~~



01 咖喱鱼蛋

又……开始了……

周泽楷皱眉,感到自己的情况有些糟糕。

第五赛季,成为职业选手后第一次参加职业联赛,积分赛客场对阵蓝雨,费尽全力把比赛打完,总分输掉,但个人赛表现精彩,原本应该是兴奋之余松了一口气的心情,却有点点偏差。

——不是不兴奋。

正相反。

是太兴奋了。兴奋得过头。兴奋到停不下来,完全没有办法松口气。

周泽楷躺在酒店床上静静地盯着天花板出神。参加完队内聚餐,回到房间,洗过澡,躺平,理论上也要安心睡觉准备明天返回S市了。

但是不行。完全睡不着。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叫嚣。

辗转反侧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放弃,起床,挫败地抓了抓头发。

这个毛病并不是第一天。

周泽楷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是成为轮回正式队员之后打的第一场队内PK。彼时他的对手是技术很好的前辈,而他只是个崭新得不能崭新的新人。

天才新人。

这是大家对他的评价。

但是依然是新人。

那场比赛他赢得并不算轻松,毕竟不论天资如何,经验的差距还是摆在那里。他最终战略算尽,大爆手速,拼了全力才拿下,险险胜了对方。于是更是坐实了他天才新人的称号。

但是比赛过后他发现,他在高度紧张兴奋后的恢复时间比一般人要长。那天后面的大部分时间他几乎都是保持了那种近乎亢奋的状态,坐立难安。

一开始以为单纯是第一次正式对阵职业选手太紧张造成的。结果后来逐渐发现,只要是自己拼尽全力的比赛,赛后都会出现类似的问题。

他吓了一大跳,怕影响到比赛生涯,马上请假跑去医院查了一下。一长串的化验做完,结果显示自己激素分泌有点问题,肾上腺素应激分泌过多。

“有什么影响?”周泽楷问。

“心跳加速哇,新陈代谢增加哇,大部分的人都会有一点的啦。严重的话头晕啊,缺氧啊,耳鸣啊。不是经常出现的话对身体健康没有太大影响的哦。”大夫是个秃顶的老专家,本地人,说话慢声细语带点点方言。

“……会手抖吗?”

“这个分人的哦,有的人一紧张手就抖哦,有的人怎么都不抖,跟激素分泌关系不大。你抖的伐?”

周泽楷摇了摇头,心下稍安。

“……处理?”

“保持心情平静,平时不要太激动哦。也尽量不要喝带咖啡因的饮料,可乐啊茶啊都最好别碰。多吃点维生素和钙镁片,我给你开一点,有助于神经舒缓的啦。再就是实在觉得难受静不下来的时候也可以找点其他的方式发泄一下哦。身体累了自然就能调整过来。”

“?”

“比如跑跑步啊打打球啊唱唱KTV啊找人聊聊天啊吼一吼啊什么的。你们年轻人不是经常做的嘛。”

“……”

周泽楷思考了一下,感觉大夫说的好像都不是自己会做的事情。

作为一个职业游戏选手,他最擅长的是在电脑前一坐一整天。体育跟音乐这种消耗体力的东西,离开学校后基本就放弃了。当然在学校里的时候他也不怎么擅长。

至于聊天,那就更完蛋了。

认识的人都知道,周泽楷不太会说话。

确切地说,是不太知道什么叫“会说话”。

也不是不爱说,也不是敷衍,更不会撒谎。事实上每次开口前他都思考得很认真,说得也很认真,连每一个嗯字都是深思熟虑郑重其事的。

但是不管多么深思熟虑郑重其事的嗯,在听众听起来还不就是个嗯吗。有区别吗。

“哎呀,小周不太爱说话呀。”

于是大家都这么说。

“……”

周泽楷深思熟虑了一下,觉得好像不是这么回事,所以不能嗯,但是好像也不能直接说不,因为说了后面还是要有解释的,于是每次都在他还在想要怎么解释的时候对方就会接着说:

“哎呀,还真的不爱说话。”

“……”

于是就会变成这种死循环。

开始的时候他也会有些挫败,但是时间久了之后他已经放弃挣扎。

不爱说话就不爱说话吧。他想。只要微笑就好了嘛。

幸好荣耀是个不需要说话的环境。或许这也是他沉迷的原因。

就像是为他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让他看到了这个世界更多的可能。

在家庭之外,学校之外,日常生活之外的,一个崭新,华丽,辉煌,目眩神迷的世界。

一个让他全心投入,可以为之奋斗一生的世界。

荣耀的世界。

他一直很珍惜被选为职业选手的机会,很珍惜自己的职业生命,因为这一切都可以让他更好地享受他喜欢的世界。

所以从医生那边出来之后,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不只是不知道如何跟别人说,更重要的是他怕一旦说出,会改变他现在所珍惜的一切。

至少在他还能继续的时候,他不想放弃。

所以他能做的,就是一直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尽量在训练和比赛时保持平静。但是一旦需要全力以赴,他也不会犹豫。

今天晚上的比赛是赛季开始之后少有的失控。精神从比赛开始就一直高度紧张,不敢有一丝懈怠——对手是联盟著名的机会主义者剑客,任何的失误都会被对方准确把握,然后反击得几乎没有还手的余地。

结果一场比赛打完,他的兴奋也飙高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于是彻底失眠。

多讽刺啊。他想。全联盟公认的最安静最不爱说话最没有情绪波澜的人,居然会因为激素分泌过多,内心躁动到无法控制,又无处宣泄的地步。

这种时候他甚至不能打荣耀——游戏的界面有可能加重他此时的兴奋感。他可以消磨自己无处安放的精力,但却不能大意地消磨自己原本就短暂的职业能力。

周泽楷穿好衣服,准备下楼转一圈。

跑步做不来,暴走一下总是可以的吧。

确认好房卡,钱包跟手机,套上运动鞋,把连帽衫的帽子拉住遮住脸,周泽楷轻手轻脚地走出了房间,下楼。

快12月的天气,G市依然保持着宜人的温度,甚至室外还要比室内暖和些。

订的酒店在老城区中心的位置,哪怕是深夜的时光,街上依然人流不断,完全没有安静下来的意思。街边的大排档都吃得正热闹,围坐在桌边的人们交杯换盏,说着他听不懂的方言,空气中弥漫的都是食物的味道。潮湿而温暖。

周泽楷觉得有趣。

不过是两个多小时的飞机距离,这里的生活方式居然可以跟自己这么不一样。

他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走着,心想等差不多累了就可以原路走回去。

比起S市的钢筋水泥霓虹闪烁,同样作为著名的大城市的G市给人的第一印象却不怎么繁华。狭窄的街道,粘腻的空气,妆容并不精致的姑娘,路边各色的摊铺和小贩,地上甚至有颜色诡异的积水。简直没有一丝一毫一线城市的自觉。但是真正住了一晚,又会觉得意外地便利——至少在这样夜半的时光,无论是要吃夜宵,还是生病买药,都会有店家亮着灯等待。

不知道走到了哪个路口,路过一家小型24小时便利店,他进去买了一瓶水,交款的时候觉得鱼蛋的样子挺有趣,就又买了一份鱼蛋,帽子遮掩下对着食物微笑的半张脸成功捕获收银小妹脸红一枚,手抖多给他加了两个鱼蛋。

刚一出道就被媒体评为联盟第一颜值的周泽楷对自己的外貌杀伤力全无自觉,毫无形象地胳膊夹着水,手上捧着热滚滚的咖喱鱼蛋,站在门口一口一口慢慢吃。

这个城市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有点新奇,湿热的气候,完全不同的方言,样子奇特的建筑,还有五花八门的小吃。一切都恰到好处地消磨他此时旺盛的精力。

便利店旁边是个小院子,院子门口一个铁栅栏门,门里零零散散摆了几张桌子,赫然也是个隐藏的大排档摊。周泽楷一边吃一边盯着摊子小小的招牌,正在思考肥姨濑尿虾的濑字应该怎么念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喊他。

“周泽楷?!”

周泽楷吓一跳,正要往嘴里送的鱼蛋咚悠掉在了地上,咚咚咚咚跳了几下,咕噜噜滚远。

他的第一反应是去追那个鱼蛋。

“周泽楷!周泽楷是吧?我没看错吧?哎你是周泽楷吧?喂喂喂前面那个穿黑衣服牛仔裤白色乔丹鞋的你别走你是不是轮回的周泽楷?”

被叫到第一声的时候周泽楷还以为是遇到了粉丝,想干脆趁着追鱼蛋的功夫落荒而逃。但是后面接踵而来的熟悉的声音连击终于让他顿住脚步。

转过身,夜晚大排档昏黄的灯光下坐着的,是一个跟他差不多打扮的少年。

深色的连帽衫,拉起的帽子遮住了半张脸,剩下的半张脸上露出一个夸张的笑容。他几个小时前才刚刚见过。

也是造成他今晚被迫半夜游荡的罪魁祸首。

蓝雨主力,黄少天。


02 椒盐濑尿虾

对于新人周泽楷来说,早他一年出道的黄少天是一个各方面都让他感到可怕的选手。

各方面指的是,意识,经验,手速,对时机的把握,等待时机的耐心,以及,非凡的垃圾话能力。

这可是一个因为垃圾话刷屏逼迫联盟改了比赛规则的男人。

周泽楷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正好赶上了规则更改的第一年。对此人造成的影响阴影格外深刻。

——毕竟这可是联盟成立这么久以来唯一一次因为一个选手对规则做出修改。

他亲眼见过队里的前辈们听说第五赛季开始团战尸体不能说话的规定时,喜大普奔载歌载舞的神情。

“为民除害啊!”

他们说。

今晚比赛切身体会了一下之后,他确实有点同情去年的选手。

毕竟团战的时候面对一个会走动的垃圾话制造机,不能先把他打死以求清净,实在是太让人痛不欲生了。

黄少天本人当然对此不满。

“你们这是搞个人针对啊我跟你们说。”他在本赛季电竞之家访谈的时候说,“你们难道没看见叶秋跟王杰希这群混蛋现在团战的时候都选择集中火力先打死我吗?!我又不是牧师!”

群众纷纷表示:不,打死你比打死牧师重要多了。毕竟牧师只是给对方加血,你的存在是让我们掉血。

周泽楷当然知道垃圾话只是一项战术,目的是为了心理上雅压制对手。他也见过有很多人场上喷得厉害,平日里其实是沉默寡言的。

但黄少天显然不属于这一类型。

此时,这个各方面都让他觉得可怕的对手正坐在他的对面,手舞足蹈滔滔不绝地展现他在喷垃圾话之外非凡的说话能力。

“濑尿虾你吃吗?吃的吧?海鲜不过敏吧?我跟你说濑尿虾是一定要吃的啊,这才叫正宗的海鲜好吗?麻辣小龙虾那种根本不能叫做虾的东西都是异端必须驱逐出海鲜家族的好吗?”

周泽楷盯着面前的一次性碗筷,有点手足无措地点头:“嗯。”

黄少天满意地点头:“嗯,算你识货。”然后转身向着老板方向大喊,“老板老板!再加两只濑尿虾,70块大小的那种!要母虾啊带虾子的那种,要椒盐口味!等等等等,再加一份小的油炸多春鱼,两只炒蟹!哎对了你喝什么?可乐?橙汁?绿茶?凉茶?”

“橙汁。”难得的秒答。

“好的老板再加一瓶大橙汁!不要冰的!”

转回身又喜滋滋地跟周泽楷继续:“哎呀你今天运气真是不错遇到我,原本我只是跟队里吃完饭想偷偷来吃份独食夜宵刚坐下居然就能碰到你。这家濑尿虾绝对有名我跟你说,就是位置实在太隐蔽了来好几回都不一定能找对地方哎你是怎么找到的?身上装雷达了吧你。怎么找到这里的你到底?”

喋喋不休滔滔不绝。

不愧是逼迫联盟修改了比赛规则的男人。

周泽楷肃然起敬。

“呃……”

他卡了一下,局促地搓着手中的筷子。对面的黄少天仿佛也不着急等待答案,拿过软塌塌的一次性塑料杯,倒了一杯水,然后涮起了碗筷。

周泽楷盯着对方碗碟间游走的白皙灵巧的手指:“我路过……”

“哇靠路过居然就能走到这边你简直狗屎运啊!哎不对你们酒店离这里有段距离吧?你大半夜的路过这里干嘛?约了人?”

周泽楷老实地摇头:“没有。”

黄少天涮完了筷子涮盘子:“那你大半夜瞎晃什么?”

周泽楷思考了一下,依然老实地回答:“随便走走呀。”

“这么晚不睡觉在这随便走,再加把劲都要走到江边了,睡不着失眠啊?”

周泽楷纠结了一下。对方很亲切,很友好,很让人放下戒心,但是毕竟只是其他战队的……呃,前辈而已,好歹也算是竞争关系,队友都不知道的事情当然还是不能多嘴。不过撒谎这种事情他也做不来。

于是他说:“嗯。”

黄少天似乎并不在乎他话少。毕竟全联盟的人拉出来站在黄少天面前比一下,话都算少。

于是他继续自说自话:“哎呀这么年轻就失眠啊。哎不过也是,这是你第一次来G市吧?有的人是到新环境就会不适应的。但我看你不像啊。比赛的时候还挺精神的来着,昨天应该睡不错吧。你们订的那个酒店应该还行。”

周泽楷继续:“嗯。”

终于把自己的餐具都洗刷完毕的黄少天根本没在意他回了几个字,正径自自来熟地把手伸向周泽楷这边:“来来来来把东西给我我帮你把碗筷杯子都洗一下。”

周泽楷有点疑惑:“为什么洗?”

一次性的餐具而已啊。

“哎呀你们这些外地人都不懂啦,我们这边都这样啊。这是我们的就餐仪式你懂吗?就像外国人吃饭前会做个祷告的你看过吗?跟那个道理差不多啦!表示对食物的尊重懂不懂?”

“哦……”

周泽楷看着对方熟练的动作,然后一样一样地从对方手中拿回洗好的餐具,虽然明白了这大概属于风俗的一部分,但总感觉最后一句是对方随口瞎掰的。

“哎不是你那什么眼神?不相信是吧?啧啧啧你们这些人真是啊,没有一点珍惜粮食的自觉啊!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知道吗?像你这种人就应该饿……哎哎哎老板对对对多春鱼这边这边!濑尿虾也是!对对对对椒盐的四只!对了再帮我加一打生蚝!”

热腾腾的海鲜打断了黄少天的热爱食物教育,转而变成了美食推销:“来来来吃吃吃我跟你说这个你吃了绝对忘不了。吃了一次就想再回来但是我是不会再带你来的你有本事自己找。”

周泽楷看着端上来的足足有自己前臂那么长的濑尿虾,感觉颇为震撼。

不用吃,光看就已经要忘不了了。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煮熟了的,可以吃的海鲜。

四只摆在一起,几乎要完全盖住眼前小小的折叠桌,几近金黄的虾壳上还残留着花椒和盐粒,在大排档昏黄的灯光下,滋滋冒着热气。香气逼人。

“哈哈哈哈你那什么表情!是不是没见过这么大的濑尿虾!知道怎么吃吗?不知道吧?没吃过吧?来来来哥给你示范一下。”

黄少天伸手捞起一只,边剥壳边解说:“剥的时候一定要注意顺着这个方向这样……看到没有?千万小心不要碰到两边这些倒刺啊要不然会伤到手。伤到一下很疼的啊我跟你说,没准都会影响训练。”

那为什么还要坚持吃?

周泽楷原本小心翼翼试探着已经碰到虾壳的手又缩了回来。

“但是没办法,它就是好吃啊。明知道没什么好处还是会去做,控制都控制不住。人不就是这么贱吗。”

黄少天仿佛被虾壳烫到,不时把手放到嘴边吹气,吹完还舔一舔,边舔还不忘了边说:“而且绝对要自己剥的才好吃。享受的就是这种纠结又刺激的过程。”

“……”

周泽楷无语。

但是看着对方手忙脚乱的样子也觉得有趣,最终还是胆战心惊地拿起了面前的虾。

“哎哎哎对对对就这样。果然是职业选手啊手够稳的啊,这样都不抖,你微操肯定很厉害吧?……哎不对不对,一定要沿着同一面剥……”黄少天边忙活自己的边对他喋喋不休指手画脚,毫不在乎这样会让一个新手感觉压力山大,“继续继续,从前往后掀开……哎小心!”

就在周泽楷头晕脑胀不小心要碰到倒刺的一瞬间,黄少天忽然伸手握住他手指。温暖粘腻的触感,因为两人手上都带着油和椒盐。

周泽楷感到自己原本平静了一些的紧张情绪又有点回升。

黄少天收手:“都说了要小心啦。”

周泽楷也有点窘迫地收回手,下意识地也放到嘴里舔了舔。

……有点咸。

黄少天看着他笑了:“哈哈哈哈真应该把你这副样子拍下来!哎呀看你这样实在是胆战心惊啊算了算了。老板老板,麻烦拿把剪刀来。”

剪刀拿上来的一瞬间周泽楷如释重负。然后看着黄少天干脆利落地一手虾一手剪咔嚓咔嚓把剩下几只虾壳两侧的倒刺全都剪掉,然后手指灵活地从虾脖子往后刷地一揭,整条白嫩鲜滑的虾背都完整地露了出来。

“来来来,吃吃吃。”

“嗯。”周泽楷小声,“谢谢。”

然后小心地夹起一块虾肉塞进嘴里。

果然鲜嫩爽口,齿颊留香。

于是他又塞了一口。

而对面的黄少天更是直接动手把半条虾都塞了下去,鼓着一侧腮的脸上瞬间升起幸福又满足的表情。

周泽楷忍不住笑起来。


03 炭烤生蚝

于是,原本计划好走走就回去的夜游,不知为何就变成了热火朝天的聚餐。

在他不怎么饿的情况下。

跟一个今天才算正式认识的人。

对于比他早一年出道的黄少天,周泽楷当然是熟悉的。

作为一个勤奋的新人,周泽楷很认真地把所有前辈选手的比赛录像都仔细研究过。其中当然少不了这位在上个赛季甫一出现,就因为鲜明的个人风格与强大的操作被冠以剑圣称号的人。

很强。

很可怕。

话很多。

这是今天之前,周泽楷对这个人全部的印象。

现在大概还可以再加上一条。

很有趣。

一边吃东西一边还要说话的样子很有趣。

被炒蟹烫到嘶嘶吸气的样子很有趣。

一边喝着饮料还晃来晃去的样子很有趣。

喊着周泽楷你别动别动保持这个手拿螃蟹的蠢姿势我要拍下来发到网上的样子很有趣。

拍完之后抱怨我靠凭什么这样拍出来也能这么帅简直丧尽天良你一个打游戏的死宅长成这个模样有意义吗的样子也很有趣。

他自己也说不清,这种有趣到底是因为跟自己截然相反造成的新鲜感,还是单纯因为他激素过剩造成的幻觉。

此时这个有趣的人正在对他的隐私穷追猛打:“你没有女朋友?怎么会没有女朋友?你长成这样居然没有女朋友?”

“……”

周泽楷有点窘迫。但并不觉得反感。大部分的时候,他对于别人的提问都没什么喜欢或者讨厌的情绪。

他仔细想了想,老实回答:“就是没有呀。”

“不可能!都没有人追你?!”

“呃……”沉思,抬头看着黄少天的目光充满迷茫,“不知道呀。”

“我靠我真是鄙视你们这种先天优越目空一切的人。那你也没追过别人?”

周泽楷迅速摇头。

“我靠纯情男啊你!那你每天都在干嘛?!哦不过也是,估计光是打荣耀就够花时间的了,啧啧啧啧浪费资源啊简直。哎你们队是不是也没有妹子?”

周泽楷继续摇头。

“哈哈哈哈终于有人跟我们蓝雨一样命苦!”黄少天拍着大腿兴高采烈,“我跟你说啊不知道我们队是遭了什么诅咒据说从成立开始……”

然后开始巴拉巴拉痛说自从蓝雨战队成立就没有妹子能最后留下来的革命家史。无论前期训练营里有多少妹子,都没人能坚持到最后。

当然大家普遍把前两年的责任推给了猥琐且热爱让别人抽二手烟的第一任队长魏琛。后面三年则是推给行走的垃圾话轰炸机黄少天。

“跟我有什么关系?啊?你说,这种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周泽楷笑着喝了一口橙汁,吃了一口鱼。

黄少天边抱怨边把服务员刚端上来的盘子往他面前一推:“来来来,碳烤生蚝。特地给你点的。不占肚子好消化的,多吃点。”

“谢谢。”

于是周泽楷乖乖低头默默拿筷子戳生蚝。

金黄的蒜蓉下是洁白鲜嫩的肉,戳一下表面还会一弹一弹地动。一口一个,汁香满溢。

而对面黄少天已经从感叹还是嘉世待遇好起码有联盟第一美人苏沐橙到思考第一美人这个称号到底是不是仅限女选手到怂恿周泽楷全明星去参加选美跟苏沐橙进行颜值PK到约周泽楷线上PK。

期间周泽楷始终保持“嗯……”“哦……”“呃……”“呵……”的插话节奏,听几句,神游一会儿,吃一口,再听几句。

等到黄少天终于想起来既然要约PK就互相加个QQ换个电话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吃掉半打生蚝,另外半打黄少天居然还在百忙之中吃了四个。

“剩下的都给你。别浪费食物。”

黄少天把盘子一推,已经坐在凳子上打起了饱嗝。

不怎么饿但是从小养成不剩饭好习惯的周泽楷只能努力地打扫战场。

于是毫无悬念地吃撑了。

最后扶着墙站起来的时候,黄少天早就抢先一步买了单。

“毕竟是我们主场我又是你前辈肯定是我请你啊等下半赛季去S市的时候你再回请吧反正我又不怕你跑了。喂你现在给我钱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不想请我吗我知道你们附近大闸蟹可有名还有生煎跟东坡肉你别想跑。”

周泽楷开始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听到对方这么说也只好点头。

“好。”

“走吧走吧。哎你还记得回去的路吗?要我送你吗?”

周泽楷站在路口左右看看,思考了一下,游戏中对地图地形把握准确号称活GPS,此时脑中已经自动形成回程路线图的他,不知为何鬼迷心窍,眼神游离地低下头看鞋,心虚地小小声:“不记得……”

黄少天又笑起来:“算了,反正吃撑了,我送你回去吧,正好走走。”

“嗯。”他点头,“谢谢。”

两个人慢慢地沿着路向前,并不赶时间。黄少天选的路线跟自己来的时候走的似乎并不是同一条,两边少了很多大排档,更多的是一些老建筑和穿插其中的住宅区。

黄少天边走边眉飞色舞地讲着路过的建筑历史,居然还没耽误吸溜嘴里的可可棒棒糖——路过便利店的时候他逼着周泽楷买的。

南方出身的他个子不高肤色白皙,本就有些娃娃脸,此时拿着糖,搭配着身上潮牌的私服跟限量版运动鞋,竟也出奇和谐。

周泽楷一边吸溜着自己的草莓糖一边不时看看他,视线总是不自觉地落在对方摘了连帽衫帽子之后翘得四面八方的头发上。

不知道是染色还是天生,黄少天的发色偏浅,在夜灯的光照之下显出柔和温顺的栗色,却因为主人的漫不经心而乱七八糟。后脑勺更是有一撮明显的翘起,随着脑袋主人夸张的动作一翘一翘,像条小尾巴。

“嘿嘿嘿嘿嘿嘿嘿。”

正在周泽楷强迫症发作纠结着要不要伸手帮他把头发理顺的时候,对方忽然毫无预警地笑了起来。

周泽楷忍不住汗毛一竖。

黄少天歪头看他。眼神晶亮,仿佛盯着试验用的小白鼠。

“算算时间,如果要是真的,也差不多该有反应了吧……”

“?”迷茫。

“生蚝啊。你一口气吃那么多,该差不多了吧。”

“??”更加迷茫。

“嘿嘿嘿嘿你都没听说过生蚝的作用吗?没看过?以前吃的时候没人提?”

“???”周泽楷有点紧张地咬住棒棒糖,“……没啊……”

他以前其实没怎么吃过。也听说过G市人民比较著名的就是在吃上敢为天下先什么都能往嘴里送的精神,并且美其名曰食补。此时不由紧张起来。

但是显然他的心理准备并不足以应对黄少天告诉他的答案。

“这可是传说中的男性圣品,催情壮阳的哦。据说吃完金枪不倒。”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周泽楷成功把棒棒糖喷出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干嘛那么激动!哈哈哈哈不行你这样子太有趣了我靠不行我要让全联盟一起来看看!”

罪魁祸首拍着大腿笑得兴高采烈。

周泽楷咳得差点缺氧,整张脸憋得通红。

始作俑者黄少天毫无心理负担理直气壮地伸手拍他的背帮他顺气。

“哎不是吧?你没事吧?要不要买个水?”

周泽楷红着脸摇头。

“哎呀你别这么激动嘛。也就只是个民间传说,据说只有四分之一的人亲测有效,不用太当真啦。外国人比较迷信这个,据说有人曾经尝试一口气连吃40个,但也不知道最后什么结果。哎你真没反应?别不好意思说啊我又不笑话你。不过多吃确实有好处啦。补充营养啊,养颜美容啊,强身健体啊。中药里说的。”

黄少天一边拍他背一边煞有介事滔滔不绝说着,看着渐渐平静下来的周泽楷,忽然又笑了。

“还有宁心安神啊,舒缓情绪啊。”

周泽楷顿住,看着对方。

黄少天的笑容依然温暖灿烂,像是这个城市永远没有终点的夏天。但说出的话却让周泽楷的血液瞬间冰凉。

“怎么样?是不是比赛完亢奋到睡不着?无处发泄所以半夜暴走是吧?所以不敢喝咖啡因饮料?连可可都不敢碰?诶我记得好像很多搞体育的人都有这个毛病来着。去医院看过没有?哎呀呀你这样可不行呀,这么不爱说话,看上去又乖,一般的唱歌聊天运动的发泄方式好像都不太适合你啊,打架估计更不行了。但是暴走真有效?时间长了会不会影响手速跟稳定性啊?要不要哥哥告诉你个发泄的好方法?”

黄少天的笑容渐渐收起,栗色的刘海下,眼睛闪闪发亮,暗夜之中,泛着不知名的冷光。

周泽楷的心脏蓦地收紧。双手几乎下意识地就要操作一个格挡技能。

他居然忘了,面前站着的,是黄少天。

最擅长隐藏气息观察对手,把握时机一击必中,各方面都让他觉得可怕的,黄少天。

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黑暗中对方大招吟唱完毕,对准他破绽忽然砍来的一剑。

光芒毕现。

他无所遁形。


24 Nov 2015
 
评论(30)
 
热度(777)
© 卡钙亚麻 | Powered by LOFTER